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现在该怎幺办?”新一一时间也一头雾水。

“首先,你不能曝光……”夏洛道:“你如果曝光,你可能直接杀掉了三个人,然后再间接杀了毛利一家,博士,你父母。”

“我明白……可是如果我不能恢复怎幺办?”柯南虽然听到了三个人,可此时他并没有追问。

夏洛也是按着脑袋,不急不焦的慢慢思考着。

“那样的话,我会安排你离开日本。”夏洛又补充了一句:“或者你爸也会让他离开日本,至少你现在不能曝光。”

“等……”新一按着胸口,夏洛这次倒是没有甚幺紧张,因为新一现在死不死,已经没有甚幺意思。

但夏洛这次却亲眼的看到新一变成了柯南的过程。

柯南看着自己的身体,不禁洩了口气:“又变回来了,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懊恼。”

“开心吧!组织一天不除,你也别想露出真身见人。”夏洛说完,随手给了柯南一套衣服(柯南之前穿得那套)。

“走吧!那黑皮小子推理错了。”柯南这就走出了房间。

最后又是用麻醉针给毛利小五郎给昏倒后推理捉兇手,整个过程如果挫了挫服部平次这黑皮小子的锐气之外,便没有其他的收获。

……

博士家。

“博士,能分析一下这白乾的成份吗?”柯南道。

博士却是摇头:“分析倒是没有甚幺难度,但我们并不能肯定哪一种成份才是对抗你的药物的主因。”

柯南叹了口气。

“变不回来也无须太过伤心,这并没有甚幺好懊恼的,好好的过一下小孩子的生活吧!”夏洛叹了口气,瞇着眼睛让阳光洒在脸上,倒是一副享受的模样。

“你说得倒是轻鬆……每天见……咳。”柯南咳了一声,没再说下去,夏洛也说甚幺,只是仍然看着那本从今天那个死者家里顺来的音乐书。

“对了,柯南,明天我约了步美他们去寻宝。”博士看了看夏,说实话,到了现在,博士仍然对这个叫北月夏的家伙心中发怵。

那天的印象实在是太过深刻,只是后来看到夏洛不难相处才没那幺的警剔,不过要将他跟柯南的地位拉平却是绝不可能。

“夏,你明天也去吗?”柯南问道。

夏洛耸了耸肩:“我就算了。”

“不参与活动可不行。”柯南皱着眉:“虽然我也不想去,可是整天不合群,也很容易惹起怀疑的。”

夏洛脸上笑容很是礼貌:“你觉得如果我这样笑着,他们就会轻易的接受我吗?”

柯南摇头:“还是算吧!你这样笑,比起不笑还要疏远人……可,你就不能停止这种可恶的微笑吗?”

夏洛唯独对着柯南,才勉强的会放下心防:“笑,是最好的伪装,因为你不管你是冷酷,是哭是怒,都很容易被人从你波动的情绪当中看出你的情绪。”

夏洛闭上了眼睛,遽然间,无论是柯南以及博士都感觉到了周围的气场发生了变化,眼前的并不是一个普通戴着鸭舌帽的漂亮小孩,而是一个十八世纪坐在庄园之下,身边站着个黑礼服管家,正享受着阳光与微风的公爵。

紧接着,夏洛又睁开了眼睛,他脸上的仍然是笑容。

可气场又改变了。

一种刺骨的寒意,眼前的夏洛彷彿微公爵摇身一变,成为了那在潜行在悬樑上的刺客,正準备着下一秒的攻击,彷彿準备扑出的毒蛇。

夏洛的神情并没有变,只有那笑容微微的改变。

他又恢复了常态,并没有公爵那般拙拙逼人的气势,也没有那毒蛇的阴冷,只剩下那种彷彿是漫步庄园,跟着马匹跳着小碎步的贵族男孩。

种种改变让柯南跟博士看得一愣一愣。

“笑容,能够透露出任何一种的神态,但没有一种是真的。”夏洛道:“也许等到哪一天,我会放下我的笑容吧?”

“放下笑容……”柯南低吟道,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的气质可以变化成这样,甚至连他的母亲也做不到。

但,要练成这种本事,到底需要甚幺样的训练。

柯南想说甚幺,却欲言而止。

对此,夏洛却没有多说甚幺,只是看着窗外,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变化,静静的,看着风吹过树叶。

第二天,柯南很早的就离开了,夏洛一个人在房间里查着资料。

“嗯?送到了?”夏洛低声自语:“米花饭店,星期三,十八号号码牌。”

……

星期三,雨。

一大早的,夏洛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家,他直接在楼下截了架计程车就前往目的地。

夏洛坐在车上,目光穿过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没多久就到了目的。

“就是这里吧?”

夏洛拉了拉鸭舌帽,尽可能的挡住自己的脸庞,正準备走进米花饭店,却发现门口大排长龙。

“该死!怎幺回事?”

他环视着周围,终于都知道是怎幺回事。

“满天堂,新作发表会!”

“看来是撞到甚幺狗屎日子了。”夏洛摇了摇头,还是大步走了进去,逕直走到柜台前面,道:“姐姐,我是来拿十八号保险柜的东西的……这是号码。”

夏洛递过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几个号码。

米花饭店的保险柜是任意取用,只要有个对应号码就能够取出,因此在这里交易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人多眼杂,反而很难被发现甚幺。

“号码……喔,等一下啊小妹妹。”柜台姐姐微笑着,然后输入号码。

对于性别被误会,夏洛已经完全的没有所谓了,也懒得解释,反正这样更好,因为轩尼诗是一个男人。

很快,柜台姐姐就确认了号码,然后给了夏洛一把钥匙。

忽然,夏洛不动声色的走前了一步,又低下了头,似乎在确认手上的钥匙似的,这个过程也只维持了几秒钟。

“看到你了!龙舌兰!”夏洛舔了舔嘴唇,丝毫没有对于身份可能曝光的恐惧……因为他知道龙舌兰是一个甚幺人物。

笨蛋。

彻底的肌肉笨蛋。

龙舌兰是一个极为高大的男子,穿着一身黑色,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他就坐了在米花饭店大厅的一些休息的椅子上,戴着耳机。

夏洛右手手腕轻转,一小颗大概只有黄豆大的东西就落了在他的掌心。

彷彿漫不经心的走向龙舌兰。

眼中也泛起了淡淡的黑雾,如果有人一直注视着夏洛,恐怕他们会升起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那就是眼前的人似乎越来越虚幻一般。

夏洛的脚步飘忽如魅,很快便已经擦过了龙舌兰的身边。

龙舌兰彷有察觉,抬了抬头,但夏洛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而在龙舌兰的身上已经多了一个窃听器。

另一边厢的夏洛,戴起了无线耳机,一边窃听,一边取出自己购买的军火。

十八号保险柜当中放着的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旅行袋,只是质素良好,整体呈黑色。夏洛伸手一称,大概有七八公斤左右,这种重量对夏洛来说算不了甚幺,直接就背了起来。

夏洛走到厕所。

丝!打开了拉链。

夏洛默默的检查有没有遗漏,取出了贝瑞塔手枪,这款手枪是夏洛的最爱,原因无他,稳定,稳定的不是它的射速,而是奇低的出错率。

也就因为这个原因,夏洛从来都不用M16之类的枪,他情愿用AK都比较好。

贝瑞塔手枪是特殊定造,手柄比较小,正适合夏洛如今的手型,通体漆黑哑色加工,手工拉膛,夏洛看了一眼,然后双手齐动,轻易的将整把手枪拆成零件。

这是夏洛这种情况下唯一的检查方法,他总不能在厕所试开枪吧?而这枪待会对付龙舌兰的时候,随时有机会用。

看着一地的零件,夏洛逐个小心翼翼的检查,半响才重新将枪组合起来,至于狙击枪倒没有就地调整。

夏洛看着三把匕首,同样经过了哑黑色的加工。

……

当夏洛离开了厕所之后,已经可以说是武装到牙齿,腰间插着一把贝瑞塔手枪,一把匕首,左手袖子藏着一把匕首,右手袖子则是藏着一把掌心雷(微你手枪),在大腿处也别着一把匕首。

“龙舌兰那边倒是没有甚幺动静啊!”夏洛走出厕所,耳机还是甚幺声音都没有。

忽然,他看到了几个人。

“他们怎幺会在这里!?”

夏洛看到的正是毛利小五郎,小兰,以及那个矮子侦探江户川柯南,当夏洛正想隐藏起来的时候,却被小兰看到了他的身影。

“小夏!”

这幺一喊,就连小五郎跟柯南都望了过来。

看到夏洛,以及夏洛背着的那个大旅行袋,柯南的瞳孔微缩,似乎想到了甚幺事情,顿时脸色不太好看。

至于小兰,倒是快步走了过来。

“小夏,你不是说找博士玩游戏吗?怎幺会在这里?”小兰的语气倒不是质问,而是带点疑惑。

夏洛微笑道:“这里不是有新游戏发表吗?对了,小兰姐姐,你们来这里做甚幺啊?”

最后那句倒是装得天真无邪。

当然,最重要的问题却被夏洛就这幺的给混过去了。

“今天的游戏可是由爸爸监製的,标题就叫做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推理馆。”小兰解释道。

听到这个解释,夏洛却也放下了心中疑惑,这些事情骗不了人,况且小兰也没有理由骗自己……想到这里,夏洛却忽然有点难过。

“看来还是无法对他们产生绝对的信任啊!”

“夏,你也来玩游戏啊?”柯南的语气似乎带着甚幺。

夏洛笑道:“是啊!”

“小兰姐姐,我跟夏到那边玩游戏。”柯南说完,便想伸手拉起夏洛,手似乎无知无觉得摸向他背后的旅行袋。

夏洛也彷若不觉地避开,然后笑着的柯南走远。

直到走远之后,柯南便道:“你来这里干甚幺?旅行袋里的是甚幺?”

夏洛耸了耸肩:“跟你想的一样。”

柯南的脸色微变:“你说过你杀手是迫不得已。”

“嘿嘿,我骗你的,我最喜欢杀人了,我最爱看别人的脑袋炸开那种画面了。”夏洛咧起嘴,食指中指并拢佯作枪口的指着自己脑袋,还加上一声:砰!

“你……你这个混蛋,你到底甚幺时候说的是真话甚幺是谎话,你就不能坦诚一点吗?”

夏洛摇头:“太坦诚一下子被看穿就不好玩了,你自己捉摸了,大侦探了。”

柯南忽然想到,自己似乎被对方扯开了话题:“为甚幺要买这些东西?”

夏洛一副吃惊的样子:“矣,柯南,想不到你居然想用麻醉枪自保啊!你錶法真好!”

柯南一巴掌拍在夏洛的手掌上,他此刻已经被气得不行,眼前这个人他感觉自己永远也看不透,似乎是好人的时候,却又像是坏人……不过有一点倒是让他有点开心的,那就是夏洛对自己,似乎放下了那张面具……当然,是不是另外一张面具,他不得了知。

的确,柯南远不如他老爸。

至少工藤优作在见到夏洛之后,能够直接指出夏洛的性格核心。

没有善恶观念,如果柯南能够看穿这点,也不至于会这幺懊恼。

夏洛看到柯南这模样,晃了晃脑袋:“笑也开过了……我刚才遇到了组织的人。”

“甚幺?谁?琴酒?伏特加?”柯南急道。

“龙舌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