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现在就要去试婚纱吗?」刚晨跑回来的千玺还有心晨两人看到芊雨正準备出门,千玺便问了

「是啊,现在先去帮彭家两兄弟试婚礼服装,吃完饭后下午就去拍婚纱照,你们要来吗?」

「不了,我下午有点事,千玺要陪我去。」

「还能有什幺事啊?事情竟然比你要结婚的朋友还重要。」张宇杰搭着芊雨的肩说着

「我就有工作嘛,这次的工作很重要,关係到我的未来,而且你们拍婚纱照找我干嘛?这样只会抢了新娘助理的工作。」

「呿,不来就不来,才不希罕。走吧,宇杰。」

「欸,芊雨,真的要我当伴娘啊?你没开玩笑吧?」被压制在化妆桌前的彭少翔哀怨地问着

「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的吗?」

「欸,你们那个假髮不要用黄色的啦,是婚礼欸,用黑色或褐色就好了,在拿几顶试试。」

「芊雨,上次我只是开个玩笑的,你还真的要他换女装啊?」张宇杰小声的在芊雨耳旁说着

「只要你敢说,我就敢做。」

彭少翔,你就原谅我吧!

希望你不要怨恨我,别让你祖宗十八代都找上门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

「彭少翔,你哥呢?」

「他先去挑西装了。」

「喔,那好,差不多了,你可以先去换几件裙子了,我都放在那个沙发上,去吧。」

过了不久,彭政翔走了出来,「我弟呢?我的衣服好看吧?很帅齁!」

「就算好看也没用啊,要先让女伴换好你要搭配他的。」

「呿,彭少翔你好了没啦?慢吞吞的!」彭政翔不耐烦的朝试衣间吼着

「我不要出去啦,很奇怪欸,我可不可以换掉啊?」

「齁,害臊什幺啊?你……哇!」话还没说完,彭政翔就将帘子拉开,里头出现了一个好似洋娃娃的美人儿

这、这真的是彭少翔吗?

妈的,根本就比女生还好看啊!

「哇!这还是个男生吗?极品啊!你当男生太可惜了,刚好这件也很配学长身上的西装,很好。」

「可是……弟弟呀,你前方好像有点平欸,要不要塞个小笼包?平平的很奇怪啊。」彭政翔嘲笑着,「等等,我先拍个照,留作纪念。」

「好了,别玩了,把衣服换掉吧,我们一起去吃个饭!」

「彭少翔,你等等就拿件西装吧,让你当伴娘我还真于心不忍,不好意思啊一直命令你。」

和彭家两兄弟道别后,小俩口一同到了约定的摄影公司。

「好期待喔,等一下要穿好多好多的婚纱,这样会不会很麻烦啊?不知道摄影师是不是特专业的。」芊雨的眸里尽是紧张、期待

「你们好,帮你们拍照的摄影团队正準备着,请你们稍等一下,谢谢。」接待员客气的说着,过了没多久一群人带着大包小包走出店里,他们将设备一一放置后,某位散发成熟气息的女子走了过来

「你们好,今天我是负责帮忙你们两位拍摄外景婚纱照的,叫我Manda就好,等一下先拍棚内的照片,由我的徒弟帮你们拍摄哦。」她和善地笑着

「徒弟啊?那……会不会拍不好啊?」芊雨担心着

「小姐你就放心好了,我这位徒弟拍照技术特别的好,所以我才让他拍摄你们这次棚内的婚纱照。Lee,来一下。」       

「是,等我一下。」

这声音怎幺感觉这幺熟悉?

「芊雨,你不觉得这声音很熟悉吗?」

「废话,不用你讲我也觉得很熟悉。」

「老师,有什幺事吗?里面已经差不多了,就等新人换衣服了。」徒弟边走边说着

「李心晨?」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语气里带点疑惑

「……所以是你们要来拍照喔?」

「你们认识吗?那我就不介绍了。Amy,带他们去换服装。」

换完衣服后,芊雨和宇杰走了出来,看见心晨在调相机,千玺则在一旁看着。

我刚刚怎幺都没看到千玺?

「心晨,可以了。」

「噢,好,你们先在那个棚里,你们可以做出一些自然的姿势。」她指引着小俩口,随后喊着:「来!準备!」所有人动作迅速,是如此的熟练,芊雨他们也摆起了动作

拍完了棚内的照片,约莫过了十几分钟。

「心晨,拍的不错嘛,原来你说的实习,说的工作就是拍婚纱照啊?」

「不是的,是因为老师她是专业摄影师,所以这家公司就请她来担任婚纱摄影。然后老师她要我来拍拍看,实习就是找老师学摄影,就这样。」心晨一脸认真的说着,随后继续和其他人讨论着照片的事

「芊雨,你不觉得她这幺认真乱奇怪的吗?」

「我也这幺觉得,她那幺专注摄影,难怪会把摄影当做真实工作来实习。」

「她之后可能是个专业级的摄影师,可能还红透半边天,所有人都找他拍照。」

「喔,那也不关我的事。」

就这样,婚纱照拍到了晚上七、八点多,才终于宣告结束。

「哎呀,今天好累啊?衣服换了那幺多套,不过拍出来的照片都很好看,我很喜欢!」

「欸,这里面的东西给你们做纪念。」心晨丢了一个随身碟给张宇杰

「东西不好好拿干嘛用丢的啊?还丢我的宇杰。」芊雨不满地扫视着她

「我不想过去刺破你们的粉红泡泡。张宇杰我丢了他会接住,哪像妳都傻傻坐在那被K到,你觉得我要丢给谁?」心晨翻了一个大白眼

「喔,也对。」芊雨点点头

「对了,过几个礼拜我和王源跟小凯要搬去其他地方了。」千玺跟他们提及了这件事

「会不会很远啊?」

「公司跟我们说到了当天就会知道,反正在哪不重要,只要你们有什幺事就打电话叫我们来就好。」

「好吧,那就这样吧。我好累,先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