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的宝贝第48章

森林起火,耀司当下十分担心忍的安危,可火势太大无法靠近,只得先指挥士兵灭火,无奈风势助长火势,加上连日乾燥爽日的气候及人为的浇油,能控制不要延烧军营就不错了,实在无力扑灭。

「你们退下。」

耀司若有所思的挥退左右护卫,只身来到军营一处偏僻的角落。

「狐狸大叔,忍在前面的湖畔。」

从岩石後面缓缓走出的人,那不是忍恨到疯狂的展令扬吗!即使他将情绪掩藏的很好,只是微微的展示他的招牌笑容,但耀司认识这小子很久了,那空气中丝丝扣扣散发出的,还不是就是那深沈的哀伤...

「看到知名不具,我就大概猜到是你了,忍没事吧。」

他们相处了好几个寒暑,他教令扬官场上的交际,也教令扬国政运作的推筹帷幄,若说令扬『武』的老师是伊藤忍的话,那麽宫崎耀司一定是他『文』的老师,老师怎麽会认不出自己学生的字迹呢。

「没有生命危险,双手至少二个月不要使力比较好,拿比笔还重的东西都不可以。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以後都别拿刀了。」令扬似乎有些疲惫的背靠着岩石坐下,凝望着蓝蓝的天,悠悠的说。

「忍使了内力!?」忍的病情,御影之前都定时报告,他并不陌生,知道运用内力对忍的双手是怎样一种严重的伤害。

「使了,到关键时候也顾不了这麽多,让忍继续砍杀下去,总会碰到武艺高强的对手,忍为了战胜他们,不得不使内力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多,所以...别让他杀人吧。」

这一路下来,令扬的心一刀一剐的在痛、在滴血...忍哥哥会变成这样都是他害的...

「...你遇到了什麽麻烦,为什麽离开,你应当知道他多麽喜爱你。」

他了解这个爱笑的孩子,现在心里有多苦涩,他凝望着蓝天的眼神跟他离开双龙国那几年,忍凝望着夜空的眼神一模一样...伤害所爱的人比伤害自己还要痛、还要自责、还要无法自我原谅。

「狐狸大叔,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万一,我也绝不希望忍受伤受害...我知道我不告而别,是撕裂忍的心伤,他...就拜托你了...」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请求...双膝着地,深深的磕头,额头抵着黄土,湿咸的水珠一落土就消失,一点也不留痕迹。

「你这孩子...」

如果展令扬的101笑容下还有泪水,那估计是全都给了伊藤忍,这孩子每次哭泣,都是为了他的忍哥哥。

「我会照顾忍的,因为我也爱他,你别担心。」

耀司蹲下,揉揉令扬的头发,就像小时候忍常对他做的那样。身为大陆最大势力的闲云山庄主事者的外孙,压力绝非一般,展家内部培训的杀手个个身手都不逊於御影,尤其精通无声无息的暗杀术,只要动用几人,忍也好,东邦五人也好,现在都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怎样都不想重视的人被杀,为了防止这个,令扬身上到底背负多少重担?

「嗯...狐狸大叔,我不能再来了,夜行者快追到了,就此告别...」

展家夜行者,以跟踪、追踪、搜索、易容技术见长,潜伏於大陆各个重要人物身旁,以掌握其行踪及秘密。当令扬离开那天起,他就成为夜行者锁定的目标之一,监视他是否违反展家约束的行动。

「好,你小心点。」

耀司有点忧心,虽然推测和自己见面应该不在令扬被限制的范围之内,但毕竟自己和忍是二人三脚的关系,令扬不要被为难才好。

「嗯。」

要离开了,再见到忍一面,也知道狐狸大叔会照顾忍的,这就够了...

「令扬,你记得吧!我们讨论过的,摆脱枷锁最好的方法!」耀司对着令扬即将消失的背影扬声问道。

「我没忘,只是我需要时间。」令扬回头一笑,那笑容好像在说这种痛苦的情境不会是永远,他总有一天会终结所有的阻碍。

「这就对了...」

他真的长大了,那个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呜...咳咳...」

肺部好像还在积水一样痛苦,呼吸都带有湖水味道。

「醒了,还好吗?」

耀司趋前把忍扶坐起来,拍拍背部顺顺气。

「耀...司?我怎麽在这里...」

熟悉的大帐,在熟悉的床上,他记得他被一只笨松鼠谋杀,很丢脸的溺水了。

「千钧一发把你捞起了,你昏迷不醒当然没有知觉,军医说没有大碍,只是手部问题比较严重,你这一阵子严禁使力。」

避重就轻的省略许多细节,耀司唤人拿些食物过来。

「喔...咦!?牠怎麽在这!?」

看清楚床边蠕动中的那一个土黄色与白色相间的毛茸茸物体,忍咬牙切齿,就是这个贪吃的家伙害自己溺水的!

「牠一直跟着你,怎样都不离开,只好一起带回军营来了。」耀司好气好笑得看忍对一只松鼠做出凶神恶煞的表情。

「叫厨子把牠给煮了!」

很想拎起笨松鼠丢给耀司,可是手动不了,只得任他在自己身上放肆的跳上跳下,可恶,真的吃定我啦!?

「丸子,别闹忍了,下来。」

耀司一命令,松鼠就听话的跳下床,钻到书桌底下的新地盘,啃着厨子送他的松果。

「丸子?你还给他取了名字啊!」

忍厌恶的皱起眉,该不会耀司要养牠吧?

「我看牠好像很喜欢你的样子,所以就收留牠了,既然如此,还是有一个名字比较好吧,她长得肥肥圆圆的很像一颗丸子,所以就叫丸子罗。」

这松鼠颇通人性,在他还没发现忍之前,就先找到了自己,推拉拖着指引正确的方向,让耀司一见就有好感。

「啥?你真的要养牠啊?」丸子,哼!手不能动就别以为老子拿你没办法,看我把你踩成扁丸子!

「对啊,你饿了吧,吃点东西。」

将欲起身的忍压回床上,耀司端来一碗粥,舀一勺吹凉,递到忍嘴边。

「我可自己吃!」又不是小鬼,还要人喂!

「可以自己吃个头啦!还是你要像狗一样趴着舔!你不张口,我就从鼻子给你灌进去!听到没!」对付忍已经很有一套的宫崎耀司,强硬的威胁。

「宫崎耀司!你是越来越...呜哈...」才张口要抗议,就被看准机会塞了一匙粥,微烫的米粒弄得忍像嘴巴抽筋一样。

「你怎麽老是要做危险的事!以为我都不会担心的!从来都不在乎自己!不顾自己的身体!不该使内力,就硬要使!该吃饭的时候,又装什麽面子!这次也一样,说可能是陷阱,居然还点我的穴,自己跑去!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差一点就死掉啦!」如果令扬没有即时把忍救起来的话...

耀司语调虽然还算平稳,但内含火气很大,喂粥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一匙比一匙大口,像想把忍的嘴巴给塞爆来泄恨一样!

「呜呜...嗯啊...」

虽然不需怎麽咀嚼,但满口都是粥也很吃力的,还完全没吞下就又来一口,忍根本没法好好讲话,只得努力把肉粥快一点咽下去。

「你到底有没有反省啊!不要光吃!有点反应行不行!」舀了一匙超大口的再塞进去,耀司恶狠狠的瞪着忍。

「呜嗯呜嗯...」

这次好像真的刺到耀司痛处了,看他火气这麽大,忍难得先投降的乖乖点头认错。

「好,从现在开始你不准上教练场,不准上刑场,不准再舞刀弄剑,也不准上战场冲锋陷阵,待几天後握力恢复时,你工作改成在大帐里批看文件,我会准备像山一样高的文件让你批阅的。」

有关忍双手的事拖延马虎不得,耀司对於这种有关忍身体健康的事情绝对是百分之二百的专断独裁。忍抗议、反驳、拒绝、或抗拒都没用!这件事他作主!

「我是这个军队的主帅!上战场杀人是我的工作!」忍果然激烈反弹,也不管嘴里还有一些粥渣没吞下,就喷渣怒吼。

「你马上就会是双龙国的皇帝!坐在龙椅上掌握全局才是你的职责!」重点是你不能再残害你的双手了!

「宫崎耀司!你没有办法阻止我的!我现在就要到教练场上!」

劲腿一踢,直击腹部,毫无防备的耀司闷哼一声退了几步。双手不能使内力,不代表双脚不能,虽然脚无法拿刀,但踢到要害一样足以致命。忍得意洋洋的下床。

「伊藤忍,你、惹、火、我、了。」这个冥顽不灵,不知爱惜自己的笨蛋!

「惹火你又怎麽样!怎麽,刚刚这一下还不够受?我告诉你!腿长在我脚上,我爱上战场,爱上哪里!由我决定!」

压根不把警告放在眼里,忍就是要去教练场”挑战”耀司的威胁。

「从现在开始,你的腿还是长在你的脚上,只是可以去哪里,由我决定!」

跩住忍的後领,猛地拉回来!甩到床上,再一气呵成的压上去!双手就免了,耀司稳稳的压制住忍的大腿,摆明这件事情上绝不任忍为所欲为!

「宫崎耀司!你是...」

「我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越吃越多!越吃越爽口!现在欲罢不能了呢!」超级顺口的接下去,耀司火大的要命。

「好言请你待在大帐里,你不愿意!那我就让你除了大帐,哪里也去不成!」

翻过忍的身体,粗暴的拉下里裤,耀司气得无暇欣赏忍紧绷结实的臀部,顺手拿起床边平日为了让忍放松身体而摆置的精油,弹开盖子,就大量的灌进忍的後穴。

「你干什麽!宫崎耀司!你这该死的变态在干什麽!停下来!老子叫你停下来听到没有!」二脚膝盖後侧已经被耀司制住,再怎麽挣扎都只是屁股扭来扭去而已,连挥舞能力都没有双手更不用指望,除了嘴巴,忍全身上下都是任人宰割的份。

「你可以再叫大声一点,这样明天开始你连吼叫的声音都可节省下来,我会轻松很多。」

忍的双腿极其有力,要压制不容易,尤其忍又在盛怒之下,耀司也不想在这件事上费太多劲,俐落的解开腰带,褪下长裤,提起自己坚硬的长枪,不拖泥带水的朝忍红嫩的穴口顶了进去!

「啊...啊啊...嗯...该...死...」

身体被不属於自己的灼热异物给侵入,还是在最无防备的柔软地带,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冲击忍的大脑,双腿顿时尽失气力不能反抗。

「乖一点,在这件事上听我的。好不好,忍?」

点穴是能让忍动弹不得,但无法让他愿意转换自己的角色,不再动武改成处理文书事物。之前他虽知忍的手伤,但仍纵容忍上战场杀敌,无非是希望让他能发泄掉一些愤恨,但经过这次事件之後不行了,不让忍体会自己将来要成为的角色,就算结束了这场战争,忍当上了皇帝,他还是会四处轻启战端,然後御驾亲征!他的伤就只会越来越严重!

「听...你的...头...」

忍倔强的回嘴。他是知道自己的伤不宜频繁动武,但他高兴怎麽对待自己的身体是他的事,才不要别人指手划脚!他就是爱把自己的身体搞得破破烂烂又怎麽样!

「那对不住了,这事就算强迫你,也要你听话!」耀司强悍的开始摆动腰部,一次一次的入侵,双手压着忍的身体,不许他逃避,男人间的鱼水之欢只要一夜狂野,要让受方一周内下不了床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只要能制止住你,什麽方法我都会用!

<To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