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的宝贝第42章

「令扬,你离开吧,别再和他们见面。」展初云狠下心来对低着头看不见表情的令扬这麽说,强迫自己视而不见疼爱的外甥所散发出的悲伤。

「家族内部的纷争严重到展爷都只能勉强镇住了,这次展爷为你力排众议和飞黥国对立令许多人心生不满,加上你的生父是飞黥国现任皇帝一事在展家和龚家内部已经散播来,据情报来源,二边私底下都有不少人派出了杀手...」

谁也没料到尘封的往事会因这一段小小的插曲而爆发开来,当年带着令扬的母亲私奔的男人居然是南方大国的皇太子,现在已是堂堂一国之君,前一阵子被令扬戏弄的贵公子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件事已经悄悄在二家内部引起轩然大波。展爷想维护令扬现在的生活,不让龚家皇帝把令扬带回飞黥国,为此最近和对方关系十分紧张,飞黥国内部的展家事业频频遭到官方刁难和破坏,因此致展家内部产生反对声浪,认为展爷对一个合该是龚姓的外人如此疼爱太过偏心,也担心展爷是否会破例将家业传给外孙,各房私下动作频频。而另一边也是差不多情况,飞黥国的八位皇子万般不愿意令扬回国争夺皇位,依照辈份,令扬是二皇子,但令扬这几年轰轰烈烈的事迹早传得四海皆知,还结交了一群不简单的死党,飞黥国皇帝私下赞赏不已,已经令诸位皇子个个视令扬为眼中钉,尤其是现任太子...

「.........」

「令扬,舅舅知道你舍不得离开你的朋友和伊藤忍,但展家的力量你是知道的...飞黥国也不是能轻易解决的问题,很抱歉舅舅这一次不能护你...」不能动用展家的力量全面对抗飞黥国,也不能派展家的护卫保护令扬,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劝令扬离开,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我知道了,舅舅,只要我离开,他们就没有伤害忍和希瑞他们的理由吧。」令扬抬起头来,笑容和往常一模一样,只是眉宇间潜藏着挥之不去的阴影。

「舅舅对不起你...」展初云是衷心希望令扬幸福的,何奈老天捉弄人,总给这孩子这麽多的苦难抉择。

「给我一点道别的时间。」

「...最迟明天太阳升起前一定要离开,舅舅在北方有一个私人山庄,你可以去那里。」展初云将一张纸条交给展令扬就离开了,他知道令扬会想把握每一分秒跟他重要的人多相处一点的。

「.........」

原来真的...幸福的翻面就是痛苦...

「令扬怎麽这麽慢!?」

「人家可是扛七人份的量耶,好久没有跟大家一起喝酒了!」

「小瑞瑞赶快去叫小农农、小凡凡、小臣臣和小烈烈过来嘛!」

「令扬...你这样喝没关系吗?」

「没关系!没关系!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小子是百分之百的特异体质,千杯不醉、越喝越清醒!!!」

「喔呵呵呵呵,小忍忍,再来一杯!来!人家帮你倒!」

「喔喔喔!!!好!!!哈哈哈哈!!!」

「乾杯!」

笑声再大一点吧...请掩去我所有的苦涩...

夜深人静,月色西垂,庭院里六个东倒西歪的人形醉倒在地。每个人脸上都有幸福的笑意,甚至还喃喃念着:好家伙再来一杯,哈哈哈哈...

石椅上的展令扬轻轻的再为自己倒上最後一杯白乾,仰首一饮而尽,热辣的滋味一路烧灼喉咙进入胃袋,却半点也温暖不了寒冷的心口。

起身,一一将伙伴抱回他们自己的房间,每当抱起之时觉得那是最甜美的重量,而每当放下之际,就觉得身体躯干被一块块的割去...都已不再完整...

最後,是忍。

每一步都觉得踩在生死边缘般难过,每一步都难以自己的潸然泪下...

他就要放开自己最爱的人了...

这一离别可还能有再见之时...

当忍醒来不见自己时,会难过...会原谅自己吗...

轻轻把忍放在床榻上,轻轻将丝被舒适的盖上,不舍的轻吻忍略微冰凉的唇...

第一次发现...原来忍的唇也可以是如此咸涩的...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答应...我承诺永远陪在你身边...永远跟你在一起的...而我却不辞而别...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你们都别恨我...

「令扬!?令扬!?令扬!!!」

烈突然瞪大眼睛从睡梦中惊醒,冷汗涔涔,刚刚那是什麽回事?为什麽突然梦到令扬离他们远去!?烈粗鲁的甩开棉被跳下床,也顾不得不整的衣衫与散乱的头发就直冲令扬的房间,碰的一声大力把门给推开!!!

「令扬呢!?」看见床上只有伊藤忍一人,烈心里更为不安,令扬一向与伊藤忍同床共枕,且很少比伊藤忍早起床过的!烈再度冲出房间,四处寻找令扬的身影,焦急而几乎狂吼的呼唤把其他人都惊醒,也加入搜寻的行列!

可傲龙山庄及其周边方圆几里都遍寻不着...附近的住民也都一无所知...

不敢相信也无法置信,他们说服自己令扬只是突然有事出去一下,过几天就会回来的,可是一天过去了、二天过去了、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令扬没有回来,所有派出去的人都毫无所获,甚至展家的回应也说毫不知情,他的行踪就像石沈大海,一夕之间如人间蒸发般无一点消息...

『谁可以告诉我这是怎麽回事...』

在大厅里,连续几夜没睡的众人都问着同样的问题,可是无人能解,每人眼睛红肿充血,气色颓废至极...

「伊藤忍呢?」希瑞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看到他了。

「谁管他在做什麽。」令扬像一条绳线将他们系在一起,令扬一走了,往日那种和谐和乐的团体气氛也似乎被一并带走了...

「我去看看...」

希瑞正要动作,却又停了下来,门口来人不正是伊藤忍吗!相对他们六人的堕落与颓丧,他好像没什麽变化嘛...一样的漠然、一样的面无表情,从脸上找不到半点悲伤的痕迹,他不是令扬的情人吗?怎麽无动於衷?

「............」

东邦与忍之间无语,他们本来就是靠着令扬才有交集,今日此时能说什麽呢...

「你要离开?」希瑞注意到忍身後的包袱。也对...没有令扬的傲龙山庄已经不是傲龙山庄了...

忍如腊制般的木然表情沈默的回应了希瑞,来这一面勉强算是告别吧,他转身要离去。

「慢...」

忍驻足。

「他...不告而别,你没关系吗?」希瑞不能不问这个问题,就当他是代令扬问的吧。

「没关系。」

忍起步,头也不回的背影慢慢隐没入地平线,只留下一句残语回荡在风中...

「我只是又回到黑暗里而已...」

<To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