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二等天兵

今天是海军二等兵——尼雅第一次交新闻!

他踩着刚擦好的黑色皮鞋,保持着愉快的心情朝向编辑室,毕竟对他来说,他可经历了一个超——酷的经验。

还冒着生命危险照回当事人的相片呢!因为她本人可是非常的不愿意啊!

能捞到人类不太常发生。

没错,不太常,但是次数还是不少。

像是有时后,编辑生气时,会直接把人丢向大海之类的还满常发生!

等等!

尼雅想到这却下脚步,看着手中棕髮女人挥舞着细剑的照片。

自己的新闻真的有趣吗?他自问着。

嗯,非常有趣。

但是这可是给各位良民的报纸啊!有趣有什幺用!

他内心的小人正在翻桌。

现在,他只有两种选择。

一、赌一把,搞不好编辑喜欢上自己取得材,夸奖有余。一但搞的不好,大家海里见。

二、砍掉重练,丢掉,当作没发生过。

当然,对一个新进的二等兵怎幺说都还是选项二比较好!

没错,这位编辑还在编辑室外设置了一桶垃圾桶,就是专门给像尼雅这种人的。

资源回收来着。

他已经準备好了,只要将报导丢到垃圾桶自己就完全得救了。

正当放鬆的同时,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小鬼?你似乎拿着很有意思的报导啊?」

咔喳!落下了被咬一半的仙贝。

2-鬍子

这事情是发生在鹰眼还未离开克来依纳之时。

凡约了鹰眼在森林间的空地练练剑,说是生疏了,想重会以前的感觉。

照理来说,鹰眼身为世界第一大剑豪来说,海军最强细剑士有如渣渣一般,轻轻一拍就能结束这一切。

但你我也都知道,不需要强调为什幺鹰眼会放水。

凡努力的进攻,鹰眼也得在凡不察觉的情况下做一些简单的防守。

看见那幺认真的她,鹰眼完全捨不得打断。

他就算闭上双眼,也能轻鬆躲过凡的每一击。

在当鹰眼显得无聊慢慢的失神之时,一个不小心踏错一脚,剑击擦过鹰眼的下巴左侧。

「鹰眼?!没事吧?」凡匆匆忙忙的收起剑,向前查看鹰眼的状况。

他摸了摸受伤的地方,手掌上还有着些微的血,自己自豪的络腮鬍也被划断了。

「小伤。」

隔天,凡如往常一样正在充当女佣,不,我是说正煮着早餐,今天的她心里似乎有点对鹰眼过不去,还特地煮了鹰眼喜欢吃的东西。

她熟练的翻着平底锅后,完美的摆放在纯银的盘子上,是狒狒三兄弟在某个地方找到的。

随着从背后传来的脚步声,凡边忙着厨房的事一边说:「刚好剩下了这些食材,你将就一点吧!鹰——」

傲娇功力都还没发完,凡一转身就被吓到,眼神中,充满着疑问。

这小白脸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

身高一九八,壮硕的身材还不把衬衫的扣子全扣上,正确来说应该说肌肉太大而扣不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深邃的金黄色瞳孔——

这不是鹰眼吗!

第一时间还认不出来,因为平时熟悉的鬍鬚消失了,只留下了鬓角,而且头髮虽然说短,但是整个塌陷了下来。

连那标誌般的八字鬍也不见了。

「你、你、你怎幺变成这样?」惊吓过度的她,讲起话来来多少有些结巴。

鹰眼稍微拨弄了头髮接着说:「天气很潮湿。」

哦,原来是因为潮湿所以鬍子才会不见啊。

见鬼了,最好有关係。

「不是不是!我是说,鬍子!」被凡这幺一说,他像才刚想起似的摸了下巴处,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刺刺的手感,而是有点滑顺。

「昨天的伤口把形状都弄不对,所以直接剃掉。」

真没想到,鹰眼没了鬍子瞬间年轻二十岁,虽然相对的,气势也没了,像在他哪像什幺七武海,还比较像什幺国家的王子。

「很奇怪?」

「不会啊。」凡里所当然的回答着。

「为什幺一直盯着?」

「只是差点认不出你而已。」

那天后,鹰眼每天重複照镜子,期望着自己鬍鬚再次长回,免得哪一天,凡不再认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