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一早醒来,四周格外安静,年轻女孩惊讶地跳下床,不顾自己该先梳洗与否就跑出房外,无论厅堂、後院甚至是茅房,只要是人进的去的地方她都去了,就是不见家人的踪影。

「奇怪,人呢?」

家里就这麽一点大,爹和娘到底上哪去了?站在门口左思右想的,她轻咬着拇指指甲的坏习惯又出现了。

突然间,她想起几天前本家有派人捎了封信过来,里头好像写着奶奶六十大寿的日期……

不会是今天吧?她用力地眨了眨眼,事不宜迟的跑回房间梳洗换装,原想将先前奶奶送她的金色发簪戴在头上,怎知越来越心急,手越是不够灵活梳不齐发丝,最後只好简单的束起及腰的长发,慌张地出门了。

抵达本家的时候,她正愁着该拿什麽理由来掩饰自己的贪睡,张总管领了几名家丁准备出门采买,正好瞄到站在大门旁的她,赶紧好声上前招待。

「馨小姐,你来了。」张总管微笑着,身後的家丁也向她行礼。

「张总管别误会,我不是故意晚到的,刚刚经过市集时正好遇上迎亲队伍,所以耽搁一会儿……」宁馨乾笑两声,胡诌个理由。

张总管还是笑脸以对,道:「馨小姐甭紧张,今个儿老夫人的寿宴已经张罗的差不多。」

「还是张总管厉害。」她没帮上什麽忙,至少也该夸赞人家的付出。

「不敢当,这是老张的职责。」他道:「馨小姐快进去吧!老夫人还在後花园等你。」

宁馨点点头,飞快地赶到後花园去,原以为爹与娘正陪着奶奶谈天,没想到走近一瞧奶奶的身边仅有一名年轻男子陪伴,而且那人还挺面熟的。

「五爷?」

几年不见,这调皮的小妮子居然还认得出他,神宇祺感到十分开心,几年前老爱哭哭啼啼的小丫头,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丫头,你眼里只有五王爷,看不见奶奶啊?」突然被忽视了,宁当家还真有点吃味。

「哪有?」宁馨连忙澄清,「今天是奶奶您的六十大寿,您的光彩可是耀眼的,我怎可能忽略了您?」

奶奶可是主角,宁馨怎能忽视她的存在?虽然忽见神宇祺的确令她惊讶不已……

「好了,不逗你了。」宁当家笑呵呵的,这孙女真是可爱。「你和五王爷应该有不少话要说,奶奶识相点,不打扰你们了。」

把时间留给年轻人,宁当家步伐缓慢地离开後花园。

两人许久不见,一时间宁馨也不知该说什麽话,小脸低垂。

「你还在气我不告而别吗?」

神宇祺向她走来,一片落叶正巧落在她肩上,他动作轻柔的拨掉落叶。

「我怎敢与五爷生气?」她吸了口气,乾脆抬头直视他。

「你不曾喊我五爷的。」还说自己没生气?以前她都叫他宇祺哥,怎知几年後相见,她竟改口叫他五爷!

宁馨微愣,没想到他还记得以前的事。

究竟气不气他,连她也说不准,以前还在本家的期间,她总是被同辈的表兄弟姊妹欺负,替她出气的人就是神宇祺,他不吵不闹的两三句就让那些堂兄弟姊妹知难而退,若王府里无紧急之事也会前来陪着她读书练字,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似兄妹又挚友,但感觉似乎又更亲近几分。

某天,她如往常一般在本家等待他的到来,但等啊等的始终等不到他的出现,一天两天甚至一个多月过去了都没有他的消息,她担心是不是自己太不够坚强,无形成了他的负担,所以她鼓起勇气,要是再受欺负,必定替自个儿出口气,只要不再哭哭啼啼的,她的宇祺哥就会出现了。

终於在三个月後,王府派人捎来消息,五王爷受命平定番族凯旋而归,并带回一名气质不凡的女子,传言五王爷在平番遇险时女子舍身相救才保住他一条命,当今圣上知道此事後赞誉不绝,并且下令赐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五王爷成亲了。

她依然记得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走遍整个城镇,敲锣打鼓的声音响彻云霄,当所有人都在为五王爷和五王妃拍手喝采,只有奶奶知道她等待落空及失望的心情,怕她触景伤情,特地命人再寻住处,将宁馨一家三口送离本家,并严厉要求家族所有人不得透漏乖孙女的下落,违者将驱逐宁府大门。

或许神宇祺打从开始就当她是个妹妹,是她高估了在他心中的地位,毕竟几年前她还是个黄毛丫头,而他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了。

「宁馨,这些年你过的好吗?」他好想再听到她叫他一声宇祺哥。

得知她已不在本家之後,神宇祺极力打听她的消息,也曾私下造访宁当家,但她老人家以王爷应该尽力照顾结发之妻为由,拒绝透漏宁馨的消息,就连今天他也是恳求许久,宁当家才答应让他们见面。

「五爷今日前来应是庆贺奶奶六十大寿,我还要帮忙准备,恕不奉陪。」

宁馨转身打算离开之际,神宇祺立刻一把抓住她的纤臂。

「皇命难违,成亲是不得已的。」他非要把话说清楚。「素月对我而言,仅有恩情并无爱情。」

「五爷,你说这话是很不负责任,王妃对你有救命之恩,你该用尽一生报答才是,别把自己说得委屈。」她都渐渐放下对他的思念,他又何苦搅乱平静的心湖呢?

他娶妻已是不变的事实,就算不甘也只能接受不是吗?更何况他也说了,皇命难违啊!

「可是馨儿,你可否明白这些年我日日夜夜想的人都是你?」此刻神宇祺多麽想将她揽进怀里。

一声馨儿,真是喊到她心坎里。宁馨伸手抹去脸上就要掉落的泪水,微笑面对他,道:「谢谢五爷抬爱,请珍惜现在拥有的,千万别等到失去的那天才愤然後悔,以前跟宇祺哥共乐的时光,馨儿会好好的放在心上,既然我们无力改变既定的命运,那麽就勇敢的向前迈进,时间久了,心中的结自然就开了。」

她扳开紧抓不放的手,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留下一脸懊悔的神宇祺。

曾经,她真的很喜欢神宇祺,曾经,她认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但那是她过於天真的想法,他是皇室神氏一族的贵族,身分何等高贵,而她只是个平民百姓,一点都不起眼,怎能匹配皇亲贵族呢?

这一世,或许他们无缘,或许他们注定兄妹相称方能见面,但那都不打紧,她只希望宇祺哥可以坦然面对人生,心无罣碍开心地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