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趣咖啡厅

<一>

街角,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闪烁着明亮亮的招牌──风趣咖啡厅。

推开门走进一看,整齐四方型的格局设计,宽敞舒适,布置着可爱如童话故事般的可爱木桌椅,吸引着许多女孩子的喜爱。

粉蓝色的墙面透着丝丝的忧郁,却不使店内俗气,平时热闹非凡的咖啡厅,今天不知怎的,门可罗雀,格外清幽,也许是因为刚开店的缘故吧!

两位气质相异的少女对坐在一桌,紮着马尾的少女神清气爽,精神洋溢,绿色丝质的韩版上衣,清雅脱俗,长长的牛仔裤,柔美中饱含娇气;长发及肩的少女则是戴着黑框眼镜,黑眼圈极深,透露出昨晚熬夜未休息的狼狈,纯白的衣裳使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但恬静自若中散发出淡淡的文学气质,各有风采。

袅袅的咖啡香散逸在空中,冰寒的温度却如同绿衣少女的心般,冻彻心扉,轻轻搅拌杯中的奶精,望着对座瞪着自己都快瞪出窟窿的朋友,嘴中若有似无的叹口气。

这也不能怪她,谁叫自己没事约七早八早,看她隐藏在眼镜下的黑眼圈,她知道,八成她昨夜熬夜赶稿,导致现在困死了!

看着有一下没一下轻敲白色木桌彷佛在发呆似的朋友,白衣少女再也受不了了,气不打一处来,「晚,有话直说,说完我要回家睡觉。」拜托,以後别约这麽早行吗?十点而已耶!

淡淡一笑,深知别惹睡不饱的女人,晚也不废话,轻描淡写的回道,「时雨,我失恋了。」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时雨无语,暗暗为自己刚才的语气愧疚,低下头来,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对方。

晚看似无所谓,越是在乎!

「算了。」其实她也只是心烦,希望有人陪陪,解闷。

深知姐妹淘的个性,时雨只能默默陪在朋友身旁,不再多语。

沉默掩埋了咖啡厅,气氛,格外尴尬,为了舒缓一切,平时不多话的时雨赶紧转移话题,故作神秘的凑到晚耳旁道,「你知道为什麽这间咖啡店较风趣咖啡厅吗?」晚对怪名字的好奇一定会有兴趣的,说不定藉此分散她的注意力,比较不会难过。

果然,原本眸光尽失的晚,眼中燃起了好奇之光,兴奋的问道,「为什麽?」

果然孩子气!

时雨也不吊她胃口,满意的笑道,「店长的弟弟,凌副店长,总是不苟言笑,对女子的态度也极差……」歪着头想了一想继续说道,「为了让他在个性上进步,只要风趣人事物能让他笑出来,一年咖啡随你喝。」双手一摊,无需多言,晚也是常客,自然看过那个冰块男。

「哦?」看来她有的玩了,坏坏一笑,为了免费咖啡,拼了!

晚的神情不对,时雨一阵鸡皮疙瘩,警告似的说,「你千万别乱搞啊!」晚该不会为了咖啡……唉唉,晚的风趣和白目只有一线之隔,别惹怒人家啊!

这时的时雨万万没料到自己即将被眼前的小狐狸给坑了……

隔天早上

晚一样约了时雨到咖啡厅,只是自己却比约的时间早到半小时,抱紧怀里的两个资料袋,开心的推开门。

「欢迎光临。」优雅的欢迎声彷佛随时位客人的到来准备一样,随时都能听到,柜台的男子颀长挺拔,俊逸非凡,嘴角的笑容,不知迷死多少女孩子,但是在粗神经的晚眼中,直接忽略。

啪!两份资料袋应声落在柜台上。

「我们要打工。」

半小时後

时雨知道打工的事情时,气到差点脑溢血,狠狠的从头到脚把自己骂了一遍。

晚那该死的小孩,当初画图比赛真不该叫她帮我拿回原稿,竟敢拿她的资料乱报打工,更噢的是,失恋者为大,她不能拒绝她的要求,想当初她失恋时,晚也是陪了她整个寒假,撇撇嘴,时雨只好乖乖的接下了工作。

「服务生。」

「来了!」端着刚冲泡好的咖啡,时雨踉踉跄跄的小跑步过去。

偷偷瞥了眼前帅到爆的店长大哥,晚再次确认好友走远後,神秘兮兮的靠近店长,「欸欸,颜哥哥,我知道有人能使令弟破功喔!笑、嘻、嘻!」

「谁?」不可能吧?

惊讶的表情一闪而逝,却没能逃过晚的锐眼,顺着她似笑非笑的视线,夕颜这次真的吓到了,确定似的指指眼前正在收拾杯盘的时雨,「她?」

狡黠一笑,晚富饶兴味的回道,「多找她商讨商讨啊!」

嘿嘿,这样我就有时间好好收拾冰块男了,蛋糕,等我!

晚上十一点

「颜哥哥,好晚了,一个女孩子回家多危险啊?」噘噘小嘴,晚撒骄的耍赖着。

「怎麽?要我送」

眨眨水汪汪的大眼,拉过一旁的时雨,「她啦!」拼命暗示着,快、答、应的眼神。

听说颜哥哥虽不像副店长那般厌恶女子,但不近女色……嘿嘿,囧囧颜哥哥,副店长说不定就会笑啦,这简单!

就在晚以为自己眼睛快眨到抽筋时,夕颜终於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我送。」为了弟弟,没得选择,唉!

要不是平时接受演技训练的晚,应该早就三乎万岁,强压下心中的狂喜,回过身对一旁的时雨笑道,「真是太…好…了…」才怪!

看着脸色如同暴风雨前夕般地时雨,晚彻底了解一件事,先溜为妙!拉过另一旁正在忙着收店的男人说道,「我将就着给你送吧!」她完全忘了牺牲色相的时雨会怒火中烧了!

她可不想就酱变成炮灰了啊!

一直站在一旁的夕颜摇着头叹道,晚妹妹也真是的,脾性好的时雨小姐都能给她惹生气,唉唉,只希望待会可别惹凌太过生气!要不她就死、定、了。

夜晚的路上,一高一矮的身影相连而成一直线,拉的好长好长,高个子急速的步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怒、火、中、烧;娇小的身影在身後快步的追赶,也显的异常的烦躁。

妈的!脚长了不起啊?晚不爽的咕哝着,走的那麽快,害她从後面追个半死,是想怎样啦?要不是爲了咖啡,这种喜怒无常的人她才不伺候勒!

只见前面的身影倏的止住了脚步,而後者反应不及,用力的撞了上去,不爽的直接低吼,「干麻突然煞车啊!」痛死她了!虽然…撞到的是他的背。

「你想做什麽?」冰冷的声音掷地有声。

「啊?」尚未反应过来,晚傻傻的楞了一下。

看见凌眼里充满了轻视和厌恶後,晚露出不屑的神情,冷哼道,「想和你谈个交易。」

交易?好个交易啊!我就不信你能说出什麽来。

「说。」不容质疑,言谈间,凌的霸道和冷傲表现的淋漓尽致,令人怎麽听怎麽不爽。

深呼吸,在深呼吸,故作轻松的笑道,「据可靠的消息指出,你不爽你哥那运筹帷幄的得意样很久了……我可以帮你挫挫他的锐气。」轻勾嘴角,晚心下大喜,这就是烛之武的诱之以利吧!再次补充道,「只要在我成功之後,一年内,蛋糕随我吃,如何啊?」顺便可以报时雨上次跟她朋友一起囧她的仇,一箭双鵰啊!

审视着眼前不动声色的俊脸,晚轻抚上去,看见皮肤黝黑的凌脸色瞬间转为暗红,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露出娇媚的笑颜,时雨,等死吧你!

清了清嗓子,凌打破窘境,朗声回道,「好,有意思!」

<二>

下午的咖啡厅一直都是人满为患,却不失悠闲。

在客人眼中总是温文儒雅的店长难得笑的嘴角抽蓄,不可思议的表情全写在脸上,常客们则是一脸惊恐的望着眼前可怕的景象。

那个讨厌女人的副店长竟然主动帮女人分担杯子的重量?大家都知道副店长对女人可是最最不屑,今天怎麽如此的「体贴」?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凌倏地回过身,恶狠狠的瞪了客人一眼,所有人吓的赶紧低下头假装喝自己的饮品。

「凌,礼貌礼貌。」夕颜轻轻皱眉,稍稍提醒,这家伙在这种态度对客人,我可以直接收店了。

收回了寒冷的视线,乾脆给了个背影,直直走向吧台。

正当大家暗自喘息时,一到凉凉的女声幽幽想起,「颜哥哥,凌副店长胆小怕生,你也就别为难他了吧!」

这小妞,有种!

时雨倒吸一口气,挑衅,十足的挑衅,这丫头不要命啦!

刚端蛋糕出来的时雨看见握满饱拳的凌,用膝盖想也知道,对方气炸了,「店长,厨房那里人手不够,你可以过来帮我吗?」没义气的脚底抹油,跑了。

「咳!我还有急事,钱我摆在这里。」

「对对对,我先去补习了。」

「我也是。」

所有的客人们现在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消失。

「咖啡厅昔日盛况不在啊!」到这种时候,晚还不忘记捋虎须。

「你!」凌气结,从来都没有女人敢如此和他说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回嘴,只能以最恶毒的眼神拿她练眼力。

晚轻哂,不管怎样,只要时雨黏上夕颜就好!

无所谓的耸耸肩,哼着儿歌,快乐的收拾眼前的杯盘。

<三>

「天!为什麽电脑偏偏在这时候当机啊?」正再记帐的时雨哀嚎,辛苦打了两小时,全白费啦!

夕颜皱眉,「那是我上个月新买的,怎麽会呢?」不疾不徐的凑近,时雨也配合的挪挪翘臀,分一半座位给他,「我再找人修好了。」揉揉发疼的太阳穴,夕颜郁闷了,「凌,这几天的盈余你来算吧!」

凌是数学系的,交给他应该没什麽问题。

「放着吧!」写报告中的凌冷冷的应了句,习以为常。

听到预料内的回覆,夕颜和时雨有默契的对看一眼,静观其变,因为通常这种时候啊……

「咖啡卖出219杯,9855元、红茶73杯,1460元、蛋糕69片,3105元……这种问题我用心算就有答案了」,顿了顿,故作惋惜的叹口气,「还要放!真是可怜啊!」不等凌回应,乾脆回身给了背影,古怪的朝着时雨笑道,「那男的今天又来了,你去应付一下吧。」

「真的?」

看着已经笑到东倒西歪的朋友,时雨的怒火噌噌往上窜,这家伙上次骗我骗的很快乐嘛!这次该不会又想看喜戏吧?

深呼吸,再深呼吸,「真的。」这次晚敛起笑容,认真的回覆。

再次得到确认,时雨在也按耐不住心中的雀跃,半奔跑式的离开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个男人和好友。

没错,她确实是要看戏,但不是时雨的,意有所指的向凌眨了眨双眼,晚心下得意了起来,哼哼,他们间的承诺差不多该生效了。

收到讯息的凌朝晚的视线望去,顿时傻眼,晚也太厉害了吧?大哥那阴霾样他可是前所未见的,心情大好,此刻他终於知道晚的目的了,看来以後有整大哥的筹码了,嘴角若有似无的低笑起来,揶揄道,「大哥,你也会友心慌意乱的时候啊?」大哥不是不近女色吗?

不过时雨小姐那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大哥还有没有机会啊?

「一瞬间也算,对不对?」天外突然飞来一笔,使店里两个大男人瞬间愣住,回过神来,了解晚到底在问什麽时,夕颜知道自己中、计、了!

「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个字,夕颜知道自己根本是找了个整人高手来整自己。

晚状似无辜的点点头,「那我和两位的赌注记得喔!」一年的咖啡蛋糕耶!此刻晚心情是有史以来最好了。

「你来,是为了点心?」不是为我?

凌的心情可说是急速降到冰点,没发现对方的黑脸,晚还大大方方的回道,「没错啊!」不然勒?

开心的叉起一块蛋糕塞进嘴里,扬起幸福的笑颜,忽然想起什麽似的,「对了!那个男的好像是编辑大人的样子。时雨那女人总是有小说没朋友,铁定是出书了!」向夕颜回以甜美的笑容,「加油啊!」又是十足的调侃。

知道对方身分後,夕颜缓了缓脸色再次暗叹,看来不只他要努力,某人也要努力啊!输给点心可难看了!

<终>

风趣咖啡厅的女主人有位「天才」朋友,调皮的她带给店长娇美的妻子,重拾其弟的笑容,想要见她,可要再她吃完一年份的点心时间内喔!说不定她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但是前提是,脾、气、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