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伟泽借我们一点钱好吗」一个头髮弄得过分夸张,手还叼着菸的高中男生,痞痞的看着眼前白白净净有着过份好看皮囊的人

「可是...」纪伟泽有点吞吞吐吐的看着他们

「欸拜託我们可是兄弟不是吗?」其中一个人轻笑着说着

平常的他一定会借钱给他们,只因为把他们认定为兄弟

而他自己不知道兄弟的定义是甚幺,因为身边人都是为了攀权而找上自己

只有他们用跟那些人不同的态度跟我说话

但,总觉得兄弟不是这样子的

还是我多‧心‧了?

眼看纪伟泽没发言,他们互相对看不约而同的想着「可不能把大鱼放走」

「阿伟泽不然放学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阿」其中一个装作很好的样子勾着纪伟泽

「诶?」纪伟泽惊讶的看着他们,因为从来都没有邀请过他

「那就当作你答应啰」

但我很后‧悔

如果那时候看清时,所有的事也不会发生

那场车祸更不可能出现

「伟泽...抱歉,你...你就待在着别跑..」头上已经留着血的自己,在马路中央

就这样看着他们跑走,一瞬间就那一瞬间认清的所有事

紧接着一台大卡车就这样的越来越近,「碰」

/

「不!」

而在梦中的他瞬间惊醒,满身都是大汗,大力的喘息着

「对,这一切都是梦」他不停的告诉自己

但这个梦却已经折腾他不知数年

他尝试着去看医生,但只要认真回想,全身都会无力想吐

久了也不想尝试,但换来了是没有一觉是好眠

也只能靠工作转移注意力

或许哪天自己就能从中释怀

『或‧许‧吧』

/

纪伟泽打理好自己,没有任何表情的进公司

完全看不出早上他脆弱的样子

但却也看不透他

一路上公司的员工们各各喊着「总裁好」

而他也只是点点头

不是他不想开口

而是久了不知道怎幺跟一般人说话

也只能跟着自己有五年的祕书

正常一些对话

而家人

则是没有脸面对他们

自己原地打转到底有多久?

△△△△△△△△△

先来短短的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