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场边,手痠涩的简直无法动弹。

佟易颖却依旧在场上奔驰着,熟练的运着球穿过诺大的球场,飞扬的髮丝因为汗湿而有些纠结起来,脸上的笑容从未阖起过。

一个跨下运球,他穿过假想敌人,双手轮流配合着动作,快速的从三分线的位置向篮框移动,然后在接近篮框约三步的距离一个大跨步,身体也跟着向上跳起,单手拿着篮球向上托,轻鬆的将球投进了篮框。

球落下,在篮球场上来回跳动着,佟易颖接过球,然后才走到我旁边,直接席地而坐,拿起一旁的水壶豪迈的大口喝下。

「你真的很厉害。」我把毛巾递过去,示意他擦拭脸上的汗水。

「只是常练而已,以后妳也可以的。」他耸耸肩,似乎觉得没什幺大不了,然后才接过毛巾,「谢啦。」

「你确定?」我怀疑的问他,手还是没有什幺力气。

看着我正在按摩的手,他噙着笑,「这只是刚开始。」

我叹了口气,从一个小时前,我唯一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地站在篮框前投篮,一颗又一颗。

虽然準确度确实是从一开始从没投进过到后来大概五球能够投进一球,我都知晓自己要练成像佟易颖那样的实力是多幺天方夜谭的事情。

结果就是,在还没更加的提高準确度之前,我的手就已经罢了工,连拿着篮球都会有些不稳。

「妳很少运动?」他问。

「嗯,可以说是几乎不运动。」我诚实回答。

「体育课?」他想了想,随即说:「说起来我好像真的没有看过妳下场打球之类的。」

我顿时有些困窘,一开始就是因为想要和他有多接触的机会,才会答应要来和他打球,现在被他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运动,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但佟易颖似乎不介意,也没有注意到,「那妳休息够了吗?」

我试着举起双手,然后活动了下,酸涩感已经退去了不少,「可以了。」

「好,那就继续练习吧。」他站起身,然后对我伸出手。

看着他朝我伸出的手,我抬起头对上了佟易颖的眼睛,他则是微笑着回应我,又晃了晃悬在空中的手。

于是我也伸出手,然后搭上他的,让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

接着他就放开了我们交握的双手,然后拿起了旁边的球,率先往球场上走。

而我却还站在原地,明知道只是我自己的感觉,但手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余温,那与他碰触过的肌肤此刻正灼热的发烫着。

感觉的到此刻的心脏正在疯狂跳动着,像失了缰的野马般,想要控制也控制不住,只因为这样短暂、对他来说是多幺微不足道一个小触碰。

怎幺办?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

看着场上已经开始原地投篮的佟易颖,我把手贴上双颊,长吁了口气,闭起眼睛想让脑袋清醒一点,然后才回到场中跟他会合。

见我走进,佟易颖把球传给我。

虽然脑中还仍旧闹哄哄的,我还是接过球,然后也没有思考姿势是否正确,胡乱把球就向篮框投去。

「休息了一下,就又忘记了。」他无奈地把球捡回,然后放进我的手中,逕自调整姿势,「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左手要拖住球,这样球才会稳定......」

他耐心的为我讲解着先前已经跟我说过不下十次的内容,我却无心思考,只是盯着在我面前如此靠近的他。

「纪语默?」发现我已经出神,他才停了下来,「怎幺了吗?」

我眨了眨眼睛才回过神来,「抱歉,我再试一次。」

然后我思考着他之前交给我的方法,左手托着球,右手则是控制方向,然后瞄準篮框,把球向前投出。

但我在全心投入时都无法顺利的将球準确地投进篮框了,更何况是现在,心神不宁的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好球,想当然投出的球离篮框还有好一大段距离,就直接落在了地上。

「是不是今天太累了?」佟易颖微皱着眉,然后说:「我们今天就到这边好了,休息吧。」

「不会,我还不会累。」想到也许自己不专心的态度让他误会,我急欲解释。

「今天就到这边。」但他很坚持,捡起了球就走出了球场,「今天妳已经练了很久了,明天是假日,好好休息。」

「好。」

我歛下眼,明明他是那幺认真地的想要把我教会,我却这样回应他,就只是为了一个他无心的接触,就可以让我情绪起伏这幺大,甚至可能还让他误会我不想练了。

沮丧地叹了口气,我也走到场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趁现在还没开始忙起来,妳什幺时候有空?」没头没脑的,佟易颖问我。

「为什幺这幺问?」

「下一次练习的时间,要约什幺时候?」

「欸?」还没反应过来,我有些惊讶,「不是只有今天而已吗,而且我已经麻烦你很多了。」

而我们的见解似乎不同,他也笑了出来,有些似笑非笑,「我说要教妳打球,当然要负责任地把妳教到会啊,难道妳以为就只有今天而已?」

「不是这样吗?」

「不然这样好了,以后每个星期六我们就练球,一个星期一次,妳也不会太累,可以吗?」

「好,谢谢你。」我回答,「你真的很喜欢篮球,居然愿意教我这样一个初学者。」

他耸了耸肩,我发现他很喜欢这样做。

为了确保联繫,我们还交换了手机号码后才互相道别。

回到家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躺在床上看着手机萤幕,此刻正显示着他的电话号码,我不禁笑了出来。

原来喜欢一个人,会因为如此微不足道的事情这幺开心。

房门被敲了几下,妈的声音随即传来,「语默,这幺晚了,还不休息吗?」

「好,我等下就会休息了。」我坐起身,妈已经打开了房门。

她温柔的笑了笑,却藏不住眼里对我的疼爱,「那你早点休息,不要太累了,晚安。」

「知道了,妈晚安。」我也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