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的宝贝第61章(END)

皇帝寝室,秋後夜晚昏暗时分,月光与清风助威,金丝布幔幽雅的轻晃,蒙朦胧胧的遮掩不住内室的大好春光,馨香袅袅,一闻即醉,也醉不过那高高低低腻人的吟喘,皇帝陛下专用的特大号龙床雕龙刻凤、镀金镶银,还嵌了好几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可功用也不过是在风流快活的时候能够看清楚爱人的脸庞。

「嗯…嗯…够…了…不要…了…令扬…」

才歇喘过来一回儿,又被毫不餍足的小家伙给翻了过身,从後头开启另一场令人欲死欲仙的激情狂爱。饶是忍体力过人,接二连三像永无止境的云雨,也是有些吃不消的,更何况他已非年少轻狂,对於情慾的需求不若小他九岁的令扬激烈。

「再一次,忍,我会轻一点,温柔一点的…」

那紧窒的天堂如此销魂,他要一整晚也不够,虽见忍已经十分疲累,可慾望正盛的子孙根都已经舒适的钻进温暖的内腔,要装作没事一般乖乖退出来,它是怎麽都不情愿,令扬只得放慢节奏,不要粗暴的来回做活塞运动…

「嗯…嗯…」

慾望在加温,忍敏感的身子也像有自主意思般,配合起令扬的韵律摆动起来,很热,汗珠从皮肤表面沁出,床头闪亮的金片反射出身後的绮景,他的小令扬如痴如醉的模样,在外人面前千篇一律的笑容已经卸下,眼眸里是浓浓的慾望,赤裸的胸膛虽然白皙但却结实,因为兴奋而挺立的乳珠性感无比…曾经那个他握在掌中教令扬宣泄的嫩芽,如今坚硬粗长的衔接在自己体内,几度叫自己疯狂。

『吱叽』、『吱叽』…

用百年神木造成的龙床在碰上不知节制的主人时,就算再坚固也无法不发出哀嚎,一如往常,忘情的令扬开始收敛不住力道,又快又猛的抽离插入,而忍虽肠壁被撑的涨痛,但情火焚身之下也无所顾忌,两人动作反而愈加契合。

「嗯…哦…哦哦…」一阵双双低喘,令扬趴倒在忍背上,感受二人那一波一波袭来的余韵。

「…令扬…不是最後一次…」

一刻钟有没有?忍怀疑,从後方传来又逐渐粗重的气息,及自己身体内明显感受到的软硬变化,汗水淋漓到不小心滴进眼里,忍的视线顿时模糊,也没力气拭去了。

「再一次,不等於最後一次啊…忍,忍哥哥…」

怎麽也放不开这副身子,他简直向着魔般欲罢不能,就算理智一直告诉自己不行,身体还是有如同野兽索求无度,就像现在,贪得无厌的分身又挺硬起来,不停叫嚣着要往更深处、更灼热舒服的地方去,怎麽也不想分离。

「…嗯…啊…」

任人摆布,这种情况最适合形容忍的情形,半垂下眼帘,放松身子,如祭品一般供令扬享用,早已沙哑的声音偶尔受不住的时候还是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臭小鬼,你有完没完。」

突然一阵冷冽的男声闯入,迅雷不及掩耳的伸手,一抓、一拔,一推,再外加一踢(没踢中),碰一声令扬就被甩到龙床的小角落去了。

「狐狸大叔,你真会选时机啊,公事处理完了?」

奇怪,他明明贿赂了户部、兵部、吏部和刑部的官员,让他们今天整晚与狐狸大叔去商讨国家大事去了,怎麽这麽快就回来了!?令扬脸上陪着笑,却在底下嘀咕疑惑的紧。

「我再不回来,忍明天又不用上早朝了。」

看着累的趴在床在一动也不动的忍,连他闯进来都没睁开眼睛,身上斑斑点点,股间更是精彩,百分之百是被千分之千彻底疼爱过的模样,耀司在心里暗暗低咒,真是大失算,今夜让小恶魔奇袭成功,还吃的如此尽兴。

「忍不上朝,你就代他去嘛,反正又不是第一回了。」言下之意就是耀司去办公,他们来快活。

「臭小子少说风凉话,忍是帝王怎麽能老是不上朝,这样要怎麽服众,怎麽治理国家大事!还有跟你说过几次了,要忍一晚一、二次就好,像你这种要法,忍不迟早给你折腾死。」

耀司不悦的教训令扬,一边拿起湿毛巾帮忍擦拭黏腻的身子,小心的把後庭的秽物给清理出来,擦完一遍再一遍,其间翻来翻去,忍也只有睁开一眼,看了是耀司,又沈沈睡去,完全是全盘信任耀司,把自己交了出去。

「我也不想啊,谁叫你三不五时就说什麽忍某某日要接见什麽使节,某某日要主持什麽大典,晚上要好好休息,不让我碰忍,有事没事就让我禁欲个十天半个月,很伤耶,我才会一碰就一发不可收拾嘛!而且…你敢说你自己要忍的时候,一晚只有一二次?」

令扬露出邪恶的微笑,根据他某天晚上夜袭的经验,当他发现有人早一步摸上忍的床时,只好”百般无聊”的窝在梁上当个”君子”,”无奈”的”被迫”观看活生生的春宫秀,顺道比较一下他和狐狸大叔谁比较”厉害”,结果真令他叹为观止,没想到看起来中规中矩的狐狸大叔”招式”这麽丰富,煽情肉麻的话一句也没少讲,让他一路从深夜看到正午,次次精彩无广告时间,看的他两眼发直、差点兽性大发冲下去参一脚搞成3P,还敢说他要的过份,哼哼。

「咳咳…我大半时候都是很节制的,哪像你!忍宠你,你要求什麽,他都不会拒绝,我可不是,忍不会拒绝,我就代他拒绝,我告诉你臭小子,今天到此为止。」

擦拭清爽了,耀司拿来乾净的丝被,把忍包裹起来,先放在旁边的备用小床上,准备更换龙床上都浸得湿透的被子。

「臭小子,你遮掩一下行不行,老是看你那根,我会长针眼。」耀司翻白眼,这小鬼真是不懂羞耻为何物。(虽然他也没期待这厚脸皮的小鬼会懂就是了。)

「狐狸大叔你嫉妒我”天赋异禀”啊,火气这麽大,是不是年纪大不行了,早说嘛,我会连你那份一起满足忍的。」

「哼,凭你?豆芽菜还是快点收起来吧,露在外面丢人现眼。」

「我是豆芽菜!?那你不就是面线了!难怪要连续做到中午,原来不多次一点满足不了忍啊,嘿嘿。」

令扬口没遮拦的与耀司斗嘴,二人已非昔日受压抑的宰辅及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男孩,今日一个是一国宰相,连一人之下也未屈就,实际上算双龙国的另一个影子皇帝,另一个是大陆上庞大势力的首领,虽然不务正业,但绝对无人敢得罪他半分半毫。

在这扇门之外,一个笑容满面、深藏不漏,一个长袖善舞、面面俱到,谁也没想到私底下,两人的对话互动…嗯…一点点下流和一点点不文雅…汗…

「展令扬,我告诉你,姜还是老的辣,做爱可不是靠横冲直撞就可以了,那跟用萝卜有什麽两样!这是要靠技术的,我要忍,次数再多,他隔天还能照常走路、吃饭、批改奏折,换做你,忍隔天只能躺在床上什麽也做不了!」

竟敢质疑他身为男人的尊严,耀司气的吹胡子瞪眼,这臭小子晚上一定有来偷看,不然怎麽知道他曾经几次失控与忍做到中午!?

「你是说我没技术罗!?开玩笑,我哪一次不是让忍满足得不得了,他全身上下的敏感带我都一清二楚,只要二三下,马上就能让忍勃起宣泄。」

令扬也气呼呼的跳起来了,做爱跟姜辣不辣有什麽关系,重点不外乎就是要大、要粗、要长、要硬,腰力好、持久度高吗!!!(汗…令扬你从哪里听来的阿)

「哼,你对忍的身体哪有我清楚,我不用”二三下”,只要”一下”就能让忍勃起爽快。」

以前打死耀司都不相信自己会跟一个小鬼在这里大谈性事问题,可现在这个是永远不会”褪流行”的话题,男人嘛,有对手的话总是会忍不住比较一下,谁比较厉害?谁比较能让心爱的忍满足?谁比较…XXOO…

「一下?你以为泡面啊?!大话空口谁都会说,不实地比较看看,谁知道狐狸大叔是不是在吹牛。」令扬愤而下”战帖”。

「比就比!」耀司愤而”接战”。

「………………」

被两人越来越大声的争吵弄醒的忍,听他俩的对话心里怒火熊熊燃烧,一个月三十天有二十八天晚上不得清闲就算了,还来”比赛”!?当他是金刚不坏之身啊!?盛怒之下马上决定明天清早立刻下道御旨把这二人关到天牢去十天半个月,还他晚上安稳一阵子!

怒火之中,有甜蜜的。

令扬是他的太阳,他绕着令扬转;耀司是他的月亮,绕着他转。没有太阳,他没有光热、没有生机,没有月亮,他没有夜晚、没有安宁。

二者缺一,他就不是伊藤忍。

感谢他们存在,因为如此,他才能懂爱。

<将军的宝贝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