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姑且算是回到轨道上。

在学校的日子平淡如水,有时候掉进回忆的漩涡,再回过神我甚至忘了自己是谁;在家多的是触景伤情、无形的愁云惨雾,尤其没有人动过她的遗物,我常常看到房间里的灯是亮的,才发现阿姨又没準备晚餐。

这一切明明没开始多久我却麻木了。

「小心!」一股重力落在我的手臂,疼痛瞬间蔓延,「池湛雨你没事吧?」陈少泽慌张的前来查看我的伤势。

「没事。」我大致上明白所谓的痛醒是什幺感觉,「你们继续,我去喝个水。」

可恶,最近好像跟篮球产生诡异的超距力,特别有缘。

痛觉没有很离谱,起码我还能咬着牙撑起笑容,不过被打到的模样肯定很蠢。

我拿起水往嘴里灌,宣洩似的打算一鼓作气让它精光。

「咳‧‧‧‧‧‧」我边咳边拍着胸口。

该死,居然呛到了。连喝个水也会被弄?

等到喉咙比较舒服点,我怒的不顾形象掀起衣服当作抹布用。

「喂喂喂,水跟你有仇啊?挖洞就算了还自己跳进去。」陈少泽啧啧了几声在我身边坐下。

「既然你都看见了,就别抱怨。」我不服气的把剩下的水喝完,六月的阳光照的我汗流浃背,有够烦躁。

「又到凤凰花朵开放的时候,想起‧‧‧‧‧‧」他自顾自的哼起歌来,感觉像随机挑选却很应景。

「準备要升高二了,你有什幺打算啊?」唱完一段后他问,语气跟在讲升大学一样正经。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未来什幺的本身就是一个问号。

我突然很讨厌在豔阳高照之下畅谈着一切怀抱与规划。

通常很青春没错,彷彿跟几个朋友在被烤焦的沙滩上奔跑。

反正不知道为什幺,夏天、未来什幺的好烦。

「我听说高二有很多活动耶,像是隔宿露营、歌唱比赛、音乐比赛什幺的,真让人期待。」瞧他一脸无忧无虑,原来一开始是指在校各种能尽情玩乐的活动。

「那些东西国中不是都有吗?换汤不换药罢了。」我懒懒的吐槽。

「你一定要一直句点我吗?」他的口气骤变,表情不悦,「兄弟,我只是希望你能走出来。」

「加一。」纪维宥不知从哪冒出来,已经固定坐姿若无其事的附和。

「七月还没到你一定要这样吗?」我没好气道,他们两个最近老是喜欢捉弄我。

「干的好!」陈少泽那个死没良心竟然当着我的面跟纪维宥击掌!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作祟根本就是开外挂吧!

一直以来我都小觑他们了。

「话说你们两个怎幺认识了?」我承认自己实在有点迟钝,搞半天才突破这齣闹剧的盲点。

「一起打球就认识啦。」陈少泽解释的云淡风轻。

「对了,今天戏剧社有活动吗?」纪维宥突然想到什幺似的问。

「有阿,怎幺了?」我在想他应该是想跟程毓聊天什幺的。

「我答应放学的时候带我妹来戏剧社参观,她要考我们学校。」

「你有妹妹喔!」不是我故意找他当出气筒,我不得不说陈少泽注意的点真的很小孩。

「既然要考我们学校应该是参观校园吧?难不成是因戏剧社而考?」我直说出想法。

「对阿,她从小就对演戏有兴趣,将来想成为出色的演员。」纪维宥嘴角扬起,很是引以为傲。

说到梦想,我好像没听沚洵说过她自己有什幺梦想。

「哇,真了不起!」陈少泽甚至掌声连连,不知在兴奋什幺劲。

「怎幺样池湛雨?你要不要招待我妹?」

「也没什幺要不要吧,可是我不能保证会很专业。」这不是什幺大事,但就是无法打起精神来。

「有什幺关係,我信任你就够啦。」这句话真令人感到窝心,我不禁朝他一笑。

心不在焉的度过整天下来的课程,明明像是在虚度时光,强烈的倦怠感却充满全身。

「池湛雨。」禹绚荷的在身后轻柔唤着我,没等我应声便走到身旁与我对视:「我们一起走吧。」

「嗯。」我点头。

沚洵出事后我和她的相处很平淡,偶尔一整天都没说上话,感觉很平常又很奇怪。

我们谁也没主动提起沚洵的事,就连曾经的美好回忆也没有。

我想她大概也没有那个勇气吧,就像我一样。

而那样的伤痕,不知不觉中却已经成了我们之间的嫌隙。

「我听学长说他妹妹要过来社团参观,你认识对方吗?」出教室后她问。

「不认识,只听说对戏剧很有兴趣。」我简单的回忆了纪维宥早上说过的话。

「那你呢?在戏剧社待着也有半年了,有确定你未来的方向吗?」总而言之她想表达的就是梦想吧。

未来‧‧‧‧‧‧

「我没想那幺多。」也不是茫然,不是徬徨,而是连想都不想去想。

「是喔。我应该会继续专精音乐,有机会就往作曲的方向走。」她自顾自的说,没查觉到我的感受似的。

我不想把负面情绪带给她,于是随口敷衍道:「挺不错的啊。」

「从小音乐就陪着我度过许多时刻,总能带给我很大的力量及温暖。」她以相当认真的口吻道,嘴角笑意渐渐变深,然后与我对视沉默片刻,「我的梦想是,能创作出让人重获力量的音乐,陪着人们欢笑和流泪。」

「这是一个很棒的梦想,我相信妳能做到的。」语毕,我忽然感到如释重负,也能轻轻的勾起笑容。

我想起之前听禹绚荷弹琴的时候,心理也是莫名感到不可思议的平静,彷彿就算天塌下来我也能安然无恙。

听了她的分享,不禁也勾起我对未来的想像。

虽然目前还没有具体想法,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的吧?

「嗨,你们来啦。」纪维宥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我回过神,注意到他的妹妹就站在身旁。

纪维宥的妹妹个头娇小,乌黑的秀髮整理成清爽的马尾,身着他校的夏季制服,看起来就是受欢迎、人见人爱的那种女生﹝完全不能想像纪维宥会有这样的妹妹﹞。

「学长、学姊你们好,我叫做纪唯雨,目前国三,将来会努力考上这所高中!」她很有活力的自我介绍,脸上的笑容如小孩般纯真而灿烂。

同时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好久不见。」禹绚荷语气虽淡却不失欣悦。

不过原来她们俩认识?

「绚荷是妳!哇,妳长高好多。」纪唯雨笑得很开心。

「有吗?妳倒没什幺变。」禹绚荷浅浅一笑。

「我叫池湛雨,戏剧社编导组的,可以请问妳的名字怎幺写吗?」我礼貌性的注视她的双眼,查觉到她对我问题的讶异。可能是因为一般人不太会问吧?

我只是觉得,如果写出来是「微雨」的话那真的很诗情画意。

「唯一的唯、雨天的雨。」她勾起一抹甜笑,「那你呢?」虽然不是我所期盼的,不过「唯雨」两个字凑在一起感觉也很不错。

「湛蓝的湛,雨天的雨。」我回以笑容。

「你们都到齐了!」程毓从门口走出来,张开手臂给了纪唯雨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了程毓姊!」纪唯雨惊呼道。

「真的好久不见了小雨!」俩人夸张的互叫着对方的名字彷彿是失散已久的姊妹再度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