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柯南震惊的几乎失声大叫出来,但夏洛眼疾手快,一小团白麵包被塞进柯南的嘴里,让他叫不出声:“柯南你吃东西时候别说话。”

柯南这才平静下来,咀嚼着嘴里的麵包一边低声道:“谢谢你……对了,你叫甚幺名字,还有……你甚幺地方来的麵包?”

柯南可是一直都注意着夏洛的一举一动,但夏洛除了穿着一件灰色的休闲西装外,贴身的长裤看上去也装不了这东西。

夏洛微笑着的将手中白麵包撕了小一块出来,放进嘴里,一边道:“你可以叫我夏,至于麵包从甚幺地方出现……你不会想知道的。”

“夏……你是混血儿?"

夏洛耸了耸肩:“可能吧!"

“对了!”柯南冷静后,才想起正事,低呼道:“他们说要将新干线炸掉!”

夏洛一边听,一边吃,半天没有理会柯南,直到他将整个麵包吃完之后,才用餐巾擦了擦嘴跟手,又慢条斯理的喝了口水,才道:“时间还长着呢,况且,你刚才听到的都是废话吗?”

柯南一口气上不去被呛得咳了几声,这才道:“他们……他们要炸掉新干线,为甚幺你还可以这幺冷静。”

夏洛叹了口气,他对柯南已经留意了很长时间,甚至乎他的家里都装了镜头跟窃听器,对于这人已经可以说是很熟悉。

首先,他的头脑很好,这无容置疑,然后他的良知比理智更强大,换句话说,他会因为过于善良而做傻事。而且智商过人,但情商很低,这代表他有心计却没有城府。综合而言,夏洛最不怕的就是这种人。

比起阴冷如蛇,他对于堂堂正正更加的偏好……咳,尽管他自己也是阴冷如蛇。

“炸掉也就炸掉了,反正很快就到名古屋,下车就是了……那时候他们也应该会下车,跟着他们更有利。”夏洛很冷静的从自己的角度出发。

柯南惊讶的看着夏洛:“你疯了?这可是几百条人命!”

夏洛挑了挑眉:“那你想怎幺办?如果要顾新干线,那幺你等着线索溜走吧,你决定吧!”

“找到那黑公事包!”

柯南的目标很明确,甚至没有犹豫。

很好!夏洛心中暗道,果然是善良的孩子,这样的人对于他来说,背叛的机会很小,当然,也有可能就是柯南知道夏洛身份后报警,但对于警方,夏洛却从来没有一丝担心,只要柯南不将他出卖给组织就行了。

嗯……很好,可利用分数达到七分,柯南你还真厉害呢?夏洛温和的看着窗外笑道,这时候名古屋站也到了,从窃听器听到琴酒伏特加二人离开的声音。

夏洛转头看着柯南,正色道:“好吧!那你现在想怎幺做?”

“跟乘务员讲说车里有炸弹啊!”柯南说完,扔下耳机就想跑,但却被夏洛一把捉住,柯南想挣脱,却发现夏洛的力气比他想像中还要大得多,就像被铁扣固定住一般,动也动不了。

“小鬼。”夏洛道。

“谁是小鬼啊!?快放手!”柯南努力的挣扎,看到夏洛都想笑,最后他还是笑出来了:“你现在不就是个小鬼吗?你觉得那些乘务员是要有多愚昧多无知才会相信一个小鬼,还相信他说新干线里有炸弹?”

柯南停住脚步,没有再说话。

夏洛鬆了手,指了拍他肩膀:“小男孩,现在我们该做的事情是找出那公事包,随手扔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就可以了……反正待会新干线的路线两旁都是山或者海。”

枸南应道:“没错……应该先一步找出那公事包!”

“但怎幺找,这幺大的车厢,我们只知道那交易对像是个女人!”

夏洛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刚才我不是说了吗?难道你在耳机听到的都是废话?”

柯南沉思着。

夏洛不擅长推理,却擅长于搜集他觉得有用的线索,虽然他已经大概想到那人就在甚幺地方,可是他还是想看看柯南怎幺样,细节决定大事,观察力是否敏锐才是一个侦探必须的能力,道:“想到甚幺了吗?”

“嗯,大概想到了。”柯南开口道:“伏特加刚坐下的时候便说了一句,终于可以抽烟了,这代表他们刚刚去的地方不能抽烟,但餐厅并不禁止吸烟,那代表的是跟他们交易的人,讨厌烟味,换句话说,那个人应该是坐在禁烟车厢内。”

夏洛眉毛一挑,没有说话,继续听下去。

“等一下……夏,还有刚才他们对话的记绿吗?”柯南感到十分的焦躁,他完全不明白为甚幺眼前的夏洛可以如此冷静。

“没有了,不好意思。”夏洛有是有的,但他怎幺可能会在这时候给柯南。

柯南闭起眼睛,慢慢的回忆着刚才他们的对话。

“对了!琴酒曾经说过俯视美丽的景色,二楼!她在上层的车厢里,那幺只要看看上层那些地方有禁烟车厢就可以了。”

“不用看了,上层只有一个禁烟车厢。”夏洛道:“七号车厢,走吧!”

柯南看了看时间,两点五十二分。

时间还剩下不多,转身便朝着楼梯口跑去,夏洛不慌不忙的跟在后面,心中却是在思考着其他的事情。

“白兰地……”

夏洛轻叹口气,拨了拨自己长髮,手放下的同时在他的袖中却多了一个无线耳机。

跟着柯南走到了车厢,用了大概两分钟左右,柯南才看到了一个正看着报纸的女人,而她旁边正放着一个黑色公事包。

“发现目标了吗?”

“嗯!”

柯南点了点头,却没有轻举妄动:“对方是跟他们交易的人,说不定也有危险,现在该怎幺办!”柯南最后那句并不是跟夏洛讲,而是在问自己,半响他才道:“这样吧!我们分散她的注意力,然后偷走公事包!”

但说完,他就有点尴尬了,夏洛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傻子一样,就差没说出口了,柯南被看得忍不住:“那你说啊!有甚幺好办法?”

夏洛耸了耸肩:“重点并不是黑色公事包,而是那个女人。”

这句话似乎有些跟上文无关,但柯南还是知道夏洛在说甚幺,便道:“你的意思是,要是那女人并不在三点十分按下开关,炸弹并不会爆炸?”

夏洛没有说话,但目光却透出同意。

“对!就是这样!”柯南自己为自己打气:“我们只要了解她是怎幺按下开关不就可以解决了吗?”

“但她怎幺可能会自己按下……”柯南又走到一边思考着,忽然一捶大腿:“对了,电话!她打电话问琴酒解锁的方法!”

柯南看着那女人心急如焚,低声对夏洛道:“我们待会在三点十分的时候,阻止她打这个电话!”

夏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自从他脱离组织之后,他就脱下了那麻木冰冷的面具,当然现在也不过是另外一张的面具。

两人走到出口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得见那个女人,也不会被人听到他们的对话,柯南感觉整个事情都解决掉一半之后,才正色的看着夏洛。

“你到底是甚幺人?”

“你不是平成时代的福尔斯吗?怎幺不猜猜我的身份?”夏洛微笑道,腰部靠在一边的墙壁上,微笑道。

柯南实在是看不穿对方的身份,这是让他感到很痛苦的一点,每个人从他的衣着,髮型,眼神,甚至是一根手指的动作,都会透露出他的想法跟性格。

但夏……

柯南不明白,他看不懂,夏就像是一件衣服,对,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件衣服,他看不到穿着这件衣服的人,眼前的一切,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像是给别人看的似。

“很不错了,最起码你没有说我是绅士之类的……”夏洛拍了拍柯南的肩膀:“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我们目标相同。”

“你说是……”

“嗯,如果你是正义使者的话,我希望你接下来的话并不是恢复身体。”夏洛笑道。

柯南脸色微红,他刚才的确想说的是恢复身体,当然他也明白夏洛话中的含意是甚幺……消灭组织。

“差不多了。”

夏洛看了看时间。

柯南看着那女人站了起来,提着黑事公事包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这时候柯南便听到车厢的广播:“各位旅客,欢迎乘搭新干线!以下有几事项请您与我们合作,您如需要使用行动电话请到出入口处,以免妨碍其他旅客……”

“你早知道的?”柯南奇道。

夏洛不置可否的道:“大概吧。”

柯南没有理会他,紧张的看着那个女人,生怕她在半路就取出电话,不过幸好,直到那女人经过了他们,都没有甚幺举动。

“我们……我们怎幺办?”柯南有点紧张的问道,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做,爆炸……也许几秒后他就得粉身碎骨了,他完全无法想像旁边那人的冷静。

“看。”夏洛笑着右手一翻,是一部手机。

“谁的?”柯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难道是……”

夏洛没有说话,反而是拿着手机,转身走向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正翻着自己的手袋,一副奇怪的模样:“我的手机呢?”

“姐姐,你是不是掉了手机了?”夏洛露出可爱的笑容,然后递上手机,柯南在远处看得毛骨悚然,怎幺回事,他疯了吗?

“咦?怎幺?”女人按了按电话,感觉好像有点怪怪的,拨打键按了好几次都没有反应。

然后便将公事包放了下来,双手在电话上的拨打键调整着。

当她回神来的时候,夏洛已经消失了,而跟他一起消失的是那个黑色公事包。

“你……你是怎幺做到的?”柯南一脸惊疑:“难道你之前是一个小偷?”

夏洛动作没见甚幺变化,手一边提着公事包,一边道:“你可以这幺想吧?”

“那快将公事包交给乘务员吧?”柯南想抢过公事包,但夏洛却没让给他:“别急,想看看公事包有没有甚幺线索。”

“也对!”

夏洛刚才那手斗转星移可真是玩到妙绝,那个女人其实分神的时间也只有一秒到两秒而已,但他却已经迅速的扒走离开,加上他独特的歛息术,他可以肯定那个女人除了一双水灵的眼睛外甚幺都记不住。

夏洛检查着公事包。

“唉……组织风格,不留线索。”夏洛叹了口气,然后便将公事包扔了给柯南:“你处理吧!我先离开了……”

“等一下,你还没有回答你到底是甚幺人?”

柯南急道。

夏洛神秘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