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

「芊雨,我们该谈谈了。」心晨看了一下前座,司机便识相的把隔音玻璃升起来

「你喜欢王源吗?」心晨勾唇道

「不喜欢的话怎幺会跟他交往呢?」芊雨讥笑

「芊雨,曾几何时,你也会这样笑了。」心晨神色複杂的望着芊雨,「你要知道,有些在一起的情侣,不是双方之间都没感情,就是其中一方根本不喜欢对方。我说的对吧,罗芊雨?」

「是,你说的是。」芊雨面无表情的看着心晨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幺还要跟王源交往?你明明就不爱他啊!」

「因为我不想伤害他。」芊雨眼神黯淡起来

「难道你这样怀着根本不喜欢他的心跟王源交往就不会伤害他吗?这样只会伤他伤的更重而已!罗芊雨,你到底是用什幺心态去答应他的?」心晨激动的大吼

「李心晨,」芊雨一顿,「我喜欢王源,很喜欢很喜欢,可是呢,我对他没有下一步的感情了。你懂了吗?」

「意思就是…你绝对不会喜欢上他,对不对?」心晨抖着身体,问出她最害怕听到的事实

「对。」芊雨淡然应答

「为什幺…为什幺……?他对妳不够好吗?他到底哪里得罪妳了?」

「心晨,这不是他对我好不好的问题,他也没有得罪我,并不是对我好的人我都必须喜欢。是,他很好,好到让我非常卑微。他明明就知道我依旧挂念着彭少翔,他还若无其事的跟我告白,他深信我有一天一定会释怀,我也相信有一天我会爱上他,可是他妈的我却没有释怀,也没有爱上他啊!他痛苦,我也痛苦,我的心只有一个,没办法容下两个人!」芊雨吼到眼泪都流了下来

「彭少翔…又是彭少翔!你他妈他伤你伤那幺深你还挂念着他?罗芊雨你真的是有病!」心晨也哽咽了起来

「对,我就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轻!为什幺彭少翔把我伤得遍体鳞伤,我还持续挂念他?因为我他妈的爱他爱的要死啊!李心晨,妳口口声声说要替我分担烦恼,那为什幺,又要增加我的痛苦,掀开我的伤疤,还要在伤口上撒盐呢?你总是希望事情往好的结果发展,却没留意过我真正想要的是什幺,我爱的是彭少翔,是彭少翔,不是王源!」芊雨崩溃痛哭

「啪」一声,芊雨左脸上印了一个掌印

「罗芊雨,你够了没?你还要讲到什幺时候?你跟彭少翔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式是王源,是王源!你往前看看好不好,不要在往后看了!你别再依恋彭少翔了,算我拜託你,芊雨!」心晨的手因红肿关係导致有些灼热、疼痛

「我也很想、我也很想啊。只是李心晨,你叫我如何带着破碎的心去接受其他人?到头来受伤的永远会是他们自己,你懂吗?所以我只好尽我所能让他们不要喜欢上我!」

「问题是,王源已经喜欢上你了啊…」心晨苦笑

「是啊,他已经喜欢上我了,该怎幺办呢?这场游戏,有一方一定会输的彻底,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最好的办法,就是我爱上他。」芊雨苦笑,「只是,这是不可能的。」这句话好似说给自己听、又好像说给心晨听

「芊雨,无论如何,请你一定要继续跟他走下去,无论结果是好是坏。」心晨坚定的看着芊雨

「如果说,我不想呢?」芊雨轻笑

「罗芊雨!你不要逼我叫张宇杰回来带妳离开台湾!」心晨眼睛布满血丝,用着令人胆颤心惊的语气说话,只是,罗芊雨才不吃这套。

「不用你说,我也想叫宇杰带我走,」芊雨往窗外看,「带我离开这个伤心地。」

「……那你为什幺不走?」

「因为,」芊雨一顿,尔后便冷笑起来,「王源跟妳都在这呀,你们都需要我的,可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