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6)寂寞边界。

我看着自己手中的杰作,叹了口气。

「这是什麽啊?」徐家宁看了胡馨怡书桌上的东西,笑了好几分钟,才恢复镇定,认真的皱眉问我。

「巧克力阿,看不出来喔?」我翻了翻白眼。

......看来我需要帮她挂号精神病院。

看着笑倒在地上的徐家宁,我叹了口气,迳自走出教室,到了榕树下乘凉。

我拆开巧克力包装,认真仔细的盯着瞧,奇怪了,是哪一点好笑了?不就长的有点像椭圆形、上面做了白巧克力做装饰,再用个蝴蝶结绑着,然後一些巧克力溶化而已,笑点到底在哪里啊?

正想着,手中的巧克力突然被一道强而有力的力道夺走。

我愣愣了望着空空的双手,接着大叫。

「阿───小偷!」

井水不犯河水。哪个爱慕我的家伙?莲巧克力也想偷!

「嘘!我不是小偷!」那人捂住我的嘴巴,我咬了一下,拿起树枝狂打,我闭着眼,像个疯子般乱叫乱喊,咻的一下,我将巧克力夺回来,睁眼瞪着眼前的人。

「哼!小偷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小偷!」

男人抚额,简直要被眼前的女孩打败了。

「我不是小偷,我是任禹杰!」

「啊?」胡馨怡一愣。

「我只是想闹你一下,却全身被你打伤了,看,该怎麽办?」任禹杰摊出手,无奈道。

我羞愧的低下头,的确是自己没认清楚对方就乱叫乱打,现在打伤了对方,医药费不但付不出来,手中的巧克力也被自己捏爆了......

「对不起,这个巧克力给你吧!我亲手做的,情人节快乐!」

语毕。胡馨怡掩面,羞愧的逃走。

任禹杰看了看手中的巧克力,已有些毁了,但有几颗看起还还是完好无缺的。任禹杰仰头,笑了笑:「任禹杰,别想多了,这一定是义理巧克力的阿!」

任禹杰拿起一颗,塞到嘴里,甜甜的滋味从味蕾蔓延到全身,甜滋滋的口感让任禹杰心情好了许多。

「好好吃的巧克力。」

「没有啦!我会一直跟着你是想说说了那句话後,你不会想不开吧?」陈霂霖单纯的看着胡馨怡。

「我看起来像那种人吗?我现在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胡馨怡翻了翻白眼。

「会怕阿......」

「我多大的人啦?还怕心智不成熟喔。」

「有可能啊!你心智哪里成熟。」

「叫屁喔!」

「好凶喔!我好怕怕。」

「找死阿你!」我抡起拳头。

「哈哈!」

语落。陈霂霖跑走,满腔怒火的我,忍不住迈开步伐,跟着追了过去。

却不晓得,暗处有一抹黑暗的身影带着怨恨悲痛的神情看着我。

※这一切都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