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泰少是个各方面潜力无穷的男人,她不会怀疑这一点,毕竟这个男人的很多成就已经超出她需要担心的範围之内了,有了这个认知,孙晏晏观察尹泰少的方式变了,变了什幺方是不重要,总之尹泰少很悠哉、很淡定、不慌不忙根本不像接了一部网路剧的感觉,他每天生活作息照旧,上课、研讨、外拍,还能空出一些时间出去找哥们在路边喝酒,更别说照顾她的重责大任,一天都没有落掉过。

两个礼拜后尹泰少就往北京飞了,她原本想着那一个半月她肯定一个人无聊死,周末在家却发现从顾岸的工作室发了一封讯息给她,请她到《大爱情小爱情》的片场实习,这也算是和星锐艺大的教学合作,能抵学分的,几番思量这样的学习机会实在很难得,先不论自己怎幺被选上的还有那些重生以前的恩恩怨怨,她和尹泰少讨论过后得到他的同意,很快的下午便回复到他们的人力资源部,约好星期一到顾岸工作室洽谈细节。

这次她没碰到穆烟,整个过程让她很轻鬆自在,和她共同实习的学生总共有六名,几个人结束教学合作的申请后纷纷离开。

孙晏晏收拾得慢了一些,居然有幸先比其他人更早看见刚出炉的定装照。

女主角林楠饰演的黎凌是历经沧桑的pub公关,妩媚是她的伪装也是赖以生存的必要形象,男主角是由歌手转战影坛的爵宇,饰演的贺白是女主角高中时的初恋,十年转眼就过,他已经建筑公司的红牌建筑师,气宇轩昂、挺拔而坚毅,两位主角的定装照能感觉得出来和原作里的人物设定形象非常相符,林楠的眼神够魅,含着很多饱满的情绪,而爵宇就比较像本色演出,他本人比较温润一些,但定装照看起来比较高冷和孤傲。

「这是男二的定装,顾导看上的新人,也是你们星锐的学生。」顾岸的助理笑着将另一组定装照的了过去,语带欣赏道。

孙晏晏点了点头接过,「看来是学长吧,又是个演艺人才吗?」

「今年大二的,确实很有实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狂傲不羁的精緻脸蛋,邪魅的勾唇一笑向是对自己糜烂生活的讽刺,眼神冰冷中带着对世界的戒备和自我防卫,可他又像初冬的雪花片,剔透又脆弱迷网的少年。

一张定装照令她怔的无法做出反应,她不会不认识、怎幺会不认识?

安德。

可能惊吓的情绪成分占的更多一些,一股酸麻的感觉从骨子里沿着血脉传到四肢,这种大戏的选角怎幺可能是临时选定的,肯定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和顾岸接线和连繫了,而他们六个几乎是每天相处,安德也照常的嘻嘻哈哈和所有人玩闹,没有任何徵兆、没有提前告诉任何人,她感到的不适并不是被好友隐瞒的那种气愤感,而是觉得这个人的深藏不露根本不似眼前那样简单、开朗而自在轻鬆。

隔天角色定夺、开机时间的消息公布是由顾岸这边放出去的,安德前脚都还没踏进教室就被教授叫走了。

整个消息炸了她们六个人整整一天,一堆人到教室问安德的事情,只是她们都不清楚又怎幺能代替安德发言?

「萱萱,妳昨天就知道了?」007难得语气没带半点笑意,也没有情绪起伏的问道,不是生气,就是不解为什幺被自己兄弟隐瞒得不被信任感。

「昨天定装照在我们签完实习条约后出来的,我也很惊讶,安德之前也没跟我提过。」

小咪也摇头,孙晏晏知道在场最失落的莫过于小咪了。

他们平时就很贴近,即使撇除男女情爱,那也应该是友好之外更友好的情谊,但她却也一概不知。

安德在最后一堂课前传了封讯息到黄方凯的手机:对不起没先告诉你们。

没有下文了,文字很认真,但彷彿传讯息来的人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安德一样,行方凯拨了电话过去,机械的女声公式化的转进了语音信箱。

小咪的难过很张扬,漂亮的小脸乌云密布,孙晏晏陪她又等了半天也没有看见安德出现。

夕阳的残霞接近要和地面缝成一线,学校的人影都散去了,路灯在天地融进墨色之前都亮了起来,模糊的白光孤独冷清的晕开成为一个又一个交叠的圆圈,玩起了几何图形。

她们坐在草皮前的长椅,一言不发的吹着冷空气,没人急着开口。

「我认识他以来都觉得他的心事的多,藏得很深。」

小咪口吻很平淡,没什幺起伏,只是眼里参杂着複杂的情绪还有难过。

那是安德难得喝醉而且失态的一次,他说过自己是只菸,但点燃他的人毫不自知,他只能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燃尽的那一天。

那样的话再也没听他说过第二次,然后她才知道,最喜欢和她拌嘴、笑得最疯的安德,才是拥有最病态的孤独和伤口。

「很多事不是不讲,而是没有那个机会开口,当然也有可能他正在消化、正在遗忘,所以故意不说的。」见她没反应,孙晏晏想了想又道:「小咪,妳只是不习惯而已,并不是在怪罪他。」

她没有在怪罪安德,连孙晏晏都知道的,她只是失落,还有……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这样的毒舌模式相处,大家之间就不会有沉重,我突然觉得这个想法很幼稚。」

她说:「他把这样的相处切开了一个洞,我才看出他比起我们的成熟,这让我无所适从,也不知道明天、后天或者更之后我能不能照例的嘴砲他,毫无芥蒂的和他相处,用着同样的模式继续下去。」

还有的,是觉得疏离……吧?

「安德还是安德,就算换了张脸皮他依旧会是他,不会变的,小咪对他有信心一点,他做了甚幺决定也不会影响我们友情的维持。」孙晏晏深深的凝视小咪片刻:「如果今天是方凯或者007,妳也是一样的反应吗?」

她征了征然后摇头:「我没想过。」

孙晏晏没有再戳破她那份早就变质的心思,她和安德本来就站在不一样的平行线上,超越友情的过分投入却不同等于安德的心思,想要维持平衡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自己对安德只是同学之间的交情,再进一步只会破坏平衡。

久而久之她就会遗忘心跳的加速不是因为六个人的相处气氛热络而是因喜欢上一个人那样的纯粹,她为她撕开伪装的一角,有没有勇气去面对胸口浮动的情感和自己流露出的情愫也只能由她自己决定,但如果她想继续装无知那自己再多说都是没用的。

妳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安德装做开朗幼稚又毫无心事、小咪装做嘴贱毒舌又毫不介意,这些扯开来说都显得太没必要又咄咄逼人了。

小咪上了公车,摇摇晃晃得离开了孙晏晏的视线。尹泰少传讯息给她让她不要自己走夜路回家,他开车出门接她。

夜色寂凉,车子平稳的上了高架桥,来车不多,整条路都显得格外安静,行车经过一盏一盏昏黄的路灯视线里的光束忽明忽暗,尹泰少见她不说话,也没有去打扰她的心情,就开电台播放音乐,不让车子里的沉默压迫得更厉害。

「小咪不敢贪婪,因为再多一点都是安德给不起的。」很久她才吐出这幺一句话。

「她不去试又怎幺知道安德不会给?」

「泰少,我觉得爱情很珍贵就像一碗泉水,它灌溉不了整片沙漠,抱太大的期待小咪最后只会受伤。」

会不会受伤,只要回首看看自己好几年来跌跌撞撞的结果就会懂了。

只要嚐到一点甜头,人类就会更深入的想要汲取更多,而且贪得无厌,如果那样的嘴脸那幺难看,当初又何必动心、何必期待。

「Wherethereislovethereishurt.」他说,爱和伤痛并存,也是一种平衡,就像煞车的后座力一样避无可避的存在着。

「小咪不是安德要的人。」她轻声有意无意的道:「什幺才是真正的那个人?是不是不能被替代?」

「爱情就跟人一样,不是长的相似就能取代的。」

孙晏晏怔了怔,拨弄长髮的柔夷顿了一顿,双眸含上一些水气和外头的夜色一样沁凉透人。

-

哇哇哇哇我多久没那幺有良心哈哈哈哈哈2800字耶!好啦谢谢支持晏晏的朋友等收藏进入20就送上泰少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