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处于高雄的两人在爱河附近逛逛后,準备发车回家,少翔上车前芊雨便对着他说:「彭少翔,今天谢谢你带我来这里,到这里就好了,你先回去吧!」芊雨莞尔的笑着

「那你呢?我载妳回去吧?妳没车,而且我记得妳是个超级路癡。」彭少翔半开玩笑的说着,当然,得到的是一记白眼

「彭少翔!你讲这是什幺话?我只是要你先回去而已,难得来高雄,我要去逛逛。」

「那妳要不要叫心晨一起来啊?我不放心妳一个人。」

「不了,我不想麻烦她,她除了要打报告还要去公司实习,别找她麻烦了!再说,她现在在新竹欸,等她来要等到几点啊?先生,你真的有病。」芊雨鄙视的说着,「好啦!你放心,快回去吧,天都快黑了呢,我一个人可以的!」说完,芊雨转身就走了,彭少翔也发动了车子离开高雄

罗芊雨自己一个人搭了计程车到一间饭店,浑然不知有台车在身后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张宇杰,罗芊雨现在在高雄的盛夏饭店,房号是xxx-xx,快来找她吧!祝你们成功复合。』彭少翔传了讯息给张宇杰

「这间饭店的房间还不错嘛!蛮有格调的!」芊雨打量着房间的摆设,满意的点点头,「累了一天,我看我先洗澡吧!洗完再吃晚饭。」

「我都离开了一整天,不知道心晨会不会担心…」吃完晚饭时芊雨握着手机,「打给她好了!」

「喂,心晨,你在忙吗?」芊雨高兴的问着

『……』电话那头只是安静不回应

「喂,心晨,你在吗?怎幺不说话啊?」芊雨正感到奇怪,突然听到心晨在跟一个人说话,不,是起争执

『千玺,为什幺那个女的要对你纠缠不清?明明说了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还要拼命的找你,她以为只要这样我就会和你分手,然后你就会找她吗?』

『心晨,我当然不会这幺做,不然我找保镳让他护着我,让她离我远一点,好吗?别生气了好不好?』听到这里,芊雨忍不住眼眶泛泪,心里不断责怪自己为什幺要对张宇杰这幺无理取闹。

我本来就是希望他的温柔只属于我一个人,没办法接受他对其他女生好,每个女生都是这样希望的,可不是吗?在爱情里谁不是自私的?

正处于呆滞的罗芊雨不知道其实那通电话的内容其实是易烊千玺跟李心晨安排的,他们的目的只是想要芊雨好好的想一想,静下心听听男方的解释。

『叮咚叮咚—』

「哪位?」芊雨惦起脚看看门上的猫眼,看见了极为熟悉的身影,她先将门开锁,再开个小缝露出半张脸

「张宇杰,你怎幺知道我在这里?彭少翔跟你讲的还是你跟蹤?」芊雨冷冷的望着他

「先别管我怎幺知道的,芊雨,我们谈谈,好吗?」宇杰温柔的说着

「我们之间没什幺好谈的,张宇杰,你走吧!」芊雨準备将门关上时,张宇杰突然将脚卡在那渺小的门缝里

「你就好好听我说,好吗?」宇杰低声恳求着,眼神里透漏出一丝不安、祈求,芊雨也软下心开门準备听他怎幺解释

「其实,那天我不知道会遇到周蒨,她一看到我就跑过来抱着我,当时我也吓到了,我告诉她浏海乱了,她却抓着我的手弄,我也扯开了,她告诉我眼睛进沙了要我帮她吹,我也很不愿意,是她硬逼的。芊,我跟她真的没什幺……」

「你可以告诉她你们只是『以前』的同班同学而已,你压根没有义务要帮她做这些事,还是你根本不在意?然后就任由她和你做这些暧昧不明的事?张宇杰,我受够了!你对其他女生太温柔这点,让我非常的不爽,如果你觉得我太过于强求你,不好意思,我罗芊雨就是非常的自私,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你所有的温柔以及笑容就该只属于我一、个、人。」芊雨停顿了一下便继续说下去,「反正现在你已经不属于我了,你要去哪里拈花惹草我都不会有意见。好了,没事的话你就回去吧!」

「……芊,你这是什幺意思?」宇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说着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不懂吗?张宇杰,你已经不属于我了,你走吧……唔……」刚说完,芊雨的嘴就被宇杰的嘴给堵住了

芊雨奋力反抗着,「张宇杰,你干什幺?」

「芊雨,既然你答应要和我在一起,也答应要和我守护誓约,你就不能反悔,我做了让你难过的事,我跟妳道歉,我只希望你不要离开我,我不想在失去你一次了。芊雨,你还记得相框里的照片吗?那是我们交往后第一张合照,你在上面写的话,你都不记得了吗?你写,不管怎样我们都不提分手的啊……你怎幺可以不守信用……芊,我们和好,好不好?」

芊雨低头咽呜着,「宇杰…对不起…」尔后,她仰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睛,接着惦起脚对上了宇杰的唇,浅浅的吻着,「宇杰……那天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只是逞一时之快,不是真心的……要你走,我真的做不到,我没有那个勇气去面对,也无法接受你成为其他人的男朋友。对不起,我真的很对不起你……」芊雨哭了出来,宇杰先是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再低头吻住她,且加重力道的吻着,芊雨也回应着他的吻。

这天晚上,芊雨就在宇杰的怀里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