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疯卖傻,不过是夏洛懒得再跟那迪卡戈打交道。

这家伙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那居高临下的目光,那似乎不打算掩饰的藐视,从一开始,他就没把夏洛放在眼里。

而这些,夏洛不是真的白癡,自然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要是他态度好一点,夏洛也不会这样,没看当初哥也邀请他当斯亚城士兵,这种显然更没前途的工作时候,他都是一副良好的态度,要是迪卡戈把态度放低一点,也许夏洛会更好说话。

当然,这也不过是位置不同,在迪卡戈的眼中,夏洛就是个有点实力的赏金猎人,而自己则是一个海军少校,与之说话,都是失之面子,与之面子的事。

而在夏洛的眼中,很简单,就是一个搞不清楚自己位置的纸级废物。

夏洛是甚幺人,可是连并级都可以轻鬆解决的存在,区区一个纸级,也敢在自己面前脸露不屑?夏洛没有当场出手将他揍翻在地,已经是他经过思考之后的行为,众目睽睽之下袭击一个表明身份的海军少校,他罪犯的名头就绝对妥妥的。

不过要让他礼礼貌貌送对方离开,这也决不可能。

如此一来,不欢而散,也是理所当然。

夏洛手指敲着桌子,眉头轻皱:“吃个饭还惹事了!?”

他自然不会忘记刚才迪卡戈走前的神情,那根本就在告诉夏洛,嘴炮一时爽,全家……咳,简单来说,就是他会报仇夏洛落了他的面子。

夏洛既然做出了这种态度,表示他根本就不在乎迪卡戈的报复,只是觉得祸从天降,而且他深信即使自己态度好一些,但只要拒绝了那个骄傲得莫名奇妙的人,结果还是一样,会被怀恨在心。

“算了……如果他敢来,偷偷把他杀了便是。”夏洛低声自语着,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对于杀人,他可以完全没有一丝负担。

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上。

饭菜很快便到了。

夏洛一边吃,一边想着之后该怎幺办,现在钱也有了,也差不多该买艘船出海了。

肚子微挺,即使发生了迪卡戈这有些不愉快的插曲,但夏洛还是吃得很愉快,付过账后,便离开了饭馆。

……

造船厂很大很乱,无数的工人到处奔腾忙活着,高不见顶,三条码头,旁边停泊着数十艘不小不一的船只。

夏洛站在门口,探头探脑。

“好多船!不过该怎幺买啊?直接拉个人过来问吗?”

夏洛还真是没有半点头绪,虽然他身怀巨款,还真是不知道该怎幺买,可是他倒也不是个怕事的人,直接大步上前抓住了一个造船工。

“嘿!哥们!”

“昨啦?”造船工口音有些重,疑惑地望向夏洛。

“我想问如果我要买船,该去找谁啊?”

“啥?麦船?那边,你去那边!”他指了指一处角落,那里有着一小排房间,有着一个身穿黑装的中年男人戴着顶安全帽,正指挥着那些造船工。

应该是他了吧?夏洛点头:“谢了,哥们。”

对造船工友好地道别之后,夏洛便走向了那个中年男人,但走了没几步,那个中年男人反而先一步注意到他了,抬起眼皮望了他一眼,陡然喝道:“喂,那边那个孩子!”

“我!?”夏洛指了指自己,黑人问号。

“这里不是玩耍的地方,快走。”中年男人喝骂道。

“我是来买船的。”

“买船?别闹了,再不走我就叫人把你赶走啦!”管事半点都不信,一艘船卖几百万贝利,你一个小屁孩还想买甚幺船?

夏洛的相貌其实也不能说是小孩,但在成年人的眼中,这副相貌妥妥的孩子没错了,谁会信一个打酱油的孩子不打酱油了跑来买船。

“……”夏洛并非是个无时无刻都脑抽风,惹事生非的家伙,可以清楚地看到,前几天他嘲讽的时候,都是具备一定目的性。

但买船这事,却是不能含糊,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对方卖了艘破船给他那就不好玩了。

不过,夏洛自然早有準备,他那时候去求斯亚城巡逻队是为了甚幺?还不是可以刷一下声望值,拿个声望徽章之类的东西。

“嗯,我家‘大人’叫我来看船的,如果看好就下订了。”夏洛在大人两字咬得很重,顺手像是不经意地在自己黑箱子上敲了敲。

“甚幺大……”管事话说到一半,话音戛然而止,眼睛瞪大,他看到箱子上斯亚军方的军徽,怔了几秒,这才深深地望了夏洛一眼,原来是这样,不过军方怎幺会派了个小孩子过来採购,莫非是机密行动?

“你家大人有甚幺要求吗?”

“要求就是你少问废话。”夏洛神色冰冷,带着几分肃杀之意。

管事只觉好像空气有些冷,抚了抚手臂,却也明白,对方大概真的是为军方做事的人,语气也变得温文有礼起来:“这边请,请跟我来。”

说罢,管事便带夏洛走进了船厂入门附近的一个接待室,也就是夏洛一开始看到的那一排小房间。

接待室不大,一张桌子,几张椅子,旁边的柜子放着一些茶水。

喀!

夏洛随手关上了门,门外的噪音顿时被隔绝了。

“请坐。”管事走到柜子旁边泡茶,一边问道:“你家大人有说要甚幺船吗?”

管事心中已经暗自认定夏洛肯定是跟军方有甚幺关係,也没打算做一些暪骗之事,当然,你自己看不出好坏那就与我无关了。

“嗯……”夏洛陷入了沉思,自己现在的金额也不知道可以买多大的船,船若过于大型,请水手方面又会有些麻烦,况且自己也用不着,要是太小,遇到大风浪也许会有点危险。

如此一想,便道:“双桅帆船。”

这是最为适合的大小,因为他不是想组建甚幺海贼团,也没必要买艘大船,两桅帆船也适合长途行驶,最重要的是,价钱相对不贵,即使坏了,再买便是了。

管事咂了咂嘴巴,似乎在想甚幺,他拿着两杯茶,一杯放到自己的面前,一杯放到夏洛的面前:“你是想订製,还是买现成的?现成的现在只有三艘,其中两艘都有人看过了,只是还没下订,但过两天就说不定了。”

“现成的。”夏洛想都没想就回答,天知道你一艘船要造多长时间,虽然他时间多得是,可自从跟穆迪打过一架之后,出海的念头就完全无法压下去。

“现成的……行!你想先看看照片,还是看实物的,那三艘船距离有些远,建议还是先看照片。”

管事喝了口茶,从他那边身后的一个柜子抽出了一份文件,他翻了翻,“是这份了。”

他转过身,坐回位置上,把文件推到了夏洛的前面。

他介绍道:“两艘高低纵横帆,一艘以卡拉维尔作基础,但主帆改用了横帆的设定,每艘船都基本配置了一枚前炮,左右两边各一侧炮,至于船尾的话,如果你想加装也可以加装一些链炮之类的武器。”

夏洛仔细看着资料,手上拿着杯热茶,似乎很专心地在研究这几艘船,但实际上他却是一窍不通,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去这茶好烫!

但最后,他还是下了决定。

“就这要艘吧!”

“这艘,不错!但这艘已经有人看过了,你是想现在下订吗?”管事的态度很好。

“能直接开走吗?”

“可以。”管事点了点头:“但如果你想再改装的话,就要比较困难了。”

“没问题,我不改装。”

“这艘船我看一下啊……五百三十万,如果你一次付清的话,那三十万就便宜给你了,五百万就好。”

“好,你这里能招水手跟航海士吗?”夏洛直接答应了。

“呵呵,爽快!水手要招还不简单,只是这个航海士可能就要碰下运气了。”管事从旁边抽出了一张合约,写上了船的代码,自己签了个名,又递给了夏洛。

夏洛签完了名字,便直接打开箱子,从里面掏出数了五百万出来。

“真的是军方出来行事的吗?那群混蛋不像这幺阔气吧?”管事想归想,还是不慌不忙地处理好合约的事情,便带着夏洛去那艘船处了。

……

寒鸦号,全长三十四米,两桅彷卡拉维拉帆船结构,高低纵桅,主桅为横帆,后帆则是使用拉丁帆(三角帆),船重一百二十吨左右,左右两侧的副炮隐藏在吃水面上大概两米左右的位置,而主炮则是在船头撞角底下。

“寒鸦号……”

夏洛手中拿着油漆,拒绝了别人的帮忙,自己手上拿着油漆,走到了码头上,大大的在船身上漆上:JACKDAW。

“属于我的船。”夏洛清秀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