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明亮却灰暗的房间当中,白兰地正带领着近二十个赤着上身的小孩训练。

“落!”

夏洛感觉自己手臂跟胸口都在颤抖着,但他的目光却是冰冷的像是铁一般,从眼中看不出一丝的疲惫。

“起!”

曲着的手臂慢慢的直起来。

“休息三分钟。”

白兰地下达完命令之后,夏洛便听到了是一堆放鬆的声音,然后一个个肉体跌倒的声音,虽然这种训练的程度着实对夏洛来说算不了甚幺,但对于他这具身体而言,却已经到达了极限。

即便是夏洛,此刻也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轩尼诗,做得很不错,一个月就完全适应了一年的训练量。”白兰地不由得称赞道,心中也在想,看来计划有机会实现了。

夏洛累得没法说话。

这一个月以来他几乎每天的训练量都在增加,从最初普通伏地挺身,到今天已经开始带有负重。

“起来!”

三分钟过后,白兰地沉喝一声。

所有的小孩都从地上爬了起来,彷若军队一般的纪律,包括夏洛在内,众人都看着白兰地,等待着接下来的训练。

“继续!趴下!”

整整三个小时的肉体训练让夏洛几乎都喘不过气来,扶着墙壁走回自己的房间,才打开房间,夏洛那惊人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洗澡,但今天的量实在是他这具身体的极限,甚至乎已经超越了极限,即便是他也抗不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内裤穿到膝间,整个人斜趴在床上。

“见鬼!”夏洛看到自己的模样,不由骂了一声。

不过很快便换好衣服,匆匆忙忙的去吃饭去。

如此的生活,夏洛已经体会了一个多月,他第一天训练的时候还在嘲讽这里的训练实在太过简单,比起以前在欧伦大陆时候的死亡训练要轻鬆得多,但后来他才知道这他妈的想得太简单了。

第二天,白兰地看到他仍然精神奕奕的回到训练场,便感觉他似乎没到极限,便又加了一套训练给他,但夏洛仍然轻鬆解决。

第三天,又多了一套,夏洛笑着回房间。

第四天,白兰地终于知道夏洛这家伙骨子里的韧性,不玩真的是无法真的到达他的极限,因此夏洛的训练时间变了。他没再跟那些新加入的小孩一起训练,而是换到那些已经拥有一定基础的小孩那里。

地狱也因此来临。

夏洛能支撑掉这些训练并非是因为他的身体素质好,而是单纯的是他的意志力强大。基本上那种普通人感官的极限夏洛都能够轻易抗过,但是那种肌肉本来就无法负荷的训练,可让他每天都几乎能够看到死神。

不过组织也绝不可能就这幺毁了小孩,这里每个成员都会派发一些由组织研发的营养品,能够迅速的恢复精神以及肌肉活力。不然别说是夏洛,普通的小孩都撑不过一个星期。

两个星期之后,因为他的进步,也许还因为其他原因,他获得了属于自己的称号。

轩尼诗。

夏洛也是后来才知道,之前的朗姆、白兰地,都是一些酒的名字,而让夏洛深思的是,白兰地是酒的种类,而轩尼诗则是白兰地的牌子……那是不是某程度上意味着自己已经是白兰地的派系。

想到这里,夏洛就忍不住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以前最恨就是这些派系之争,可偏偏就像是个漩涡,跳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怎幺了,头疼?”

夏洛正在那个空无一人的大厅处吃饭,听到声音也不吃惊,他早就嗅到了志保身上的那阵味道。

一种淡淡有些刺鼻的味道,这是她在化学课时留下的味道。

“没事。”

夏洛摇了摇头,结果一只软软的手却贴了在他的脑门两侧。夏洛一转头就看到了志保的笑容。

“看你是累了吧?”

夏洛叹了口气,要是以前有个像是志保这样的女儿,倒还不错吧?忽然,夏洛又想到了那金髮婀娜多姿的纤影,不禁有几分神伤。

从小就带着思考的心,夏洛无法像是他的其他师兄弟一般,完全的将自己的感性给抹杀掉。

但这丝感性,却在近乎二十年中的潜伏、刺杀,在白骨与死亡之中,世界中彷彿有剩下灰色与红色。

也只有安娜,也打开了这丝感性,但那刺穿心脏的一刀,却也让他的感情情绪埋藏在更深更深处。

“怎幺了?”志保忽然问道。

夏洛眉一挑,看来这个小女孩还是非常的敏感的,自己刚才暴露出来的情绪也不到一秒吧,居然也被捕捉到了。

“是有点累。”

志保没再说话,一双小手正按摩着夏洛的脑袋。

……

“轩尼诗,你留下。”

当肉体训练结束,理应就是回房间的时候,但夏洛却被白兰地叫停:“最近几天,似乎你已经习惯这种量的训练了吧?”

夏洛点头:“还保有三到四成的体力了。”

“哈。”白兰地笑了一声:“两年时间你就已经完全习惯了,很好,肉体的训练暂时不会再加强,再加强你们的身体就支撑不住了。”

夏洛没笨到问为甚幺,组织不需要人问问题,只需要他们服从。

“你跟我来,从今天开始,你肉体训练结束后,要开始接受搏击训练……终于都可以换人了。”

最后那句,白兰地说得很小声。

夏洛心中顿时升起了疑问,但很快他心中已经生出了几个猜测,第一个猜测是白兰地本来并不负责训练新来的小孩,只是因为他才去训练。第二个猜测便是这里还有换更的说法。

不过夏洛倒是偏向第一个猜测,毕竟不可能这幺巧自己开始博击就换人,况且加上自己轩尼诗的外号。

但走了几步,白兰地脚步一顿,回头道:“轩尼诗,等一下,我居然忘了你还是新手,你先完成了基础训练。”

夏洛点头不语。

接着,白兰地沉默着的带夏洛前往了另一个房间当中,此时里面有大概二十个年纪一看就比夏洛大两三岁的孩子排列有序的站着,抬头看着一个短髮的教官。

即使白兰地进来了,他们的目光都没有改变一下。

白兰地上前跟那个教官说了几句后直接就离开了。

“你就是那个很有天份的轩尼诗?”那个教官看到夏洛,脸上的神色一副组织特有的冰冷。

夏洛没有应对,只是低着,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很好,我不需要刺头儿,你排到最后去。”教官满意的点了点头,但他的脸上依然挂着一副麻木的表情。

“嗯……”

夏洛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最后。

“开始进行自由搏击格斗,胜利的人可以离开,落败的人留下寻找另一个对手,最后留下的人要接受惩罚。”教官说完,然后夏洛便看到无数目光正看着自己,这种目光就像是当年他在森林饿了整整四天看到一只兔子时候的神情。

以为我是软柿子般好捏吗?

夏洛对此不以为然,却反而觉得教官的指令有些奇怪,这可是搏击训练,怎幺连一点教导都没有呢?

夏洛一声不发,平静的看着无数如饿狼般的孩童。

他知道这里的人多数不会手下留情,刚进来的小孩还有几分良知。但眼前这些小孩经过长时间的洗脑,早已经变得自私自利,漠然冷血了,为了不受到惩罚,绝对会争先以自己为敌。

首先出现的是一个男孩,赤着上身,露出一身棱角分明的肌肉。

“你的对手是我。”

那男孩说完,然后毫无先兆的攻来,拧腰便是一记强而有力的侧踢。这一踢来势很猛,别说是小孩,恐怕就算是寻常的成年人也会被这记侧踢搁倒。

但夏洛岂是甚幺普通人,他自然不会怕这记侧踢。

他的格斗技巧,搏击技巧能当眼前这孩子的祖爷都有余,只不过他自己也有所考虑,那盲是是否暴露自己的实力。

搏击不同那甚幺肉体训练,可不存在生而知之一说。

轻叹口气,夏洛还是决定当一个靶子算了,权当今天就练一次抗打击能力吧!

在夏洛眼中看来这记侧踢并不快,但从旁观者的眼中,侧踢就像是一闪而过,迅猛的踢向夏洛的膝关节,瞬间就将夏洛击倒。

夏洛砰的一下膝盖砸在地上,男孩迅速跟上,一记冲拳捣向他的脸上,将他整个身体干翻,倒在地上半响不动。

“教官,我可以离开了吗?”男孩问道。

“可以离开了。”

其他人见状,也是一个一个的将夏洛抓起来又干翻,抓起来又干翻,一次又一次的将他搁倒又拉起来。

“很不错,你的身体练得比这些人都更好,明天开始你正式接受训练。”

“该死!”

夏洛这才知道原来今天这算是欢迎礼,是每个新人都得承受的洗礼,难怪这教官并没有教授任何关于搏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