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的街道,仅有少数行人与车辆驶过,如果没有仔细查看,不会知道在漫无一人的巷弄里正上演着一场打斗。

若玫原先以为自己眼花,直到看见班上学生向轩凯满脸是血的跑出巷子,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秒,但她非常确定以及肯定那就是向轩凯!

「你们到底还想要干嘛!」向轩凯虚弱的倒在柏油路上,牛仔裤早已被路上石子给划破了好几个洞。

「谁叫你要把事情闹大,还请来赵天尹这个帮手。」蔡宇文不满的踢向他的肚子,使他痛苦的在地上哀嚎。

「反正明天惩处就要下来,我不修理你就觉得不爽。」他平常就已经看向轩凯不顺眼,自以为在篮球队就不把旁人看在眼里,还唆使队长林士宣不让他加入,这都算了,向轩凯这个人竟然还要打小报告说他整福利社阿姨一事,今天不好好修理真的难以宣泄累积已久的怨气。

「喂,我半夜call你们出来不是发呆好吗?快点打啊。」

被蔡宇文这麽怂恿,身旁的几个小跟班也鼓起勇气开始摩拳擦掌,正当他们一行人要往向轩凯挥拳时,一道白衣身影突然挡在他们面前。

「你们在干嘛!」

若玫喘吁吁的跑进巷弄,连想都没想的展开大字形的双手,眼神坚定的瞪着蔡宇文一干人,小鸟般的音量里听不出有任何的犹豫。

向轩凯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身影,脑海里突然浮现她见死不救的谣言。

「杨、杨老师?」蔡宇文挥拳的手停在半空中,可没想过这个时候会有人经过这里,而且还是学校的老师!

「你们怎麽可以这样!」她的双颊跟脖子都胀红,讲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微微颤抖,明明很瘦弱的身影却在这时显的特别强壮,「你们大半夜的把我班上的学生找到这里还打成这样,你们以为这样做就不会有任何人发现吗?」

「是他、他自己找我们出来的,还先动手打我,你看!」

若玫看着他嘴角破裂的红色血丝,原先坚定的眼神闪过一丝犹豫,蔡宇文见状,继续为自己辩解,「老师你怎麽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骂人!」

向轩凯此时已经狼狈的站起身,他摇摇晃晃的扶住墙壁,见杨老师犹豫的模样更为失望。他本来就不该指望这种老师会站在自己的学生这边,虽然他也不确定老师见死不救的谣言是否为真,但这麽看起来,好像是真的。

就在蔡宇文和跟班们不断的睁眼说瞎话,向轩凯也不为自己解释的同时,若玫终於受不了的大喊:「全都都给我安静!」

「轩凯,是你先找他们麻烦的吗?」

向轩凯不语,根本没有为自己解释的意思,也没有向这种老师说明的意愿。

知道他不相信她,但若玫也管不了了,只有先改变没用的自己,才能有机会改变现况。

晚风徐徐吹来,若玫伸手把及肩的头发给拢到耳後,她深了一个好长、好长的呼吸,极为诚恳且真挚的对着向轩凯说:「对不起,轩凯。」

「其实谣言是对的,我那天的确有看到你们在打架,可是我走了。後来在校长面前,我没有跳出去为你解释,也是事实。」

她自责的阖上了眼,再睁开,「对不起,我还没弄清楚该怎麽跟学生相处的模式才是最好的,你可以说我自私,我也真的很自私,但我现在想要改变。」

「我想要改变我与你之间的关系,不是像现在的陌生人与陌生人,而是真正的老师与学生,朋友与朋友。

「我真心的向你道歉,我也真心的请求你再给我一次信任。相信我,我会保护你。」

若玫的双眼,清澈的如同月光般之皎洁,无私的照亮了向轩凯心里的阴影,温柔的抚平了他心里不安的凹折。

她扬起嘴角,温柔的问:「轩凯,是你先找他们麻烦的吗?请跟我说,我会保护你。」

他征着,望着杨老师如此温柔又诚恳的眼神,原先的失望和不信任只能抛在脑後,只能不断的摇着头。

「谢谢你。」若玫欣慰的握住他的双手,温暖的传达了她心里的感激。下一秒,已不见脸上的微笑,她极为严肃且愤怒的一个个瞪着蔡宇文一群人,「你们在场的每、一、个、人,我都知道你们的班级也知道你们是谁,明天早上八点半请自动去办公室找我。」

最後,这场校外的打架事件才就此落幕。

送向轩凯回家的这趟路,若玫一直对赵天佑感到抱歉也很不好意思,虽然是不知道他从什麽时候站在一旁观望这一切。

「你快进去吧,我们明天学校见。」

若玫微笑的挥挥手,向轩凯先是站在原地,随後竟然脸红的头也不回跑进家门。

「你对学生都是这样吗?」送若玫回家的路上,他忍不住的问。

「怎样?」

「这样啊。」他摆出了很温柔的眼神和总是挂在嘴角的浅浅笑容,但看在若玫眼里却只觉得滑稽。

「你的表情好奇怪喔!」

「哪有,我学你的耶。」

赵天佑的作怪表情惹的若玫吱吱笑,两人此时相处的模样就像是朋友之间的融洽,没有第一次遇见或是早上看到时的尴尬。

「这样的你比较真实。」他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下了这个结论,车子也刚好的停驶在杨家大门前。

突地,他绅士的弯过去帮若玫解下安全带,她被这突然的举动给吓的贴紧椅背,距离还是近的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性沐浴乳味,跟第一次见面时的古龙水味有着南辕北辙的感觉。

「我觉得我现在才算真正的认识你,你好,我是赵天佑。」他俊俏的脸庞勾起了微笑,黑色的浏海从额头上滑下来,更显得他的双眼明亮。

「你、你好。」若玫屏住气息,惊慌失措的推开车门,才远离了车内那股奇怪的氛围,「我是杨若玫。」她吞了吞口水,紧张的回握住他的右手。

「我先进去了,开车小心。」再主动的抽离了他的温度,若玫赶紧的跑回家,直到听见车子驶离的引擎声,才松了一口气。

呼,真是漫长的一天,不过却觉得心境无比的宽畅,似乎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真诚的面对自己、改变自己。

纸条上面写的,『Trustinwhatyoulove,continuetodoit,anditwilltakeyoutowhereyouneedtogo.』

或许真的可以把她带回还不曾改变的她,那个母亲还在世前、勇敢努力的自己。

赵家,凌晨一点半,赵天尹出房门想要喝杯水,刚好碰上刚回到家的哥哥。

「是送到月球喔,那麽久,该不会跟未来大嫂去约会了吧。」

赵天佑只是笑着没回应,才刚脱完鞋坐下来休息不到一分钟,赵天尹就大惊小怪的跑过来挤在他旁边急着问:「你们真的去约会喔!」

「没有,只是碰到一些事情。」他不耐烦的把弟弟橘黄色的头给推到旁边,虽然他们兄弟俩长的是有几分神似,但他就绝对不会去染那麽一头显眼的头发。

「所以没约会?」

「没、有!」进房前他还故意闹弟弟的说:「干嘛那麽在意,你喜欢她啊?」

「哪有!你想太多了!我怎麽可能!」赵天尹慌慌张张的跑回房间。

赵天佑对弟弟的小题大作感到一丝疑惑,可能青春期的小男生都是这样吧。他耸耸肩,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另一头,狼狈的赵天尹激动的拿枕头盖住自己的头,一下这个动作不对,就改裹着棉被翻滚在床上好几圈,直到全身都被棉被给包裹住,他才恢复冷静。

到底他是怎麽了?这几天一直都怪怪的……

每次只要提到『杨若玫』这三个字,他就会全身紧绷,想要去注意任何大大小小有关她全部的事。

烦死了,他躲到棉被中,心里依旧烦闷。

唉,今晚又要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