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星自从变成人形后,表情就变得相当冷漠,看不出有什幺情绪变化,而且说话字数也相当少,就连声音也没有起伏变化。

其实在紫心内心中,或多或少对着自己之前被同伴背叛有着残留下的阴影,于是想封闭自己内心,因为她怕再次被人所伤、因为她真的害怕再次的背叛。

唯一让紫星会透出一点表情的人,只有信长、派克诺坦及库洛洛。

为什幺信长能让紫星表情多了变化?因为他那八卦嘴还时不时的提起她与飞坦的事蹟,所以换来紫星的怒视。

至于派克诺坦能让紫星表情产生变化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派克诺坦是旅团中与她最好的伙伴,所以面对她多少会微微笑。

最后是库洛洛,他常常时不时的散发黑暗气息与言语捉弄,让紫星有时感到恐惧、愤怒、无奈及不安。也是唯一一位在旅团中能让紫星表情变丰富的人。

*****

紫星变成人形后,就开始进行一连串的魔鬼特训,目的就是要让她从小开始好好锻鍊身体,为了长大以后开念后,能快速学会〝缠〞并降低风险。

以下是紫星的一週行程表:

星期一:(老师-窝金)

谋生训练:将垃圾山从地点A搬到地点B,并且从中找到食物。(窝金绝对不承认是自己想吃才这幺训练的。)

每次训练会开始计算时间、垃圾量、距离。若未按规定时间内完成则每多一分钟要再多搬一座垃圾山。

例如:本週一在8小时内将一座垃圾山搬去10公尺外的一处空地;下週一则是在7小时内将两座垃圾山搬去距离20公尺外的空地。以此类推。

星期二:(老师-信长)

武器训鍊:每天用不同武器拆除房子并将住宿人杀掉。(信长绝对不会承认是为了要盗取人家物资才这幺做的。)

每次训练会增加房子数量及大小,并且限制武器使用量。若超过武器数量,则依造超过的数量再多拆一栋房子。

例如:本週二让紫星用巨斧拆除一栋小型房子,巨斧数量为5枝;下週二则用中型巨棒拆除房子两栋中型房子,巨棒数量4根。

星期三:(老师-富兰克林)

体力锻鍊:每天绕基地跑步、青蛙跳、伏立挺身、倒立走。(富兰克林绝对是里面最正常的训练老师。)

每次训练会规定时间及增加圈数。若未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超过一分钟则额外增加100圈。

例如:本週三在8小时内用跑步的方式绕基地200圈;下週三则需要在7小时内用跑步方式绕基地400圈。将跑步训练5个循环后,接着改用青蛙跳循环。

星期四:(老师-派克诺坦)

速度训练:全身上下装上厚重的铁块,用立定跳的方式爬垃圾山,途中不能双脚分开或跌倒,若双脚分开或跌倒,当天则须穿着女僕装伺候旅团成员。(派克诺坦绝对不会承认是库洛洛要她这幺做的。虽然她不承认但紫星也知道是库洛洛在搞鬼。)

每次训练会规定时间并且增加重量。若在规定时间未完成,则每超过一分钟需再多立定跳爬山五次。

例如:本週四在8小时内穿上20公斤的重量去立定跳爬山来回10次。下週四则7小时内身穿30公斤的重量去立定跳爬山来回20次。以此类推

星期五:(老师-飞坦)

实战训练:在规定的範围内将範围内的人全数杀光。(飞坦绝对不会承认他是为了看现场直播血腥大屠杀才会这幺做的。)

每次训练分早、中、晚三个场次,只能徒手攻击,不能被击中或受伤超过一定次数,且敌方可用武器攻击。若被击中受伤超过次数,则每多一次伤需要再多打一场。

至于为何要分三个阶段,是因为将绑架的敌人(捉活人)的时间也算进去。

例如:本週五空手击杀10个人,被敌人击中受伤不得超过10次;下週五空手击杀15个人,被的人击中受伤不得超过8次。以此类推。

星期六:(老师-玛奇)

反应训练:在一个诺大的空间内布满丝线,以不碰触丝线为原则走到最里面将目标物拿出来,而在此期间会不定时的投射暗器且不能被暗器所伤。(玛奇绝对不会承认是想要看到紫星那冷冷的外表下,偶尔露出惊慌、手足无措的表情。)

每次训练从早上9点至晚上9点,会规定时间、增加丝线複杂度及增加暗器投射次数。若超过时间、碰触丝线或被暗器所伤,以上每多一分钟或犯规一次,则需再多训练一场。

例如:本週六在30分钟之内避过丝线、躲过暗器并将最里面的目标物取回来并且毫无所伤;下週六则须在20分钟内避过比上次更繁杂的丝线、躲过更多暗器并将最里面的目标物取回并毫无所伤。

晚上:(老师:随机)

警觉训练:每晚睡觉时要保持一定得警觉性,会由当天指导老师进行。

每次训练会不时遭受暗器攻击、武器攻击及老师亲自出手攻击,所以在睡觉时要拉着绳子举着大石头睡觉。而且每次攻击会从有声到无声;从有恶意到无意。

例如:今天晚上睡觉时,信长带着杀意用跑步有声音的方式冲向紫星面前给予一击;隔天晚上睡觉时,富兰克林带着轻微恶意,用子弹将绳子射破,让石头砸下。

星期日:(老师-随机、紫星)

上午参与任务:随着旅团的成员去参与库洛洛派下来的任务,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加任务经验,并且观察紫星这一週的学习能力是否有所增长。

每次出任务时会跟着不同的团员们出发,在该任务中要达成指定的目标。若未完成下週则需要增加训练量及时间。

下午教库洛洛学习:指导库洛洛学习其他各国语言。

原本星期日下午是紫星的自由休息时间,但是某天却被库洛洛抓到她会其他各国语言,于是好学心强的库洛洛则把紫星的休息时间拿来运用。

*****

回顾文-《紫星&库洛洛》

某日,紫星在星期日下午休息时间时,趁着库洛洛不在跑去他的图书室看书。

除了因为她本身想学习之外,另外就是她很好奇库洛洛平常都是在看什幺书,也很好奇到底是什幺书让库洛洛变得这般阴险狡诈。

图书室,一座又一座得书柜上放的一本又一本老旧的古书及文献资料,而且每个书柜上都有划分书的种类,每本书都有着各自的编号。

她看着心理学类:变态心理学、犯罪思想、读出人的内心、从表情看出一个人…等,其中几本还是世界禁书。

紫星想起他那看透人心的眼睛,不禁感叹道:「罗马果然不是一天造成的。」

接着,紫星眼尖的就发现有一排书是其他类,于是经查探后才发现,这些书的文字不同于猎人的火星文,而是英文、中文…等。

这让紫星感到又惊又喜,于是连忙拿起书籍开始翻阅。

紫星对于这些语言驾轻就手,她前世可是世界情报组织特攻队长,精通各国语言是必要的学习课程之一,所以这些书籍对她来说简直就像是她的家乡书。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看书看到浑然忘我的紫星忘记时间为何物,直到库洛洛无声无息的突然出现在紫星面前。

「妳在做什幺?」库洛洛没有因紫星随便闯进图书室而感到生气,反而是对于紫星能认真专注看着自己研究许久都无法理解的书感到有兴趣。

「看书。」紫星淡淡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完全融入书中世界,忘记自己身在何方。

「妳看得懂?」库洛洛看着此刻坐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紫星,感到有些惊讶问。

「对!」紫星的目光仍然在书本,从声音上,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些不耐烦。

「那教我吧。」库洛洛弯下身来,快速抽紫星手中的书,默默道。

紫星见手中的书被人拿走,站起身来感到有些气愤的皱着眉头说:「喂!你…」但是在看到库洛洛本人后,本来想脱口而出的话,却突然哽咽发不了声。

紫星与库洛洛眼神相交接,看见库洛洛如绅士般迷人的招牌笑容出现在眼前。

说实话,这样的动人的笑容确实能迷惑不女人,因为实在太帅了!

但对紫星而言,这样的笑容却暗藏危机,尤其是他那双看透心思的眼眸,在他面前就有如白纸一样,一个举动一个动作,都能被他轻易看穿。

「库…不对!团长,你怎幺会在这里?」紫星平淡的表情开始有些惊慌,因为每次看到库洛洛那迷人的笑容,就代表着等下肯定没好事发生。

「妳觉得呢?」库洛洛依然用那招牌笑容,一步一步的往前靠近紫星。

「看书?」由于库洛洛一步一步的往前,紫星感受到他带来的压迫感,双脚开始慢慢往后退…

「呵…」库洛洛轻笑一声摇摇头表示紫星回答错误,而脚步仍然继续向前走。

『来这里除了看书还能干嘛!』紫星感到困惑,开始思考着,而步伐仍然继续向后。

正当紫星还在思考时,但身后早已没了退路,于是紫星贴着身后的书柜,看着库洛洛一点一点的接近。

「不知道!」她看着不停往前靠近自己的库洛洛,不由得开始惊慌。

「当然是…」库洛洛没有立即公布答案,只是缓缓的走到紫星面前后,略弯下腰与紫星面对面对视着。

紫星见库洛洛在自己面前站定后,接着发觉库洛洛那迷人的脸庞正不停的往自己慢慢靠近,看着他不停放大的俊脸,让她开始有些紧张。

由于两人面面相觑距离不到10公分,紫星感受到库洛洛微微的气息喷发在自己脸上,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醉人香味。

「看看妳。」库洛洛说完后,就抚上紫星那稚嫩的可爱脸庞。

紫星感受到库洛洛那略为冰冷的手轻轻的触碰着自己的脸,身体不自觉的紧绷了起来。

她开始搞不懂库洛洛到底要做什幺,她试着想从库洛洛的眼神中寻求答案,找到的却始终只有让人捉摸不透的黑。

「有没有人说过,妳那紫色的眼瞳很迷人,会让人不自觉陷下去,深深被妳吸引。」库洛洛顺着脸庞往上触摸至紫星那耀眼紫瞳旁。

「你要做什幺?」紫星的表情虽然没有起太大的变化,但心里却对于库洛洛的言语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因为她突然清楚得看到库洛洛在看着她的眼睛时,那深邃的黑瞳中强烈的佔有及慾望。

她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沦为与窟虏塔族人,被人挖去双眼。

「我还有事,先走了。」紫星也不管库洛洛答不答应,想直接一走了之。

但正当她跨出第一步时,库洛洛鬆开抚在紫星脸上的右手,接着双手一挡,将紫星困在自己的面前,令她无法动弹。

「紫星,我想…」说完,库洛洛那原本距离不到10公分的俊脸慢慢朝紫星前进,而紫星的头也开始往后退到退无可退。

『他到底想做什幺?为什幺脸要一直不断朝我逼近,难道他想…』紫星突然想起前世在看偶像剧时的情节,剧中不乏出现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紧张兴奋的吻戏。

接着紫星紧张得闭上双眼不敢面对,暗自想着在他碰触到我的那一刻一定要狠狠的把他推开。

脸上的知觉越来越能明显感受到,原本微微的气息变得强烈、清淡的醉人香味也开始越来越浓,直到库洛洛的鼻尖碰触到紫星鼻尖时…

紫星举起双手,欲推开库洛洛时,但双手却扑了个空。

睁开眼后才发现,库洛洛早已远离紫星,靠在略为前面的柜子上。

「呵…哈哈哈~」库洛洛望着双手扑空、有些呆愣的紫星不停的笑着。

「………」紫星看着眼前笑得不停的库洛洛,才发现自己被他彻彻底底的耍了。

她强忍着想发出来的怒气了咬牙切齿道:「我走了。」

「等等。」库洛洛回过神来,阻止了紫星的去向。

「有事?」紫星回到原先的表情,冷冰冰的问着。

「妳看的懂这些书?」库洛洛指着刚刚紫星看过的书本。

「恩。」紫星看着库洛洛手中的英文书籍,于是点头回答。

「从现在开始,妳就教我学会这些文字。」库洛洛下达命令。

「可以,不过我以后能看这些书吗?」紫星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于是迫于无奈的答应库洛洛,但求知慾强烈的她仍然想看完这些书。

「可以。」库洛洛看着有如谜样的紫星,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了一个弧度。

*****

时间飞快的流逝,经过几个月紫星在经过旅团们的魔鬼特训后,每个团员都大致认可了紫星的实力。

虽然紫星在前世中对于杀人早已驾轻就熟,但依然不喜杀人。

经过流星街长期的洗礼后,她了解到在这个地方,是个肉弱强食世界。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没有人会同情妳,有的,就只有抢夺及杀戮。

当然,紫星对于库洛洛的学习能力也实在佩服,因为他跟当初的酷拉皮卡一样,学的特别的快,在短短的几个月就已经把英文记熟了,而中文也还在进步神速当中。

夜晚,紫星躺在屋顶上看着流星街上的星空。

这里的星空并没有想像中的一望无际,由于流星街长期的垃圾汙染,空气品质也相当差,也就是那有些汙浊的气体使天空上的星星能见度不高吧。

看着天上的月亮,想起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噩梦,那不堪回首的梦。在流星街这一年多以来从未停止。

还记得那晚的月亮,也是这般圆,本该明亮皎洁的月,由她看来,却是凄凉悲痛又阴暗。

在紫星的内心,从来没有忘记这惨痛的灭族之仇,所以旅团给得魔鬼训练即使再困难辛苦,她也从未吭过一声。

因为她要变强,一定要变强,一定要亲自手刃敌人,为族人报仇雪恨!

想着想着,紫星的眼角不自觉的留了一滴泪…

就在紫星回顾往事时,身后迅速的飞来一把匕首,长期训练的紫星一个右倾,就轻鬆的避开攻击。

「反应不错!」玛奇拔起匕首,躺在紫星身旁。

「有事?」紫星视线依然在天空上,没有因为玛奇的到来回头。

「没事就不能来了吗?」玛奇反问。

「可以。」紫星依然淡淡回应着。

「妳哭过?」玛奇见到紫星眼角的湿润,于是好奇的问。

「恩,想起一些事。」紫星知道瞒不过,于是诚实回答。

玛奇没有逼迫紫星回答,只是沉默着,跟着紫星仰望夜空。

「为什幺不跟着大家一起待在下面。」玛奇长期的观察下来,紫星总是一个人独自出来,直觉告诉她,紫星好像在隐瞒什幺。

「习惯一个人。」对于玛奇的问题,她说了谎,她根本没有习惯一个人,而是害怕自己再次陷入同伴的漩涡,害怕自己再次的背叛。

「恩……说谎!」玛奇思考了一会儿说。直觉告诉她紫星没有说实话。

「……」对于玛奇的直觉,紫星是知道的,她无法反驳,于是选择沉默。

「能说出来给我听听吗?」玛奇见紫星沉默,接着又问。

「对不起…」紫星用道歉的方式表示拒绝。

「紫星,我不清楚妳之前发生过什幺事情,不过我们是一个团队,所以请妳明白这一点。」虽然直觉告诉她紫星不会拖累旅团,但还是想提醒她。

「我知道。」紫星依旧淡淡的回应着。

「对了!明天飞坦会帮妳开念,早点休息。」玛奇说完后,就起身走了回去。

紫星仍然仰望着星空,想起自己来到流星街跟着旅团相处也整整一年多。

这段时间,看着他们彼此信任、合作及依赖,即使没有家人的他们,也没有因此而放弃希望,反而更加坚强。

这个地方虽说是幻影旅团基地的所在,但对他们而言,却又像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属于自己的归属,同伴就有如家人。

紫星看着他们如家人般的存在,虽然很想融入,但却又带着恐惧。

『同伴、家人,这些东西我真的能拥有吗?即使拥有了,会不会又是背叛失去的开始?』长期封闭自己内心的紫星,一直以来都没有真心的对幻影旅团倘开心胸,即使是对跟她最好的派克诺坦也一样,因为她真的很害怕。

痛,两次就够了,她不想在痛了,真的不想…

*****

隔日,在紫星房中,飞坦在房间中準备帮紫星开念,紫星则穿着一件薄背心及短裤坐在床上,神情非常专注。

「等一下我会把气打在妳身上,接着妳的全身上下的精孔就会全开并且散发出强烈的气,到时候妳要非常专心的把气控制住,将气流通至全身。明白吗?」飞坦认真讲解着。

其实他很担心对于只有7岁的她这样强制开念,会不会言之过早,但看到紫星那坚定的眼神,他也只能选择相信。

「恩。」

飞坦将气打入紫星的身体后,紫星身体就冒出源源不决的热气。

开始时,紫星认为只要将气像妖气一样聚集在身体里即可,想不到这气却不同于妖气,非常难以控制。

「快点专心把气控制住,将气流通至全身!」飞坦在一旁看着紫星,并且不断提醒着。

紫星试着稳住自己的身体,闭上双眼慢慢的将身体放鬆,专注于将气融合在自己身体中,让气随着身体流入全身。

不久,紫星将气控制住,全身就像在被覆上一层没有重量的东西。

「可以了!」飞坦看着紫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能将气控制住时,感到非常惊讶。记得当初他在开念的时后,虽然也是短短几分钟就能把气控制住,但当时的他才10岁。

紫星缓缓睁开双眼,知道自己将气控制住后,提心吊胆的心顿时放鬆,接着由于过度消耗体力,于是不支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