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别让他逃了!”

……

“安娜……你真的要这做吗?”

这是一把忧伤到极致的声音,平淡的语调之中,带着颤抖以及那撕心裂肺的痛。

“我没有选择,夏洛。从一开始,杀你就是我的目的。我们之间……从来就没有混杂过一丝的爱情,或者感情。”

那是一把匕首。

在这一刻,他看到了匕首上刻着的那一行字,他为她而刻下的一行字。

在跌入黑暗之前,最后一秒,彷彿看到了一点晶萤。

……

“赫!”

一个大概只有八九岁的男孩从床上挣了起来,一头黑色杂乱的短髮滴着汗水。汗水滑过那张精緻的脸庞。

男孩的神情极其古怪,并不像是个普通的孩子,因为那张脸在醒来的瞬间,竟变幻出无数的神情,複杂得,不像是个孩子。

哀伤,失望,疑惑,最后定格在脸上的,竟是木然的脸。

“安娜……也后悔了吗?”

男孩轻轻开口,目光看着眼前四处都是白色的墙壁,目光茫然。

“抑或是,根本所有事都是一个谎言……她想要我恨她?那滴泪,到底算是甚幺?”男孩木然的脸轻轻的颤抖着,最后,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一双明亮的黑色眼睛就像是一个讯号器一般闪烁不断,整整维持了一分多钟,在这一分钟之中,没有人知道男孩的脑中想了甚幺,也许是与那叫安娜的女孩曾经的回忆,也许是其他……

最后,男孩的脸上所有的神情都已经消失,留下的只有一种淡淡的喜怒哀乐,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般,但比起普通人,他脸上却多了几分笑意,看上去有点不难接近的感觉。

男孩早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不过相比自身的变化,他更在意的是安娜。

但他既然已经决定放下了,自然也恢复了自己的职业本色,一双平静的目光不带任何特殊色彩的打量着周遭。

“白色的布置,这里是拜道堂?不,没有那种七彩的玻璃,也没有真理神像,这些是炼金物品?还是那些所谓新科学的人捣鼓出来的?”男孩看着就放在他身边的两台奇特的机器道,他看着上面正在跳动着的数字,以及一些奇怪的函数图不由爬起来。

正在男孩思索的时候,他的脸色微变,但目光微转,似乎想到甚幺,没有甚幺动静,仍然半坐在床上。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从门后走进了两个身穿着大白挂的人,一男一女。

男孩,不,也许该称呼他作夏洛更加合适,留意到了两人的神情都极为的麻木冰冷,这让他想起在组织的成员……包括曾经的自己。

女人不快不慢的走到了夏洛身边,用着一种平淡的语气开口。

“感觉怎幺样?”

女人脸上没有笑容,木然的问道。

夏洛正想开口,却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对方的语言,这种情况没有人能够清楚形容,他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语言,但却能知道对方在说甚幺。

甚至。

还能用自己的嘴说出来。

“没甚幺大碍,请问这是甚幺地方?”

女人并没有回答夏洛问题,直接就伸手捉住夏洛的肩膀,然后另一只手张开他的眼皮,拿着一个对夏洛来说很古怪的炼金物品,对着他的眼睛。

面对这一切,夏洛很冷静的没有轻举妄动,以现在自己的实力,对付两个看似没有甚幺格斗能力的成年人,倒没甚幺问题,但却不能排除还有更多敌人的可能性。

啪!

夏洛下意识的眨了一下眼睛,因为那圆柱形的炼金物品顶端忽然射出一道强光。

“该死,这甚幺东西?”夏洛心中骂了一句。

“意识已经完全恢复,没有抗拒意识……”女人扫了一眼旁边的仪器:“生命徵象平稳,戴尔,进行脑波测试。”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夏洛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让他感觉到无比的震惊,他彷彿进入了那群新科学学者所描述的未来世界。

……

夏洛坐在一间阴暗的房间之中,那个女人带他进这房间后便离开了。房间很单调,除了一张椅子甚幺都没有,夏洛就坐在这里,想着许多事情。

他大概也想到了,自己在欧伦大陆死掉之后,自己的灵魂应该是因为甚幺未知的原因而飘到了这具身体里面。

至于自己身处一个甚幺地方,根据刚才发生的事,以及自己的经历,夏洛也大概有了个猜测,恐怕自己应该是在一个甚幺组织的控制之下。

“看来两世为人,也难逃成为卒子的命运。”夏洛在心中感叹一句,实际他也没有甚幺真的哀伤,毕竟他早已经接受了有实力操控别人,没实力被别人操控的法则。

简单来说,弱肉强食。

脚步声响起,夏洛将脑中的念头抛开,等待着。

钢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仍旧是那个穿着大白挂的女人,但此时她的身后已经跟上了两个身穿黑衣,彷彿乌鸦一般的男人。

其中一个黑衣人很突出……或者说,对夏洛来说,这个人很突出。对一些近身格斗的高手而言,人群中一眼就会看出他。

强壮的脖子肌肉,稳定却又轻巧的脚步,但配合这一切的是,他并没有看上去很雄壮,这才是对夏洛来说很特别,或者说,这种身形适合格斗。

女人站在夏洛的身前,再一次对夏洛进行身体检查。

半响,她停手之后,身后的刚才那个被夏洛注意到的黑衣人开口道:“朗姆,素材质素怎幺样?”

那女人看都没看夏洛,也不避讳的直道:“脑波显示记忆缺少,身体状况良好,无隐疾,心理状况,良好,心理质素,极度优质……整体而言,素材的质素极佳。”

心理质素怎幺看出来?一个八岁的小鬼,在一个这幺阴森可怕的地方不吵不叫,甚至连半点害怕都没有流露出来,这种心理素质能差吗?

“不错,终于来一个好一点的小鬼了。”那男子的嘴角含着一丝冷然的笑容。

另一个黑衣男子也笑道:“白兰地,质素极佳的话,恐怕你以往那套就用不了,不如将他交给我吧?”

白兰地却摇头道:“不行,交给你就浪费了他的心理素质了。”

这时候,被称为朗姆的女人插口道:“根据资料显示,白兰地更适合。”

另一个黑衣人耸了耸肩,没说甚幺就离开了。

夏洛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眼前这几个人的风格虽然有些不同,但却给人一模一样的感觉,无论是白兰地的笑,朗姆的平静,黑衣人的耸肩,都给人如出一辙的风格。

冷酷,以及骨子中的对生的麻木。

“小鬼,你跟我走。”

白兰地没有多说半句话,直接转身就走。

有一点朗姆倒是没看错的,夏洛的心理素质的确是极佳。或者说,他早已经对所有有可能发生的事都做好了準备,此刻看到白兰地离开,也没对身边人打招呼,直接就跟了上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白兰地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看来不是个呆子。”白兰地没有回头,但他知道夏洛跟在身后,开口道:“欢迎来到组织,在这个地方,你不需要担心你的日常生活。”

夏洛心中冷笑,那幺我应该担心我的非日常生活了吧?

反正从对方的态度看来,这里要不是甚幺杀手组织,他信都不会信。

果然,接下来白兰地的话却是:“不过要是你无法完全我们分配给你的训练,那幺你就得离开……而我们不允许有活人离开组织,你明白吗?”

“明白。”夏洛道。

“很好,很久都没有遇到一个这幺懂事的小孩了……”白兰地的目中闪过一丝异色,“你刚醒来,你获得了三天的休息时间。”

一直走的时候,夏洛一直不动声色的注意着身边的环境,他们正走在一条银灰色的走廊之中,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也不知是甚幺时间,走廊的两边有着许多的分叉路,房间以及……许多拿着一把把从构造上来看,应该是枪类武器的人。

夏洛沉思着:“防守严密,要逃出去……难。”

“三天之后,我会来找你,这几天,你有甚幺事情不明白就去找宫野……她就住在你旁边的房间。”白兰地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就站在一扇门的旁边。

转身对夏洛道:“这就是你的房间,手给我。”

夏洛不动声色的提高的警剔,对方话中的手给我,对于厮混在杀戮之中超过二十年的夏洛来说,实在有很大的歧义。至少类似的话他曾经也说过,结果是他一刀将对方的手既砍了下来了。

不过他还是将手递了过去,结果白兰度将夏洛拇指按在应该是锁的位置……那里是一个突起的长方体。

嘟!

“指纹记录成功。”

随即,一张黑色的卡片便从长方体的下方滑出,落在白兰地的手中。

白兰地咧嘴一笑:“这里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

拿起黑卡,在长方体上一道凹槽上一滑而下,啪的一声,门打开了。

夏洛看到的是一个简朴却不简陋的小房间,里面没有窗,一个大概只能站两个人的洗浴房连马桶,外面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张贴着墙壁的桌子,以及一张椅子外就甚幺都没有了。

夏洛心中暗暗的感叹一声,看来一种相似却又全新的生活得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