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小白啊,你要在这里待到什幺时候?不回家吗?」周敦颐趴在桌上,看着借酒浇愁中的白居易

「敦颐啊,小白不是青莲(李白啦~取自青莲居士)吗?」陶渊明端着一盘从苏轼那边探究来的新菜色走了过来,等等,放错重点了啦,你们!

「咦?对欸,那就叫你白白好了~~」周敦颐一口含住陶渊明餵过来的菜,一边呆萌的说着

「吶,易。说一下,又怎幺了?」陶渊明一把抽走了白居易手中的酒壶,晃了晃,柔和的说

「元稹这个混帐家伙,丢下我一个人出差去了,一句话都没有讲啊!这个该死的东西!」酒量差的白居易激动地大吼,因为喝醉的关係,白皙的脸蛋透着艳丽的绯红。

「咦咦?渊明渊明,白白他,怎幺了?」

「敦颐乖,吶,去旁边玩吧,易就交给我。」

打发走周敦颐后,陶渊明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和两只瓷杯,对着白居易说道

「吶,要喝就喝这个吧,去年秋天酿的桂花酿。」

「真该死他已经两天没有消息了呜——我才不是担心他,只,只是有点不安而已。」或许是因为喝醉酒让他的神经和情绪变得脆弱,他的声音略带鼻音

「呵呵,都这地步了还傲娇。」陶渊明笑了

「啊啊,混帐,我是真的很想他——元稹你给我死回来啊!」白居易一手握拳,一脚踩在椅子上,朝着天空大叫「我要跟他分手!不,离婚!」

「唉唉,易,先把脚放下来。」陶渊明扶额

「啊哇哇!元稹你这个混蛋东西,再不回来就跟你离婚!」

「白白,有你的信欸。」门外的周敦颐微微一探头,递过一封信。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迴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吶,稹他很用心呢。取次花丛都懒迴顾了,你还担心什幺呢?还半缘修道半缘君呢,也不怕甜死人。他还挂念着你呢,一定很快就回去了。」

「呃嗯…」白居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别误会了,我才没有为此而开心!我只是心安而已」

「嗯嗯,知道你很开心。那你可以回家了吧?!」

陶渊明可一点也不想让他打扰自己和敦颐的相亲相爱时光,于是下了逐客令,但烂醉倒地的白居易可没办法…陶渊明默默的降了无数条黑线,唉,又有得忙了…

作者的废话堆

我的敛忧更久没有更新了…感觉长了蜘蛛网啊啊啊

各位读者们,因为开学了,所以时间比较少,更新的时间可能不定喔

结果这位不负责任的作者还在策划要开新坑…

哈哈快穿攻略文喔~

就先到这里了喔,下一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