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有些清冷的走廊上,叶玮音来到电梯前正準备要搭到顶楼的总裁办公室时,却是傻住。

电梯……维修中?!

居然哪时候不维修偏偏这种时候维修?!而且三部电梯同时都在维修是怎样?!

叶玮音都有种想死的冲动了,别开玩笑了啊,就算她有运动的习惯,爬五十层楼也不是闹着玩的好吗!

但,没办法,现在时间才八点多而已,电梯要十点才会好,她不可能站在这里一个多小时。

硬着头皮往公司内唯一的楼梯,同时也是安全梯走去。

帆布鞋踩在黑色大理石阶梯上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在这容易造成回音的楼梯中,也仍彷彿毫无一人般,是那样寂静。

叶玮音盯着楼梯,心里居然默默数起阶梯,她不知道她为什幺要数楼梯,也许是想藉此分心,排遣那令人厌恶的、过于安静的死寂所带来的不安和烦躁,也或许是单纯无聊,想要找点事来做做——尤其是她平常绝不会做的事。

但,这也给她带来不小的麻烦。

「……」走到第十三楼,右手边的门毫无预警地打开,在这绝对不算宽大的楼梯间中,叶玮音根本来不及反应。

那个开门的人显然也有些吓到了,似乎没有意识到后面居然有人。

右侧身子被门狠狠一撞,叶玮音跌坐在地上……不,严格说起来是勉强坐在地上,她差点滚下去!

开门的人是个女人,即使容貌被一副深色墨镜遮掉大半也仍能看出那惊为天人的绝世之美,不如同她的冷豔,是一种无法归类的美,就犹如神话中的维纳斯,难以将视线移离她的脸庞。

叶玮音看过的美女多不胜数,各种类型风格都有,但,没有一个人,是像这女人一样,不用任何眼神、举止或是言语便能散发出一股魅力。

那是一种足以令不管异性还是同性皆为之疯狂的魅力。

她的手上正拿着手机,而且正在通话,大概是想避开人群才会想到这里讲电话,只是没料到会有人刚好经过。

女人看着地上那个被她撞到的人,她有些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右手紧紧抓住旁边的扶手才没摔下去,掉到地上的包包有不少东西滚了出来。

打扮得很不起眼……或者说非常神秘,她很熟悉这种扮相是什幺人才会有的,绝对不是那些幕后的工作人员。

大概,是这公司的哪个明星吧。

女人心里想着,对着电话内的人简单讲了一句「等等打给你」以后,就是迅速挂断然后收起。

她走到被她撞到的叶玮音面前,伸出手轻轻扶起她,「不好意思,我没发现门后有人。」

「……没什幺。」

在女人观察叶玮音的那片刻,叶玮音同样也在看着这女人,她非常肯定确定公司绝对没有这号人物,凭这容貌、气质和身材绝对没道理是什幺没没无闻的小人物,尤其是她那举手头足间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高傲、自信和魅力,绝非小人物能拥有的。

这个女人应该不是圈内的人物,否则,她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谁。

女人扶起她后,蹲下身子为她捡起东西放入背包,而且是非常小心的一个个放入背包当中,而非随意乱塞,诚意和歉意十足。

「看看有什幺东西少了或坏了,有的话可以告诉我那东西,我会赔。」女人露出温和的一抹微笑。

叶玮音微微摇头,她不知道这是客套还是认真,因为女人的语气令人难以分辨,但,她也不认为会有什幺东西少了或坏了,她没带多少东西。

「不用了,我没什幺事,谢谢妳帮忙。」叶玮音瞥了眼自己的脚踝,「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嗯。」女人也没有多说什幺,只是笑了笑,点头。

俐落地转过身,脚踝传来剧烈的疼痛,叶玮音不禁皱起眉,她原本以为只是单纯地稍微扭伤脚踝而已,但,现在似乎不是这样……

女人站在门边看着叶玮音皱起的眉似乎在忍着什幺一步步往上走的样子,将视线慢慢移到她的脚上。

虽然无法看到裤管下的情况,但凭她走路的姿势也能猜出一二了。

「扭到了吗?」她问。

「……」叶玮音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往上走。

「即使只是一般扭伤,也不要强迫自己走路会比较好,那样对脚踝是一种巨大负担,」女人忽地跨上阶梯来到她身边,扣住她的肩膀,「更别说妳还不是那种普通的扭伤了。」才几秒就已经变成这样子,可不适合走路了。

「……」被扣住肩膀,叶玮音也没办法往上走,她默默转过身子看着女人,重複强调了三个字,「我没事。」

「有事的人通常都不会说自己有事,就跟有精神疾病的人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一样。」女人对她的强调很不以为然。

「……」

「妳先坐着,我帮妳看看。」

即使看不见女人墨镜下的双眼,也能感觉到女人眼中的认真,大有一种如果她不坐下她就不会放她走的感觉。

无奈,叶玮音转身坐在阶梯上任由女人蹲下身将鞋子脱掉并将裤管捲上。

扭伤的左脚踝出现了瘀血和肿胀,不是很严重,但和右脚踝相比算是很明显了。

「拉伤韧带了啊……」女人仅看一眼便是立刻皱起眉头,「如果妳没什幺急事的话,就暂时坐在这休息,妳的韧……」

「我有急事。」还没讲完后续的话,叶玮音便是打断女人的下文。

「……什幺急事?比妳的伤重要?」硬生生被打断下文,女人明显一愣,随后露出有点不悦的神情。

「嗯。」

「现在是电梯维修的时间,妳打算爬到几楼?妳这种情况别说爬楼梯,连走路都不适合,休息一下再去也不行?」

「……」叶玮音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她,问题怎幺这幺多?这女人是在身家调查?

「我要见总裁,有急事找他,这个理由能让我离开吗?」

口吻略带上一丝冷意,女人听见后,抬头看了眼,嘴角不禁失守,「五十楼耶,妳要爬上去?是有急到让妳不惜爬楼梯也要见到的程度?」

「这与妳无关。」

「是,这确实与我无关没错,但妳的脚伤是我造成的,这就与我有关了。」女人从口袋掏出手机,手指在上面快速打字,似乎正在传讯息给某个人的样子,「妳在这休息到电梯维修好,我去拿冰块给妳冰敷,不要偷跑!」

「……我说过我有急事!」

「然后呢?」女人很不以为然,「妳如果不处理妳的伤,即使妳见到他,妳以后又有办法工作吗?」

「……」

「请容我提醒妳,妳这个伤顶多一到两星期就会好,要是妳让它再严重一点,一个月都别想好,妳想选哪个?」

女人说的话让她不得不坐在这里休息,她说的确实非常正确,以她现在这种样子就算爬到了五十楼找到那个男人,估计也有阵子别想动了。

似乎感觉到叶玮音终于愿意乖乖坐在这休息,女人朝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我等等回来。」

看着女人离去,叶玮音默默盯着脚踝,总觉得今天不是幸运的一天……

罢了,反正自从新闻爆发后,她没有哪一天是幸运的,只是严重程度不同而已,今天大概是稍微严重一点的那种。

默默坐在楼梯上,她连手机都不想滑,或许是因为一滑开就会看见很多有关她的新闻吧,这让她几乎不想去碰触任何3C产品,一打开就会见到那些令她心情极複杂的新闻,还是别看对身心比较有益。

女人速度异常的快。

叶玮音发现自己才坐在楼梯间五分钟而已,女人居然就拿着冰敷袋、小毛巾、凳子、绷带回来了……她是去哪生出这些东西的?

对于她的疑问,女人没有解答,逕自将小凳子摆在某个阶梯上然后坐下,将她的腿抬起放到她的腿上,覆上毛巾后,将冰敷袋放上伤处。

女人一手压着冰敷袋,另一手摘下脸上的墨镜,随手塞到口袋中。

刚刚没注意,现在仔细一看,叶玮音发现这女人来头肯定不小。

女人身穿乍看之下相当普通的休闲服,偏向欧美的摩登风,但,那细緻的作工和布料都说明了它们的价值之高,以叶玮音的眼力来看,这套休闲服初估至少要三十万以上,而且还是至少!

左腕上的錶是一款样式简单又不失低调奢华的钻錶,錶面那十二颗碎钻全部都是採八心八箭切割法,且净度为FL的真钻!

身为曾经的亚洲影后,叶玮音见过的顶级首饰和珠宝绝对不少,就如同她对各种名牌的认知,所以她能看出女人的錶和墨镜价值有多高。

即使女人不张扬,但身上昂贵到普通人一辈子可能都买不起的名牌都说明了女人身分非凡。

至少,没有人能够如此轻易就能戴一支破千万的名錶。

叶玮音将视线默默上移,不意外,是个美到另人屏息的女人。

精緻的五官虽然很明显拥有东方人的特色,不过,大概是上一代或上上一代有混过血之类,轮廓比一般的东方人更为深邃,尤其是那双无时无刻彷彿有着将他人吸引进去的魔力的美丽双眼,不是完全的黑或棕,而是夹着了少许极深的蓝,很美的眼。

只是……

叶玮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似乎在哪见过这个人的样子。

有可能吗?这种如此具有魅力的女人应该不可能会忘掉,她应该没跟她见过才是,那种感觉大概只是个错觉而已。

「『我好像在哪见过妳』。」

「……?」女人突然说出这意义不明的一句,叶玮音有些困惑地看着她,但她的脸仍然没表情……虽然也看不到就是了。

「妳的双眼正在这幺说。」女人朝她露出充满电力的一笑。

「……」被看穿了?叶玮音连忙收起情绪,这是第一次有人能看出她心里在想什幺,这让她不禁产生想远离女人的想法,她讨厌靠这种能看穿人心的人太近,那样会有种秘密全都被挖出来的感觉,而她非常讨厌这种感觉,非常!

似乎是察觉到叶玮音的些许不悦,女人只是笑笑便不再多说什幺,不过,其实她的心里有些小小讶异。

有些意外,以自己的知名度,居然有人会不知道她是谁。

嗯,或许是她太低调了,毕竟世界上只闻其名不知其人还是有不少,这个人可能就是其中之一,能有那种好像似曾相识的感觉已经不错了。

既然对方不知道她是谁那也无所谓,她一点都不介意当个没名字的陌生过客。

女人始终保持着微笑,静静压着叶玮音的脚伤,但,她没有料到,一小时多以后,她们居然会再次见面。

更没有料到,她们的命运从这一刻开始,居然会紧紧缠绕到两人都没想到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