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也神奇,入学这半年来她几乎没在校园里碰过宋殷,以为既然念的同一所学校,见面必不是难事,殊不知C大依山傍水,校园原来那幺大,从校门口到后门停车场就佔了一整座山脚,而且隔壁什幺没有,荒地特别多,站在校内平地处朝外看去,所见之处都布满了大片大片的芒草海。

他们俩念的学院不一样,系馆距离甚远,男女生宿舍更是一西一东,除了学生餐厅,论他们可能的去处就有着性质上的差异。

她也想过,也许要在那幺大一个地方碰见根本就不是什幺简单的事。

晚上回到宿舍,徐佳容提着另一大袋子的东西去对面寝交给方念,陈子玄自个儿先回到房间。

关上房门时,正巧接到了许华的来电,来势汹汹地提醒她週六要一起场勘的事。

那边才说完这边就噤声了。

许华呵呵两声,冷声道:「妳肯定又忘了是吧。」

陈子玄可以想像对方正隔着话筒敛目瞪她,心里有点害怕又觉得有点好笑。

「……我现在去订。」她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将出门前忘在桌上的鲜乳收进厨房的小冰箱,再拿出一支宝特瓶摆一边。

许华嘱咐她要买一早的票,订好了再通知一声,她要知道时间。

陈子玄应诺,挂上电话,把方才买的东西一一收进柜子冰箱,喝了几口刚退冰的番茄汁,又打开笔电準备订票时,她才猛然想起,糟啊,遥远那方还有一个宋大爷。

**

毕业后的第一次同学会,日期定在寒假头二週,再过一週才是除夕,不过基于方便,陈子玄打算活动结束后便直接回家过年,所以週六前去搭车时,她背了另一个比平时稍大一点的帆布袋子。

方念对她不背后背包表示无法理解,因为袋子轻薄又不带拉鍊,陈子玄倒觉得这样拿东西很方便,不像后背包那样麻烦,她那幺懒,怎幺不喜欢,就是辛苦点笔电得另外提着。

袋子里除了随身物品还装了几套轻便衣物,在和许华处理完筹备和善后的所有工作以前,她暂时会先住在许家。

从前在高中时候养成的许多习惯她一直沿袭到现在,例如早到,不过既不会造成太大的不便,那就没有改掉的必要,至少她是那幺认为的。

冬天的早上寒气冷冽,又特别是在C大这样的荒郊野外,还有十余分钟才到约定的时间,天空一片白茫太阳像是还没出来。

陈子玄悄悄出了宿舍,由坡上望下去整条路上只有她一个人,她沿着斜坡路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不过多久便看见大校门旁那株老梅花树,远看枝枒上似乎还残留着几片素白花瓣。

随着马路的坡度她有些蹦跳地走着,一会儿便见宋殷立在树下,肩上背了个黑色的后背包。她从前就觉得宋殷是个当模特的料,可惜高中那时还太矮,现在身高足了,气质不变,要是上了男性杂誌就是台版的坂口健太郎,不过个性要再冷一点。要是只形容他本身给人的感觉,那话是这幺说的吧,所谓玉树临风。

她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七点半,发车时间是八点二十,他也早到了。

早起早到是他们各自多年养成的习惯,就像高二开学第二天,她按惯例早起到校,然后在空蕩的教室裏看见静静坐在窗户旁的他那样。喔,还有方兆洋。

说到方兆洋,那就要特别分成一段来说了。

如果说十一班是颗星球,而宋殷是B311的卫星──身心思绪经常脱离群体人不知到哪干嘛去了的那种,那方兆洋就是时时刻刻保护着B311的行星环,是个和宋殷相比更加能够被看见的存在。

也因为方兆洋长得挺眉清目秀,个性挺温文儒雅,看上去好像特别有担当,以上台领奖时一字排开可以让十一班的门面最好看为由,他在开学第一天就被大家拱出来当班长。后来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个资质不错的,不管在脸上或是脑子上,除了天生自带领袖魅力,成绩也是贼好贼好的。鑒于干部职位被他做得有声有色,班上没人有把握能干得比他好,也不想把他换掉,于是班长这个位子他一直连选连任到了毕业。

二年级开始,班上会早到的只有她和宋殷,到了下学期才突然多了一个方兆洋,自此她和方兆洋总会轮流二三名,不过头一个到的永远是宋殷,从来没有例外。

如果没有方兆洋,她和宋殷估计会继续各据教室一角,继续静静地做自个儿的事,直到毕业都没有交集;他们会好,就好在方兆洋当了那个起头的,总是百无聊赖地找他们俩搭话。

明明可以待在群体中心,却老是拉着宋殷来找她和许华一起搞边,由于这四个人聚集一起边能量太过强大,方兆洋常常淹没其中,从此以后班上的中心团体再也不完整,大家都变得平等。不管对班级或是对陈子玄来说,这都是个巨大的转折。

方兆洋是颗带有光环的大棋子,主导着班上的走向,她庆幸在本质上他也算是个善良的,从没有在班上仗势欺人,起初还有些排斥的那些亮丽光环,渐渐地也变得可以被接受,于焉,四个人就这幺一直好到了现在。

相处时间多了,陈子玄才发现,其实方兆洋等级比她更高。这里指的是闷骚方面。

怎幺个高级法?他在班级面前是话少且不苟言笑,平时就挂着那副好皮相招摇撞骗,和他们一道时才露出本性,可是这股反差和乍看之下的正经搭着却又有几分协调,姑且就称之为潇洒不羁,陈子玄嗤之以鼻。

事实上的方兆洋就是一个闷骚,一个超级大闷骚,闷骚界的翘楚。由于情节比她更严重又是刻意行为,陈子玄替他正名,更精确一点的说法,其实就叫腹黑,连心都是黑的那种。

昨晚回到宿舍是八点左右,陈子玄觉得夜路走多了会撞到鬼这句话真是不假,老天有心,特地把她撞鬼的扣打保留到今天早上。

走到距离宋殷五步之遥处,她便看见方兆洋背着背包从警卫室后边走了出来,把她吓得差点忘记他们仨原本就进了同一所学校。当然方兆洋的录取分数更高。

「不要那样看我,我知道妳很久没见到我,虽然我长得挺耐看,可也禁不起妳这样的视线摧残。」哇哇哇,久违的方兆洋式欠揍,陈子玄一点也不想念。

她学许华那样呵呵两声,冷声问道:「你在这里做什幺?」

方兆洋比了比自己,又回头看看警卫室,含蓄笑道:「我来借厕所的。」

他最好今后有内急都来这里借马桶!还不累死你!!陈子玄大有吐他一脸口水之势。

宋殷站在一边,这样的场面以前常常发生,他见过不少,可是这回不等陈子玄接着,他插话了:「走吧,接驳公车到了。」

说完,便从后用手指倒勾住陈子玄袋子的背带,拖着她往校门外的站牌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