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房的门蓦地关上,划开这片沈静。

穆祁缓步而过层层纱帐,闻到这房里已有数日不见的熟悉涎香,唇边不由浮现一抹笑意,而案前年轻的裴帝端坐着,听到脚步声逼近,手中笔楷略顿,抬眸,将来者一身傲气看入眼底。

「王兄。」

喊了一声,裴帝很快把视线转回桌上的奏折,重新提笔沾了沾墨,正欲写字,下颚却遭人猛地扬起。

毛笔喀的一声撞上纸镇,随即在白纸上滚出一道突兀的墨痕。

「听闻陛下诸日来潜心问政,不食不寝。」虎口霸道将那张略显消瘦的面孔再仰的更甚,似要让那自认平静无波的眉宇挤出一丝不悦,穆祁冷笑道:「既是勤政,陛下难道不问微臣此行又替咱们大景打下多少土地?」

裴帝双眼终是闪躲不得,只得直接迎向穆祁眼底的浓厚笑意。

彼此身为堂兄弟,又是王储嫡系血脉,那话里头一句咱们的大景土地,是张狂,也是犯上,然而裴帝却无怪罪之意,眸中刻意隐藏过情绪的浮光一闪,很快恢复沈寂。

「昭王於外开疆有功,於内安政有德,朕的大景国有昭王一人,足矣。」

这回答文不对题,却又好似将所有衍生而出的提问一言概之。

穆祁神色一凝,本是带着自傲的脸色倏地黯淡下来,他微微松开牵制住裴帝目光的手,丝毫不忌讳此举若是眼前这一国之主谴责下来怕是有九个脑袋也不够砍。

他很快在裴帝面前站定,笔直挺起背脊,修长而健壮的身躯在裴帝旁侧一站,几乎挡去裴帝身上所有的光线。

自十六岁生辰一过,穆祁便继承父亲昭王的名号,统领大景国东北封疆,大景东北富庶一片可谓是全国粮仓,然而再往北越过一条大江河分野却也是与外番相邻的界线,故此昭王领地实属大景国屏蔽。

穆祁看着眼前身子单薄的裴帝,印象里,幼时美其名入宫调养、实际上却是软禁重臣爱子的一道王令,让穆祁年少时不得不与这年纪更轻的裴帝日日相对。

当年的男童,如今也是长成,戴上皇冠,穿着龙袍,却怎地也显现不了多少王者的霸气,反倒是承袭昭王的穆祁,年年建功立业,每月的进宫述职都教朝中大臣诧异於穆祁几欲功高震主的态度。

「入京途中,听国子监那帮老臣又弹劾微臣了。」穆祁是笑着说的,双目与其情一般直言不讳在裴帝面上游移。

裴帝面色一红,却不知是被眼前俊朗的昭王看的还是怎样,低低道:「他们也是一心为国,朕已将误会说清,王兄就不要与他们计较了吧。」

「陛下说笑了,此间还谈不上计较二字。」突地伸手捞起裴帝颊边一缕发丝,弯腰凑进鼻尖嗅了嗅,而後轻笑道:「他们还不配。」

「是……」裴帝眸色一滞,淡笑:「王兄宏量。」

将指尖钩住的发丝细细婆娑,穆祁盯向裴帝眼底言不由衷的笑意,忽尔一句:「好了,微臣长途跋涉,实在也是倦了,陛下若无吩咐,微臣这就退下了。」

那发丝从指缝里溜下,穆祁一改方才过份亲昵的举止,恭敬地向裴帝躬身告辞,裴帝先是一愣,眼看那伟岸的身躯即将走出视野,突然喊出声来:「王兄慢着!」霍然起身,却不想为何脚下一软,上半身整个伏到了御案上。

穆祁缓缓回首,见得这幕也不诧异,虽把裴帝面上显现的一抹嫣红看尽了,仍兀自问着:「敢问陛下还有何事?」

一听那清淡的语气,裴帝心中霎时凉了半截,不敢再看那人,於是用肘子撑着桌案,勉强让自己站的挺一些,然而力不从心,只好把脸埋入两臂之间掩藏脸上的脆弱,闷声道:「没事了,去吧。」

没有声音回覆他,裴帝只听见那脚步声一步步走了开去,於是在这四下无人的书房中便乾脆放松了身体,顺着体内那既显得疲倦又肆意乱窜的诡异感受跌坐到了地面上。

心中消极地想,一国之主又如何,平日高高在上,然而在这幽室当中,还不是与寻常人一般会感到痛苦与寂寞麽?

荒唐的念头一起,裴帝便忍不住揭开脸上伪装已久的面具,嘴角浮现明显的苦涩笑意,那本不该属於他戴上的面具,却因为命运而不得不为,前朝往事,历历如绘,可是再去细想的时候偏又模糊的像团黑影,怎麽样也看不真切。

只道这当刻,身前的黑影猛然攫向了他,嵌着他腋下将人拖起,将他搂到桌面上坐着,顿时间,桌上的毛笔、奏章,甚至茶碗全都被扫了下去,裴帝愣愣盯着眼前的黑影,脑子有些发昏。

「瞧瞧陛下您这哪里还有一国之君的样子?」

「……」裴帝不语,缓缓仰起脸来,待视线在穆祁脸上聚焦,才艰涩地开口:「王兄为何……去而复返……」

穆祁邪邪一笑:「不是陛下您留微臣下来的麽?」

「朕……呜!」裴帝正想说话,然下半身的男根被穆祁用力地摸上了,忍不住叫了一声。

穆祁把身子往前一倾,把裴帝困在自己身前,摸住裴帝男根的大手毫不迟疑顺着发硬後的形状上下搓弄,「这里,直嚷着要微臣好好对待呢。」

腿间的东西被这般要命的挑逗,裴帝心中一耻,顿时想要并拢双腿,然而穆祁早似预料到了,让裴帝的两条腿只能卡在他的腰侧,使那跨下隐密的私处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敞开。

颇为强势的力度直接穿透龙袍,紧密地在裴帝的男根上包覆而且搓揉,裴帝早就按耐不住,又屡遭穆祁恶意挑弄,当下就有了想要泄元的冲动,却在这时候,穆祁停下手来,不顾那忘情的裴帝早已将两手攀在他的胳膊上,居然直接将裴帝的手腕掰起,逼那染满情慾的双眼直视他。

「该如何求,微臣早就告诉过陛下了。」

用的是敬称,语气里也是慢条斯理的恭敬,然而关键的「求」字,却宛若一条皮鞭狠狠地抽在裴帝的心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