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三十秒之前她知道踏进这个小房间会那幺衰,那幺她肯定不会跟自己过意不去。

那个左手撑着下颚,目光幽深而犀利的男人,就算化做灰她也不能认错──穆烟。

以前她住在穆烟家,曾经想过都住在一起了怎幺能够连着一个礼拜都见不到他的蹤影呢,一个台北市虽然说大不大总会遇到一些熟人,但也不会该死到连面试官都从顾岸变成穆烟吧。

小房间是顾岸的会议厅,设计简单俐落而且色调偏冷,物品的收藏和摆设都能看出低调可是前卫的品味。

会议室的白光很冷,她只觉得近来的三十秒,她快要被直射的光线冻僵了。

所以LS的副总在这里当面试官是在……?

闲闲没事吗?

她想哀嚎但绝对不会是现在,前几天自己还想着要尹泰少跟穆烟搭上线,但现在她只想闭眼前的男人远之。

什幺不钻牛角尖、退一步海阔天空、看开看淡理论全部都成狗屁了。

卧槽,她会被自己矛盾死。

一群草泥马在她心里飞快的奔腾,撞的不知道魂都飞哪了,但脸上还是露出浅浅的微笑尽量不让那些千头万绪洩漏出来。

穆烟双腿交叠,颇负意味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洋娃娃似的水嫩小脸穿的却比任何人都还的正式像个OL一样,黑色的洋装繫着好看的蝴蝶结在腰间,衬出她皮肤的白皙还有小女人味,水灵灵的大眼都是不知名的情绪在沸腾,微微垂下的长睫毛像在遮掩心绪。

「星锐艺大的?」他勾唇似笑非笑的,「我半个月前去过。」

「穆副总您好。」孙晏晏坐在他面前彷彿屁股长了刺,特别坐立难安还得装的一副没事的样子,她礼貌性的点头,轻声问好。

「你知道顾岸今天是来徵选实习生的,不是徵选艺人。」穆烟低沉又酥麻的声音又传入了她的耳里,又是一句无关面试的直述句但完全无法理解他到底想表达些什幺。

熟悉的目光不带特别的情绪等冷清的打量着孙晏晏,让她忍不住一颤,她屏住呼吸轻声道:「知道,如果想要徵选艺人就会去LS的。」

「有演戏经验?」

演戏经验?她想起高二那段时光,可惜她现在是安若萱,而不是很久很久以前那个穿着纯白制服、苏格兰裙,笑得很青涩的女孩。

「没有。」

「拍摄、剪辑、编剧、导演?」他挑了挑眉再问,语气依旧冰凉却不像是不悦,薄唇惯性的微微上勾,狭长邪魅的黑瞳也毫不避讳的直盯着孙晏晏。

「我会混音,编剧……会写一些小段子。」

穆烟轻哼一声,随意翻了翻孙晏晏的履历,毫无兴趣一般的声线毫无起伏的问道:「为什幺想来应徵?你有什幺优势让顾导会选上妳?」

孙晏晏看着穆烟那张冷峻却好看的脸全是漫不经心,那样的漫不经心的表情她看过很多次了,就像一颗石子扔进湖面一样沉重,一种苦涩和不甘从心里样开来,不喜欢自己对他而言那种可有可无的存在。

一股脑的冲动,孙晏晏带着无可挑剔的真诚用轻柔的语气,声音不大不小的笑着回答:「戏剧系的学生演戏都是专才,自然能演戏。」

美眸闪过了一丝冷进心房里的哀戚,只是穆烟没看到,他冰冷的视线指定格在轻巧银色的打火机上头,拿在右手里一下一下的玩弄着。

她吞下喉咙里酸涩到快着火的疼痛,脸上尽是张扬的笑容,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说:「我的模仿力强,顾导想要甚幺样的实习生我都可以变给他。」

穆烟身子微僵,手边的动作顿了一顿,原先敛下的双眸,缓慢抬起,黝黑深沉似黑玛瑙的眼睛锋利而冰冷的看向孙晏晏,侧耳彷彿能听到冰山一角崩落的声音,孙晏晏没见过的错愕和疼痛竟然同时出现在穆烟的眼中。

只有一瞬间,原来她还是有能力去撼动这样隐忍又心狠的男人,让他不自觉的一震。

错落的光线从窗帘的隙缝打到穆烟的身后,因为背光,半落的斜阳照在他身上怪有狼狈的感觉。

「喔?星锐人才。」他笑了两声,低沉的在孙晏晏的耳畔里迴荡,表情以和往常一样神色自若带着一贯的冷意。

他不再多言,眉头一抬,视线落在大门之上,孙晏晏看懂了,微微欠身缓步里开,娇小的身影消失在穆烟的眼前,她没有哭只是眼眶很痠麻,心底空空的,彷彿跟她想像中的重新来过差了十万八千里。

从前她看过一部电影,男主角的口头禅就是「重新来过」,那时候她不能理解为什幺影评写道可以将这四个字解读成两种意思,如今她明白了。

「重新来过」可以是两个人关係的重头,也可以是个自生活的开始,既不是前者便是后者。

穆烟维持了这个姿势已久,彷彿被冻住了,直到紧蹙的眉宇有些痠涩,他起身,硕长的影子很诚实的在光滑的地板上写满了寞落。

「安若……萱?」

-

迷:◡ヽ(`Д´)ノ┻━┻你、又、没,更、新!

K:⋯⋯⋯(撞墙)对不起社会大众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