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径的两旁竖立着只属於这块未开发而保有天然风貌的小森林特有的多样耸立林木,附近丛生的野花杂草也荡漾着春天的气息随着微风摆荡。被茂密的阔叶遮挡住的阳光散着金黄的光辉,正好和薛月此刻那张笑颜相互辉映,更是让他起初就不凡的气质更是浓厚而迷人。

手心印着他的温暖,踩着细碎的步伐走在薛月後头,眼睛静默的凝望着他直挺的背和好看的手部肌肉线条。虽说他看似那种文质彬彬的书生型小白脸,却意外的极为擅长各种运动、尤其球类项目。薛月偏爱篮球,以往在假日空档的午後总会一副慵懒貌的在腋下夹了颗珍藏的NBA限定版篮球出现在我家门前,随着自己的性子硬是拉着我前往小区内的小球场。

每每无论天气是阴是热我都会陪着薛月单挑,理所当然我有很多权利、比如说能够无限制犯规这点,可胜利往往都很不合常理的倒向薛月那边。

明明是我拚死拚活得在努力,而他从始至终都是一派悠闲恣适的轻易看穿我的动作然後丝毫没有通融让步的打算坚决抄过我的球接着很帅气的用着漂亮的姿势完美的弧线命中篮框、空心球爽快刷过网子的声音加深了薛月的笑意和洋洋得意。

然後,结束了从没变过结局的比赛,他会收起骄傲笑容转为和煦淡淡地拍拍我的头,说着要犒赏我的认真我的陪伴随即便拉着我前往他最喜爱的文艺咖啡馆,总是选择最里面靠窗的位子很自动的点了一杯焦糖玛奇朵和一杯冰咖啡,有时他龙心一悦便会加点了两块衬托心情的蛋糕。

我们就这样消磨了好几个午後时光。

篮球场和咖啡馆、我和薛月。

突然走在前方的薛月停止了脚步,在差点就要撞上的时刻我急忙稳住重心庆幸的止住,正欲张口埋怨他的任意停顿时却被映入眼帘的景致给抽空了脑袋。

不知何时我们就这麽走到了林子的尽头。

小小的空地上摆放了一个小方桌和两个塑胶椅,桌上有爽口的沙拉、一大瓶柠檬冰茶以及不可或缺的蛋糕、他喜欢的黑森林口味。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提拉米苏,只是运气不好凑巧缺货。」解释着蛋糕口味的原因,薛月松开了牵住我的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漂亮的天蓝色纸盒轻轻塞入我手中,脸上的是殷殷的期待,「喏、礼物。」

收回失神於他特别设计的惊喜後,我这才小心翼翼地掀开的纸盒,方了解内为何物後便不禁气的红了眼眶。涌上眼的热气模糊了视野,抿紧了唇难以压抑内心此刻的澎湃。

薛月微笑地站在一旁看着我的反应,放轻了声音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为了志愿很拼命的努力着、我们都是。所以收集了这些或许派得上用场的资料,还有我的一点点小心意。」

纸盒内装着两本特别装订的小书。

一本是各大学我所标定的科系的详细介绍和学长姐特别贡献的真实情况及心得小语和没有遗忘的鼓励打气。

另一本则是薛月纯手工制作的我的弱科加强讲义。一页页的亲笔写上了我不擅长的题型的分析、计算和小诀窍,偶尔还会在书角画了个小插图或写上几句心意。

满满的感动充塞胸腔,无法言语的瞪着盒内的真诚,嘴巴一开一阖的什麽字眼都挤不出来。薛月明白的笑容让激荡的心思更加冲动,不顾一切的深深拥抱住他,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如常平稳的心跳。

背上多了点力道,薛月的双臂轻轻的拢住我并且将下颚压上我的头顶。

他没有拒绝我的拥抱。

他没有因此感到丝毫心跳。

是喜是悲说真的我并不想探讨,只想就这麽将拥抱的美好感觉深深记在脑海。

「我爸妈要你今晚来家里一趟。」在我耳边呢喃着,「专为你准备的生日party、记得和阿姨叔叔还有毅悦一起来。」

「陈毅悦也要?」不满意的皱皱眉,不愿想起那张总是藐视我的俊颜。

轻笑出声,薛月敲敲我的脑袋,一副受不了的模样,「他是你亲弟弟欸。」

嘟嚷着碎语,不情愿的点了头。

甚麽弟弟,根本就是专生来打击我的恶人、陈毅悦这完美无瑕的讨厌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