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

「伯-贤-!」朴灿烈拉着长音叫并扑往边伯贤。

边伯贤转头就看见一抹人影从眼前扑了过来,马上下意识的蹲下。

感觉到头上有一阵风飞过後又若无其事的站起来并转过身看着与地球亲密接触的人。

过了几秒钟见那人没反应,边伯贤走上前踢了踢并说:「欸!死了没?」

「呀!别一大早就诅咒人好吗?」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又看了一眼边伯贤然後又以『你好狠』的眼神说。「亏我们同窗那麽多年了,你竟然还这样无情的闪过。」说完还不忘吸了下鼻子假装抹掉眼泪。

「怪我罗?」看了朴灿烈一眼後走回刚刚的地方继续坐着自己的事并继续说着。「而且是人就会闪吧!不闪的话……那人就是白痴!!」语毕,边伯贤朝朴灿烈做鬼脸。

「说什麽你这小子!」朴灿烈笑嘻嘻的往边伯贤跑去,边伯贤见状赶紧逃跑。

「追的到我再说吧你!」他边回边跑,脸上挂着笑容,眼神里却闪过一丝悲伤。

其实,边伯贤很喜欢朴灿烈,非常。而且是从很久以前就很喜欢。

在朴灿烈的记忆里或许不记得小时後认是边伯贤这号人物,但边伯贤却依然清晰记得。

因为他是他的初恋啊……

那是个下着雪的夜晚,在一个暗巷里,边伯贤正被五名大汉殴打着。

原因无他,全是因为那欠了满身债,又爱喝酒玩乐的爸爸所害。

当时其中一名大汉正拿着棒球棍准备挥下的时候,警车的声音就响起了。

理所当然的那些大翰说了些话後马上就逃走了,只留下边伯贤一人留在原处,像猫一样的舔拭自己的伤口。

「嘿!你没事吧?」一个男孩露出大白牙的笑着蹲在他面前。

抬眼看了小男孩後边伯贤开口。「刚刚那是你做的?」

「对啊!我很厉害吧!」他拿着手机得意的在他眼前晃了晃。

边伯贤则是不领情了说了句『别多管闲事了』起身就走。

小男孩看着他的背影,不死心的继续追上去。

「欸!你叫什麽啊?」到了他的旁边後,小男孩开口问。

「我没义务告诉你。」边伯贤冷冷的回,但小男孩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我叫朴灿烈哦!刚搬到这没多久,你是我第一个遇到的人哦!我们当朋友吧!」

边伯贤知道现在自己不管讲什麽他都不会理,目前只能顺着他的意,看能不能早点回家。

「欸!我们来玩这个好不好!」没等边伯贤回应,朴灿烈就把他拉到某一个荡秋千让他坐着。

就这样他们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好朋友,而且每次一想到朴灿烈为了知道他的名字而取的怪怪绰号就忍不住大笑。

这种快乐的时间不久,因为没两个月,朴灿烈又因为爸爸工作的关系得搬家。

朴灿烈离开的这段日子边伯贤并不好受,因为他时时刻刻都想着他,直到到了国中以後,他才明白这感觉是什麽。

就是『爱』!

一个字明明白白的解释他种种感觉。

到了今年12月朴灿烈神奇的转到了他们班,对边伯贤来说这就像12月的奇蹟。

而且他们又像小时候一样打打闹闹的,边伯贤做梦都没想过老天会对他那麽好。

「欸!边伯贤,你在想什麽?跟你说了那麽多你有没有听见啊?!」朴灿烈推着他说。

「没事没事!你快说你要什麽,在不说我可不买罗!」边伯贤做是放回皮包准备回头。

朴灿烈则是着急的把他跩回来。「唉呦,我要的东西很多,你就等等我呗。」

「什麽?我有说要买那麽多吗?!」

「伯贤,对不起。」朴灿烈低着头说。「我要搬家了,而且回来的时间不一定。」

搬家?!又要?

闻言边伯贤低下头没几分钟後又以朴灿烈再熟悉不过的眼神看着他。

朴灿烈张大眼嘴里呢喃着,随後激动的问。「我们、我们小时候见过对吧?!在巷子里!这个眼神跟当时我说要走的时候一样,我不会认错人的!」

边伯贤愣了几秒後连忙点头,眼泪也跟着落下。

终於、终於想起来了!

「傻瓜!你哭什麽哭啊!这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朴灿烈抱住边伯贤安慰着。

「我、我只是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原来、原来你还记得我!」

「我怎麽可能忘记你,这段时间我想你,超级,无论做什麽想的都是你!」

听到这句话,边伯贤哭得更凶了,原来,他跟他都是一样的。

说不出话,边伯贤只能点头,而朴灿烈则是拍着他的背,任他哭着。

张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床上。

坐起身後,想起昨天是朴灿烈背着自己回家的。

揉着演准备去域事实,发现桌上摆着一封给自己的信。

拿起来後缓缓的打开:

伯贤:

对不起,昨天没说我今天就走了,

但你放心,只要学校一放假

我绝对二话不说的回来这里找你,

你要等我哦!绝对!

每天每天都要想起我!

还有,不要再哭了,我会心疼的!

P.S.昨天还少讲一句话,我爱你。

情人节快乐。

20100214朴灿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