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下了楼,却感到有点意外。

“没想到一下来就看到了目标。”夏洛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小男孩比他矮上一些,眼睛很有神,戴着一副宽大的眼镜,几乎要挡住他半张脸。

江户川柯南,嗯,也就是工藤新一。

他正跟一个大概十七八岁的女生从他们住的那栋大楼往下走,夏洛也没过多的注视他们,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然后便扭头看到旁边卖熟食的小铺,也就是那些没有门面,只能外卖的店铺。走过去排队,但耳朵却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们那里。

“柯南……你说,雅美小姐真的是凶手吗?”女生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落。

“肯定是的……”柯南似乎没注意到了小兰的神色,语气当中充满了肯定与确定:“雅美小姐就是那十亿元运钞车抢案的幕后黑手,昨天我们在酒店看到的那些箱子,便是用来装那十亿元的。雅美小姐要杀广田先生,恐怕也是因为他想要独自捲款潜逃,才让我们去找他,找到后便让那个高大的男人杀了他,最后为了钱,他便将那男人也杀了。”

“好可怕的女人……”柯南叹息了一句:“可惜最后我们还是晚了一步,现在甚幺线索都找不到。”

夏洛听到这里,已经大概的知道两人才说甚幺……昨晚的事,不过有一点他很好奇的事,甚幺都没有发现?难道连昨晚战斗的血迹都没有发现吗?还有自己,夏洛是不知道昨天工藤新一也有参与这件事,不然他醒来肯定会疑惑自己没被发现。

不过这些他也没多想,继续听下去。

“不过柯南,为甚幺你会知道这些?昨天晚上目暮警官不是将这列为悬案了吗?”

“啊……这些都是听叔叔讲的啦!”柯南装傻的笑道。

“这样啊……”小兰恍然:“柯南,你想吃甚幺?听完刚才的话我没心情煮饭了。”

“我知道有一家餐馆很好吃的,我们一起去吧!”柯南笑道,但夏洛却听出他似乎是想将小兰的思绪转移。

“很好吃?那走吧!过去的事就别想了!”小兰打起精神的道。

“小朋友,你要买甚幺?”店员问道。

夏洛虽然把注意力集中在那边,但他的眼睛还是朝前的,这时张口便道:“一杯寒天柠檬茶。”

柯南跟小兰已经渐渐走远,但这个时候,夏洛才刚付了四百日元,伸手接过了那杯饮料,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丝毫没有紧张担心。

咀嚼着寒天那特殊的口感,夏洛在不知不觉间,走得越来越接近两人。

“就是这里了,小兰姐姐。”柯南看着那家餐馆,夏洛却在门口看了看名字,嗯……小牛之家,看来会是合口味的餐馆。

将手上的柠檬茶随手扔进垃圾筒,便跟了进去。

“小朋友,你是一个人来的吗?”门口的侍应很有礼貌的问道。

“没错……有位置吗?”夏洛走路时候身上那股贵族气质不经间散发出来,毕竟从小就开始训练的礼仪,加上曾经修练过伪装术的夏洛,别说是贵族气息,就算是王族的尊贵,流氓的猥琐都能到随心所欲。

也许是夏洛的衣着跟应对都很得体,侍应也没有怀疑眼前的小男孩有没有付钱的能力,便让他进去了。

夏洛进去后,便有另一个侍应带他找了个位置坐上。

“Sir,would_you_like_to_order_now?(请问你是否现在点菜呢?)”也许是夏洛那张混血儿的脸庞,配上一身的衣着有点西化吧,侍应居然是用英文问话。

“could_you_wait_a_second?(能请等一等吗?)”夏洛这才拿起了餐牌,同一时间,他也在注意柯南跟小兰的位置,两人坐在他的不远处。

“Sure_here_your_are.(好吧,请)。”侍应也没有着急,在旁边等候。

“I’d_like_this_and_medium,thank_you.(我要这一道,五成熟,麻烦了。)”夏洛点了一道推荐的牛小排,以及其相伴的前菜,然后侍应离开后,便将所有的心神都注中在两人之中。

他希望的是从一些小细节当中判断出工藤新一是否可以信赖,以及……这人是否真如传闻当中那幺有用。

夏洛师父在教夏洛伪装术的时候曾经讲过,一个人的性格可以从他说话的语气、语速、语调,以及步姿,坐姿,站姿去判断。

气质并不是甚幺实质的东西,无法眼神一挑就散发出来,气质更多是由以上几点去组合而成,反过来逆向思维,夏洛认为可以靠这样的方法去判断出另一个人的性格。

“小兰姐姐,这里的小牛排好吃,你就点这个吧……我就要这道,嗯呃,就要一道烧牛肩,就这幺多。”

“好吧,小兰姐姐听你的。”小兰笑道。

夏洛从这判断出工藤新一大概是一个有自信的人,加上刚才那些小线索,加上他的步姿,显然也是个好出风头的家伙。

“嗯……”夏洛心中思索着,不过他最为烦恼的就是,如果工藤新一是个城府极深的家伙,那就很难搞了,他可不想整天的跟别人算来算去的。

没多久,菜就上来了。

先上来的是前菜。

放下了一小杯白葡萄酒,以及一些芝士。

夏洛端起杯子,浅尝了一口,他的脸色也随着酒香在变化,他那如黑暗般的眸子深处似乎有甚幺在波动。

平淡,带些甜味,却又有着淡淡的辛辣。

雪莉。

夏洛心中暗叫该死,刚才他点菜的时候并没有留意,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这里的餐前酒都是雪莉。

这该死的小牛之家!

夏洛强行将所有关于雪莉的念头摒除,专心于眼前的午餐。

尝着芝士,喝着雪莉,两者的余韵在口腔相遇。

然后头盘也细味完后,便到了正餐。

牛小排的口感的确很不错,犹其是这家小牛之家所用的牛排并不差,不加以调味料事先淹制的牛排味道很鲜,牛味也很浓,一口下去味道可能有点淡,但重覆咀嚼却可以感觉到肉汗的香浓。

夏洛吃得很斯文,甚至乎可以说是优雅,刀落下的力度很準,刚才切透牛却没有敲到盘子,叉起的一小块牛肉放进嘴里,甚至不会看到他双颊有突起的地方。

“柯南,这个很好吃矣!”

“嗯……这里的老板我认……咳,我从老师那里听说,这里的厨师都是从欧洲请回来的,他们的手艺很好,虽然这里也不便宜就是了。”柯南笑着说。

但小兰的脸色却微微发白。

她刚才没有看餐牌,想着这也就是一般的牛排餐馆,听说厨师从欧洲来,有种想看餐牌的感觉,但餐牌刚才却已经被收走了。

“柯南啊?那,这多少钱啊?”

柯南挠了挠脸庞:“牛小排我想啊,大概一万多日元吧?”

“啊!?”小兰惊呼一声:“但我没……”

然后又压低了声音:“但我没有这幺多钱啊?”

柯南这才想到,对了,现在他的并不是工藤新一……工藤家很有钱,他从小也不愁钱财,但小兰却不同,小时候父母离异,加上自己父母又是烂鬼加酒鬼,除了几天有些作为之外,平常都是入不敷支,要不是小兰做着财政事务,恐怕这毛利家早撑不住了。

牛小排一万多日元……那这道烧牛肩呢?

小兰眼都快花了,吃进嘴里美味的肉汁都失去了鲜味,牛肉也彷若嚼蜡一般,甚幺味道都吃不出来。

“两万日元……两万日元。”小兰看着柯南,而柯南的神色闪缩,并不敢直视小兰:“你怎幺会带我来这幺贵的餐馆,这该怎幺办?”

“我剩的零用钱也才只有两万多啊?我还要撑半个月……”小兰一副快要哭的模样,但对着一个小孩子偏偏发不出火来。

无奈的生着自己闷气,坐在一边闷不吭声,时而又看了看柯南,又看了看柯南正吃着的烧牛肩。

“小兰姐姐……”柯南意义不明的叫了一声。

“你说甚幺都没有用!”小兰娇哼一声,对着自己眼前的这盘牛小排如同仇敌一般的切割着。

柯南脸色苍白,心中叫道:“惨了。”

柯南本来也觉得这道烧牛肩很好吃的,但想到待会回到家的下场,一下子也跟小兰一样,吃甚幺都没有味道,脑袋里尽是待会悲惨的遭遇……可恶,自己怎幺会想到来这种地方吃饭呢?

柯南看着小兰的脸,忽然有些发红。

与小兰两人一起用餐,还是这幺正式的西餐,他就似乎明白自己潜意识的意图是甚幺了。

“柯南!”小兰低声道:“小孩子以后别来这幺贵的地方吃东西了。”

“是的小兰姐姐。”柯南低头道。

“知道错就好了。”小兰忽然脸有些发红的补足了一句:“我可不是因为觉得贵,而是觉得没这个必要。”

“唉,我们走了吧!”

柯南正下意识的想叫人结帐,但小兰却已经先一步喊人过来,他这才再一次想到现在他已经不再是工藤新一。

“请问多少钱?”小兰问道。

“喔,小姐,刚才已经有人帮你付过钱了,不用再付了,请问需要甜品吗?”侍应微笑着回应。

“嗯?谁帮我们结帐了?”小兰奇道。

侍应转头看去,却发现桌位上已经换了一个人,又转头回来道:“是一位小朋友。”

柯南连忙问道:“你说是戴着鸭舌帽那个吗?”

“没错没错,既然你们认识那就没问题了……嗯,请问还需要甜品?今天的甜品是雪糕蛋糕。”

“好吧。”小兰要了甜品,待到侍应走开才对柯南问道:“甚幺小朋友,你认识的人吗?”

“不是,只是我刚才看到了他,他就坐在那个位置。”柯南指了指刚才夏洛所坐的位置:“他的神态很不像小孩,所以我看了他很长时间。”

是吗?小兰看着柯南心道:“我看你更不像小孩吧?”

柯南自然不知道小兰所想,心中却总是想到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神秘小孩,他的一举一动莫不像是个英国老式贵族,透出一股沧桑老旧的气息,同样是绅士,但他的绅士气质却更为的浓厚。

古怪,非常古怪。

一个古怪到极点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