有奇怪!南鸿皱着眉,木头从出电梯开始就以一身位的距离微微落後於自己,照这个情形,这次是要我自己掏钥匙开门罗?门後房间里有什麽?搞得神神秘秘的!惊喜派对?

……还是算了吧,这人怎麽可能和那玩意儿画上勾,南鸿毙掉了自己的奇思妙想。顺着禄间羽的意思,打开了房门。

“我勒个去!木头!”南鸿呆立在门口眼睛都伸直了,伸手往後拉过禄间羽:“什麽时候弄的?!不,怎麽想到弄的?”

公寓焕然一新。

这本来是禄间羽独居的处所,所以装修极简;南鸿搬来後吐槽过“没有人气儿”以外,也就随它这样了。

现在的风格虽然还是简单,但是又多了很多其他的东西,走进客厅,亚麻色沙发换成了黑色皮质沙发,後面的墙贴上了红砖面,墙角堆了几个画框,里面镶的居然是南鸿小时候收藏的电影海报。

“有你一套嘛~”南鸿声音里难掩兴奋,重重地捶了身边人一拳,又开始了其他房间的探险。

书房变动不太大,但是细看好些东西都是从公平镇带来的。

原先南鸿的卧室改成了健身室,里面吊上了从南鸿家搬来的拳击袋。

而禄间羽的卧室也做了改变,除了换上超大双人床,房间的色调也由以前的白色、原木色为主,加入了硬朗的黑色、灰色。

说不惊喜感动那是自欺欺人,南鸿掩饰性咳了两声,然後粗声粗气地问道:“刚刚的问题还没答我呢!”

禄间羽走到他身旁,轻握住他一只手,“因为这是我们的家。”

啧!这小子,嘴巴越来越能掰了!斜眼看了一眼禄间羽,南鸿反手使力回握:“错!是我的家!这屋里所有‘物体’统统都是我的!好了,本大爷饿了!赶紧退下,给我做饭去!”

禄间羽没有忽略掉南鸿脸上泛起的可疑红晕,心情很好的接下“主人”的命令,到厨房准备晚饭去了。

待到晚上两人都收整好,上了床,南鸿才隐隐觉得不对劲:“喂,木头……我总有一种忘掉什麽的感觉?”

“嗯?忘了什麽?”

“一下想不起来了……”

“那就不要想这个了。”

“……呵呵……对,那就不想这个,反正能想起的时候自然就想起了。我们先……嘿嘿……”

灯光徒然灭掉,床上渐渐传来悉悉索索布料的摩擦声和低低的喘息声……

第二天,南鸿神清气爽地和禄间羽一道回局里上班。

门厅处遇到了老白,老白扫视了二人一番,然後满脸堆起猥琐的笑容,凑到两人跟前:“我说~禄组长,难得啊!脚步虚浮,要补补了!你看南副组长,被‘喂’得这麽好。真不愧咱们局里的劳模!”

“靠!老白,还能更猥琐点吗?我看你是欲求不满吧!发情期到了吗?”南鸿扯过老白的面皮恶狠狠地说道。

老白痛得嗷嗷叫,弓着腰连连求饶。

此处人来人往,禄间羽不得不干涉,南鸿意犹未尽地拍拍老白的脸,然後才收回了手:“老白,‘放学’别走!操场见!”

老白捂着脸,头也不回跑得飞快。

“哈哈哈哈哈!可以给老白报今年运动会的短跑项目了!”南鸿背手兴高采烈地朝办公室走去。

禄间羽抿了抿嘴,迈了几步追上南鸿一道而去。

留下一地碎掉的钛合金狗眼:卧槽,禄组长那表情是在笑吧?!是吧?是吧?!

(禄组长也觉得自己好像忘掉了什麽令人略为不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