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庄园后,岚彦看着洛曦仍然泛红的双颊,皱眉问:「你去哪了?」

洛曦心虚的说道:「桃花园。」

岚彦怒道:「我和哥哥还有洛晴寻遍了整个桃花园都没看见人影,却发现马蹄印往林中深处而去。追到半途行蹤却不见了,你可知道我们多紧张?」

洛曦惭愧的回答:「对不起,在溪边时遇到赵顼。当时心情很低落,所以他带我去一座瀑布前的小水潭里玩水。」

岚彦冷着脸问:「赵顼?为什幺会遇到那小子?」

「他说他在心烦他父皇的病。阿!赵顼说,他和完颜亦是至交好友,女真族一定能帮助我们的。」

「哦,终于有些帮助了是吗?」

洛曦沉默不语,她不懂为什幺岚彦这幺讨厌赵顼。

最后岚彦只道:「行了,他帮这些就够了,以后我们的事他别插手。」

洛曦急道:「为甚幺?他又不是坏人。」

岚彦冷笑:「不是坏人?你跟他很熟吗?这里只欢迎人才,不需要废物,他弟就是个人才。」

「你凭甚幺说他是废物?」

岚彦不答,拂袖而去。

洛曦也生气的回到自己房内,坐在床上喃喃的骂道:「凭甚幺?我当然和他很熟,只是不知道他记不记得而已。他哪里废物了,至少他能在我伤心时听我哭诉,给我别人从没给过的安全感。」

说着说着便躺在床上睡着了,却不知道伊贺燕影正躲在屋梁上守护他。

伊贺燕影心想:「看来洛曦公主喜欢赵顼阿,绝对要阻止这种事发生。」

因此伊贺燕影飞施展轻功,一下子就到岚彦书房里。

岚彦正埋首于书堆中,发现燕影的到来,抬头问:「何事?」

伊贺燕影道:「要阻止公主爱上赵顼这小子,赵顼并非良人,公主若是和他在一起,不会得到幸福。」

岚彦挑眉问:「哦,此话怎讲?」

「我跟在赵顼身旁的那些日子,足够让我了解这个人。」

「他这人怎样?」

「非常阴险,城府很深。唯一信任的人只有他的谋士,慕容尹。他父亲如今已奄奄一息,如果没有变数的话他绝对会在今年底当上皇帝,但他很害怕高皇后将他废了立赵颢为帝。」

「会这幺想情有可原,毕竟高皇后是出了名的护短。」

「是的,因此他一直在谋画要害死赵颢。」

「这我明白,请你多帮我注意他和洛曦的互动。」

「是。」

#

岚彦走到洛曦房门口,婢女们守在门口。见岚彦走近,忙道:「公主殿下正在休息。」

岚彦点了点头,转身朝洛晴房间去。

岚彦敲了敲洛晴的房门问:「阿晴,在吗?」

洛晴马上将门打开问:「彦哥哥有甚幺事?」

岚彦道:「有事情想跟你说,可以进去吗?」

到了房内,岚彦却看见墙壁上挂着赵颢的肖像,不禁取笑道:「阿晴喜欢他呀?」

「啊!忘记拿下来了,是阿,颢哥哥很温柔,也很聪明,对阿晴很好。」

「你怎幺知道?」

「赵太子想害他,他不希望兄弟阋墙,所以一直隐忍,毕竟他并不想当皇帝。」

岚彦对于洛晴的早熟懂事感到吃惊,问:「这些事情,是赵颢说的?」

「不,是我看出来的。赵太子看着颢哥哥时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眼里的那种厌恶的情绪我却看得到。颢哥哥在太子面前总是装出稚嫩的样子,其实他很成熟,想的比赵太子远的多,就算在帮忙我们夜殷的事情,他还是很关心国事、辽国的挑衅、西夏的战事诸如此类的。他还会教我呢!」

岚彦不禁对赵颢这人的评价提高很多,他曾经认为赵颢只是个躲在高皇后羽翼下的雏鸟而已,没想到其实他是个披着羊皮的狼。

至少他遵从一个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岚彦摸摸洛晴的头,说道:「原来如此,但是你姊姊很喜欢赵顼呢!」

洛晴睁大双眼,惊问:「姊姊不是应该要和云哥哥在一起吗?云哥哥这幺棒,姊姊却永远都看不到他的好。」

岚彦叹道:「是阿,大哥对洛曦用情很深,但人往往看不见身旁默默陪伴的那个人阿。」

洛擎突然问道:「那彦哥哥呢?没有喜欢的姑娘吗?」

岚彦摇头:「国事为重,这当口谈甚幺儿女情长。」

但他却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会遇到一位改变他的人生的女子,更是影响了整个夜殷的存亡,潇洒狂放的岚彦也终将败在情这个字上。

#

这天,完颜亦派遣使者,海迷嗤,来到夜殷公主们的庄园。

大厅上---

夜殷公主们、废皇夜殷海杉、赵家两位皇子、岚家两位公子、伊贺武尊、伊贺燕影以及使者海谜嗤坐在大厅的长桌上享用午膳。

洛曦以主人的身分向海迷嗤道:「欢迎来到夜殷庄园,阁下的来临使寒舍蓬荜生辉,也非常感谢贵国首领的帮助。」

海迷嗤憨厚的说道:「不敢不敢,我是个粗人,公主这些文诌诌的话我听不太懂。首领命我来这,是想听听夜殷的情况,还有缔结盟约。首领知道赵太子殿下也要帮忙后,就很快的答应了。」

赵顼不禁皱眉,心想:「这个蠢才心直口快,只怕会坏了我的计画。」

这时换岚彦回答:「贵国首领的心意我们明白,这就来讨论盟约内容。请使者大人说明一下首领的想法。」

海迷嗤道:「我们伟大的首领只说,需要甚幺儘管说,要钱出钱要力出力,但是抓到武月洪康的女儿,武月盈,这就是条件。」

岚彦问道:「行,要是我们抓到武月盈,绝对会献给你们首领的。」

「好,那你们的计画是甚幺?」

「我们要将战场转移到长白山上。」

「这计画不错,长白山的冬天寒冷至极,只有我族的人能像平常一样作战,更何况听闻武月的军队都是铁甲军,爬山背着那些盔甲是会累死人了。」

「我也是这幺想,并且有些人上山会有高山症,水土不服。夜殷岛上并没有高山,所以他们也不会知道到底有谁能正常作战。」

「好那到长白山上之后,你有甚幺打算。」

「女真族人长年生长在长白山下,我们会将战线控制在另一边,不会波及到你们族人。不过希望你们能提供后援,在后头补给。以及希望你们的战士们训练我们的士兵,毕竟我们的士兵并没有你们熟悉山战。」

「这个也行,我们会巩固你们的后方,不必担心。」

「我们总共有50万大军,300隐身人能够作战。一半的隐身人将潜入夜殷岛,在我们战胜之后,马上根除武月的余孽。若是战败,将会断了武月的粮食,让他们赶回夜殷岛,不在追击。」

「不错不错。」

商讨良久,最后决定女真族将提供5000位女真最顶尖的战士帮助夜殷,以及巩固后方的防线,不让武月前后包夹。

#

海迷嗤离去前,赵顼突然偷偷塞给海迷嗤一封信,告诉他:「这封密信,请你帮我交给完颜亦,并告诉他,在战争开打一个月后,才能拆开。」

海迷嗤惊怒道:「谁准你这毛头小子叫我女真首领之名。」

「我是赵顼,这样跟他说,他就明白了。」

海迷嗤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赵太子就是当年首领很思念的阿顼。」

赵顼笑道:「我也很想念阿亦,只是我没办法去找他,趁着这次战争,我会去寻他续续旧。」

「是,我会告知首领的。」

这些互动,都被躲藏在暗处的燕影看在眼里。

转瞬间,岚彦房里便多出了人影。燕影唤道:「岚二公子。」

岚彦才抬头,正视着燕影问道:「查出甚幺了?」

「赵太子确实和完颜亦有交情,好像是从幼时便认识,不过不知到后来还有没有连络,只知道他们没有再见面。而海迷嗤也是个忠心的好汉子,赵顼唤他首领的本名,让他非常生气。」

但燕影却没看见赵顼将密信交给海迷嗤。

因为这个小小的失误,导致后来的夜殷陷入了腥风血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