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识课上完安德、黄方凯、007还有小咪跟孙晏晏五个人一边聊一边走的準备晃出校门口,以曦社团太忙了早就在课堂结束前先一步离开了。

「哭夭喔,别摔坏这支錶,小心哥跟你拼命!」007嚷着从安德手中拿回那块新买的手錶,他可是工作得天昏地暗、存了好几个月才买成的,看着安德那个小少爷好奇的把玩,他就像一颗心被他抓在手上等会儿摔了,可能连带着自己的心肝一起被摔的稀巴烂。

「看一下啦!潮牌錶欸,我今天身上就穿她们家的衣服借我戴一下啦!」安德说完他还将手举的特别高,笑的嘴巴都快歪了。

「国民弟弟不够又多一个系草弟弟。」小咪受不了的笑着摇头,遮住半张脸:「我要假装不认识他们。」

「小咪妳甚幺时候忍心这样对我了!」007还不忘在抢錶之余插上一句话。

「从你和安德变成一样智商程度、同类生物的时候。」孙晏晏讲完黄方凯和小咪不约而同的大笑了起来。

「妳才同类生物啦八等亲!」007一边叫着反驳,八等亲已经变成他们之间的一个共同语言了。

孙晏晏回头朝着007笑骂了一声:「去,你妹才八等亲。」

五个人也默默走向了校门口,一台外型颇为时尚的小型车缓缓驶向孙晏晏,车上的男人伸出长腿下了车,靠在车门旁似笑非笑的看着孙晏晏,但只是她自顾自的和其他人聊天根本没有发觉。

「欸欸萱萱!萱!」小咪叫了几声才把正聊的兴高采烈的孙晏晏唤了过来,手指着不远处身材高挑、带着墨镜看起来特别有型的男人,不确定的问道:「他……来找妳的?」

孙晏晏愣了一下,这男人……?

要不是凭着朝夕相处还有半张没遮住的俊脸她肯定认不出来眼前的潮男竟然是尹泰少,黑色的潮牌帽t脖子还围着时下最流行的变形虫方巾,牛仔裤几个地方已经有些刷白,脚下踩着全白的限量球鞋,简直跟她这些日子看到的尹泰少差了不知道十万八千里,「噢对……应该是。」

「卧槽,他怎幺会来?」安德叫了出声,睁大眼睛跟傻了似的重複了好几遍问句。

「甚幺他怎幺会来?你个白癡他是我哥怎幺不能来?」孙晏晏瞥了安德一眼吃惊的模样,觉得特别奇怪,心里想着尹泰少也没帅到可以让安德吃惊吧。

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该不会安德这个小小花美男看上自家哥哥吧?就这样一眼瞬间尹泰少就把这小少爷给掰弯了吧?

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时在有一股冲动把安德的眼睛摀起来,免得尹泰少被看出一个洞来。

安德几乎脱臼的下巴,让孙晏晏心中就快要证实了这样的想法,但回头看黄方凯竟然也露出差不多的表情。

「What?你们就吃惊你们的然后都不跟我解释一下吗?」她傻眼的问道。

「妳哥是网红?」

「妳哥是模特?」

她分不出是谁说的,反正四个人同时在她耳边开口。

孙晏晏感觉意外,但根本不吃惊,这世代网路和社群软体那幺发达,颜值高的男人不想红都很难,何况那幺优秀的极品,但她倒没听过尹泰少是模特,心里啧了两声才知道自己到底对自己身活周遭事物尤其是那幺亲近的人有多疏忽。

「你们惊讶甚幺啦?」她被弄得哭笑不得,「拜託,你们之中哪个不是网红?」

四只七嘴八舌的讲得又急又快,不拉不拉的根本听不懂在说些甚幺,她乾脆放弃解读,自顾自的走向倚在车门旁的尹泰少。

「萱萱。」尹泰少看孙晏晏缓缓走过来便叫了她一声,拿下墨镜露出那双乾净又温柔的眼眸,抬起头才眼带笑意的一一向安德他们问好。

「怎幺来了?」这画面有点像小学下课自家哥哥到校门口接妹妹的感觉,她终于有点明白以前为什幺学校的女生喜欢跟别人『炫哥哥』了,虚荣心简直令人膨胀的可以飞上天了。

孙晏晏问完,像是想到甚幺,偷偷的向前接近尹泰少的右耳问了一句:「是不是来接女朋友啊?那我跟我朋友先走啊。」

她笑得倩兮,水亮的大眼朝着尹泰少挤呀挤的,像是在说:哎唷没事,我懂你。

尹泰少一个失笑,修长的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接妳。」

「啊?」

「回家跟妳讲,今天妳煮饭,当作帮我庆祝庆祝。」他笑了笑,神秘得不再多说,把她引到副驾驶座旁。

「萱萱!最后一个问题。」007叫了一声,然后尴尬的朝尹泰少笑了一下,凑近她身边低下头问她:「尹泰少是妳乾哥哥吗?」

都多大了还玩乾哥哥的把戏吗?孙晏晏听到这样完全不营养的问题直接送上他一个大白眼:「你才是我乾弟弟,系草大大。」

尹泰少有听见两人的对话,闷笑了一声,帮孙晏晏开门将她送上车,自己和那几个孙晏晏的朋友挥了挥手saygoodbye。

两个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尹泰少开着车平稳的往家里开了回去。

----------------------------

我竟然忘了更晏晏(傻眼)我的脑袋果然不中看不中用哈哈哈哈哈哈好

黑街从昨天开始日更!大家有兴趣去看看唷啾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