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的宝贝第35章

「滚开。」

黑暗中一双闪着野兽光芒的厉眼盯着床板上的人,无起伏的冷言只吐了简短二字,不大不小声,正好引起注意。

「什麽事。」令扬连撇一眼都省了,只是痴痴恋恋看着怀里的人。

从对方一潜入屋内就察觉了,但他一点也不想动,一刻也不想放开抱紧忍哥哥的手,更消极的说,如果是来取命的话,那也不错...

反正再过片刻,就没机会了...与其见忍哥哥痛苦的要吐血七日,不如他亲手...

「......」

御影忍不住多瞧了几眼这个憔悴却不掩俊美的男子,这就是主上念念不忘的人吗...

「你是谁!?」

甫一进门就见全身黑衣装束的陌生男子在内,浑身的血腥味让希瑞实在不敢恭维,戒备十足。

「接住,药。」

又来一个人,东问一句西一句,再磨蹭下去主上都要跟阎王报到了,御影不想多浪费时间,直接掏出怀里的红色瓷瓶,丢给展令扬。

「你的名字,为啥有这个!?莫非双龙国的密探!?」

希瑞从对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敌意或恶意,给濒死之人毒药也没什麽意思,大概是真的,只是从何而来又为何而来,啡药是皇家掌握的药物,不会是伊藤明灭的走狗吧!?。

「御影,宫崎耀司,瓷瓶里只有三个月的份量,快用完时我会再来的。」

御影冷漠简短的回答完毕之後,转身即要离去。

「等等,他需要帮忙吗?」

自请处分、流放边疆果然只是障眼法,现在想来四年前争吵的场景,令扬肯定自那时起狐狸大叔就知道了忍哥哥的毒,若此毒真一生无解,目前最好的解药就是掌握制药的来源...

「”臭小鬼,好好照顾忍就是了,少来帮忙兴风作乱!”他的话我带到了,告辞。」御影纵身飞起,独道的忍者轻功是人瞬间就化为轻烟消逝。

「臭狐狸大叔...」

令扬语气里有隐约的哽咽,是感谢也是感激...

「令扬快让忍服药吧,时间不多了。」

希瑞可没心情再询问那个宫崎耀司跟令扬和伊藤忍的关系又是如何,他只知道某人一旦开始吐了血就没救了。

「嗯。」

「忍哥哥,吃药。」

忍意识模糊,根本听不见别人说的话。令扬也乾脆,倒出药丸,丢进自己嘴里嚼碎,低头温柔又强横的撬开忍紧闭的牙关,舌头被痛得打颤的忍咬了好几口、血腥味浓浓化开也不管,一点一滴的慢慢让碎药混着津液滑入忍喉咙之中...

「嗯...」

哺完了药,令扬意犹未尽,持续轻吻着忍略微冰凉的唇,这感觉跟少年时偷舔忍哥哥不尽相似,多了十分的热烈、渴望、激情...他已经知道这感觉是什麽了...是情爱...是怜惜...是独占欲...

「...咳咳...令扬,他快没法呼吸了...」

希瑞第一次觉得令扬跟一个词搭的上边...『狂野』...才亲亲一下就这样...还是对病人...那床上来时...咳咳...儿童不宜、儿童不宜...

「小瑞瑞,古人说非礼勿视,意思就是没有给礼物就不可偷看,小瑞瑞一点礼物都没给,当然不可以偷窥人家罗!这是违反道德的,是违反优良社会传统的,是违反古往今来的一致习惯的,是违反...」忍哥哥慢慢的止住了颤抖,似乎也不再腹痛,应是药效发挥了,令扬心安了大半,几日来终於有点余裕说说废话。

「停停停啦!不就是要礼吗?我补给总行了吧。」

明明不是自己偷窥,是令扬大剌剌也不顾旁人的就这麽来一段,没意思看也看的了,怎麽变他妥协了,啧!

「随时备妥对忍哥哥身心有益的营养全餐一份,人家嘛,随便来点好吃的就行了。」招牌101笑容再现,希瑞还真有点怀念,尤其在看了令扬如丧考妣的表情近一个月後。

「知道啦。」

明明知道这小子的嘴巴挑的很,”随便来一点”由令扬说出来就一点都随便不起来,希瑞还是乐意的准备到厨房里大展身手,毕竟这一阵子不仅令扬,其他伙伴的胃口也好不起来,现在可以一并补一补了!呵呵。

雨过天晴。

*******************************

「令...扬...」

那声音微弱似蚊,又好像来自天际,迷迷蒙蒙听不真切,但却熟悉的让令扬无法自己。

「忍哥哥...」

同塌小憩的令扬,缓缓睁开眼,映入眼中的果然是忍哥哥,醒了...虽然眼睛还布满血丝,肿得有些只能半眯半闭,看上去也很疲倦,但比起之前昏死的情况已经好多了。

在这四年内他曾经想过无数次,如能再见忍哥哥,那会是怎样的景象?他应该说什麽?可事情成真了、梦实现了,他却只是傻傻凝视着忍的子黑眸,久久难言一语...

「...怎麽...呆...了...咳咳...咳咳...」本想调侃令扬一句,没想到却引起了乾哑喉咙的抗议。

「我倒水来!」令扬大梦初醒,慌张的跳下床。

半扶着忍,温水喝了二大杯,忍觉得稍微喉头稍微舒服了一点。

「忍哥哥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痛?我叫希瑞来看!还是肚子饿了?我马上去张罗吃的!还是...」

想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捧在心上人面前的感觉就差不多是这样吧。令扬可说是充分体会了。

「没要紧...令扬...你...过来...靠近一点...」

其实忍全身都痛,无一处宁静,可这些比起眼前的令扬都引不起关心,毒未褪尽,眼睛还有些模糊,可他想看清楚令扬,好久不见的孩子...

「好好,你别乱动。」

怕他又撕裂伤口,令扬拿了丝被裹住忍的身体,爬上床将他整个人抱在自己怀里,脸就贴着脸,近的连鼻息都感受的到。

「变...英...俊了...」阖上酸疼的眼,忍欣慰的浅笑,十分满足。

「忍哥哥也一样,笑起来还是这麽好看。」

青红紫打架後的脸怎会好看?可在令扬眼中,就是那麽好看,跟当初一样,且犹有过之的深深牵动着自己的心。

「那日...对不...起...忍哥哥...伤了你的...心...」

这些年忍对那日的事一直耿耿於怀,时常梦见那日令扬伤心欲绝的样子...半夜惊醒、对月长叹...

「不...」

是他不好,笨笨的就丢下忍哥哥离开了...这些年受苦的都是忍哥哥,他被保护周延,无知快活的在世界兴风作浪,一点也没察觉忍哥哥和狐狸大叔的用心...

「......令扬?」

突然没了声音让忍很不安,睁开眼看,只见令扬阳光灿烂的笑脸。

「忍哥哥觉得对不起人家是不是?」

忍点头,令扬满意的笑容更亮眼了。

「那罚你以後都要听人家的话作为补偿,人家就原谅忍哥哥,同意吗?」

这是令扬一生第一次对忍下陷阱,只是一次就足以将他套得死死牢牢的,更让忍之後无法反抗的是,当初这个陷阱是他自己情愿跳下去的...

「...好...以後都听...你的...」

在忍的想法里,听令扬的不外乎吃饭要怎样,睡觉要怎样,要不要出门,下午要不要念书之类的生活琐事,之前多半就凹不过令扬了,现在加上愧疚感,让忍应的更是顺口。

「一言为定喔。」

「...嗯...」瞧他乐的。

从宫廷里紧绷的环境解放出来,忍显得特别容易疲倦,大伤大病影响下,体力不足,马上缓缓进入昏睡状态...

「那令扬第一个要求就是忍哥哥好好睡、好好休息,什麽也别管,要快点好起来。」令扬在半昏半醒的忍耳边轻轻诉说,柔情似水。

我要带你回傲龙山庄,好好静养,我们一起生活,就像以前一样...

<To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