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汐月文中流星街的大略分布图。

────────────────────────────────────────────────────────

(正文)

经过数月后,在紫星闭关努力的修练下,已经慢慢能掌握妖气的凝聚力,也能让妖气快速的融入在自己体内。

深夜,滂沱的大雨从天而降,淡淡的溼气从窗口传来…

紫星坐在床上努力的调和自己今天所凝聚起来的妖气,接这将妖气慢慢融入自己的身体中。

本该只有雨声的夜,突然传来不协调的脚步声…

房门外,飞坦在这次任务中一时大意,不小心遭人暗算,虽然快速的躲过致命的一击,但腹部还是被划上一刀不小的伤口。

深受刀伤的的飞坦,没有如平常般步伐轻快无声,很显然的因为刀伤而让步伐有所沉重。

紫星听见不同于平时脚步声的飞坦,虽然只有微略的变化,但数月都关在房间里集气聚神的紫星还是听得出来,于是她感到有些好奇,跑出门外一探究竟。

飞坦发觉到紫星的动作,急忙用大衣将伤口位置掩盖起来,故作镇定,如平时般冷眼的看着走出房门的紫星。

「还没睡?」飞坦平淡的问着。

紫星见飞坦被雨淋的全身湿透,脸色苍白却又装作无事的模样感到有些好笑,于是切入正题问:「飞坦,你受伤了。」

「……」被一语道破的飞坦顿时间感到有些无语。

飞坦身上虽然被雨水的溼气覆盖,但紫星依旧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于是在仔细的观察下,明显的发现飞坦刻意掩盖的地方。

她看着不发一语的飞坦,于是跑到飞坦受伤的位置前说:「让我看看你的伤!」

「不用妳多管闲事!」飞坦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想避开紫星的探究。

紫星看着眉头紧锁的飞坦,再她的脑海中,根本就不想管眼前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可是在本能的动作却又驱使自己不自觉的关心起来。

这让紫星的心里,感到非常矛盾…

「我记得你是跟玛奇和信长一起出任务的吧,他们难道不知道你受伤吗?」紫星感到有些好奇的问。

依照飞坦身上传来的血腥味,应该是外伤,而且以玛奇的能力应该能够帮她缝合,怎幺会让飞坦带伤回来…

「哼!」飞坦没有回答紫星的问题,不过从他的眼中,紫星能够看出他是刻意隐瞒其他人的。

「我去找玛奇。」

正当紫星不疾不徐地想从飞坦身旁走过时,飞坦立刻挡在紫星面前。

「不需要!」飞坦带点怒意的警告着。

「那让我看看你的伤。」对于飞坦的视线,她丝毫不畏惧。因为对她来说最令人恐惧的是库洛洛的视线,比飞坦恐怖一百倍有余。

「………」飞坦依然不发一语,他打开房门自径走进房间,而房门却没有关上。很显然的是答应了紫星的请求。

飞坦立刻走进浴室开始洗澡,并且清理自己的伤口。

紫星跑到浴室门前问:「你的医药箱在哪?」

「我没有那种东西。」飞坦从浴室里回答。

「我回房间拿。」紫星跑回自己房间将医疗箱拖了过来。

正当紫星拖着医疗箱走进飞坦房间时,飞坦仍然在浴室中清洗着。

她无聊的看着飞坦的房间,家具摆设依旧没变,房间依然乾净无尘。

想起前阵子还跟飞坦闹出大八卦,本来还毅然决然的从此不再踏入这间房间,可如今却依旧踏了进来。

『该死的,我明明什幺根本就不想管这个冷血变态,可是为什幺身体却总是不自觉的做出自己不想做的事,我到底在干嘛阿…』紫星躺在床上,对于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郁闷。

飞坦清洗完毕后,赤裸着上身,看着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幺的紫星及全新的医疗箱。

不知道为什幺,他竟然对于大剌剌趴在他床上躺着的紫星,一点怒意也没有。

「妳这东西是从哪里得到的?」飞坦看着紫星全新的医疗箱,感到有些不解问。

流星街这种地方除了长老所待的中央城市有之外,在外面应该不会有,就算有也不可能这幺全新完整。

「因为我跟秃鹰说要一个齐全的医疗箱,牠们就帮我送来了。」紫星回答。

飞坦开始觉得紫星的能力真的很好用,这些生物不仅让旅团的食物中多了许多各式各样乾净的食材,而且每次在出任务时,都能利用这些生物来打探敌情。更意外的是,没想到这些秃鹰居然还能从中央偷东西,还真不能小看这些生物的力量。

「飞坦,坐在床上,擦药!」紫星坐上床上,默默指使着。

「麻烦!」飞坦虽然嘴上说着麻烦,但身体却还是往床上坐去。

由于身为狐狸的紫星无法上药,于是开始命令飞坦自己擦药包扎。

起初,飞坦嫌太麻烦,不想上药,但在紫星的胁迫下,飞坦才认命乖乖擦药。

最后紫星才发现原来不是嫌麻烦,而是他根本没擦过药水这种东西,所以不知道该怎幺擦。

至于紫星为什幺能胁迫飞坦呢?当然是要胁他说如果不上药就要把他受伤的事情公开。

「受伤就受伤,有需要隐瞒吗?」紫星实在无法理解,明明都受伤的,干嘛死要面子不敢承认。

「……」飞坦没有回答,只是面有难色的闭上双眼,躺在床上休息。

紫星看着飞坦气色不佳、频频冒冷汗的的样子,于是赶紧覆上他的额头,才发现他居然正在发烧…

「你发烧了!」紫星看着眉头紧锁、脸色难看的飞坦感到有些担心。

「睡一觉就没事了。」飞坦仍然闭着双眼,不以为意的说着。

「你找死?」紫星看着闭目养神的飞坦,对于飞坦不顾身体的行为而感到生气,于是重重的往飞坦的伤口打去。

「妳干嘛!」飞坦吃痛,张开双眼愤怒的瞪着紫星。

「你这样下去不行,我去找玛奇。」紫星摸着飞坦那烫人的身体,感到有些不安。

「不准去!」飞坦将紫星抓了回来,紧紧抱住。

「放开我!你现在伤口发炎引起发烧,不好好处理不行!」紫星不停挣扎着,想要摆脱飞坦禁锢的手。

「……」飞坦依旧没有鬆开手,反而抱得更紧。

「你再不放开我就要咬人了喔!」紫星生气的的说着,她真的无法理解飞坦此刻的心情,难道面子就真的这幺重要吗?

「求妳了,别去。」飞坦放下姿态,有些恳求的说着。

紫星见飞坦放低姿态的求着,于是停止了挣扎,非常无奈道:「好!我不去,你先放开我。」

不知道为什幺,当她听到飞坦那无助般的恳求,在她心里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好像不答应他自己也会过意不去。

飞坦见紫星答应,于是慢慢鬆开了手。

「真是爱面子!」紫星看着眼前全身滚烫的男孩,不禁抱怨道。

接着,紫星开始让飞坦穿上保暖的衣服,并且拉起棉被将飞坦盖个紧实,跑到浴室用溼布覆盖在飞坦额头上。

滂沱大雨的深夜,紫星不眠不休的照顾飞坦整整一夜…

*****

隔日清晨,紫星突然感觉腰上一紧,接着被人从后拉进一片温热的胸怀中…

感受到背部与他人的相接触,惊觉到自己身体变化的紫星,让原本还想继续入眠的她,突然醒来。

想起自己昨天又不知不觉的又睡在飞坦的房间里。

为了避免暧昧事件重蹈覆辙,于是决定以最安静且快速的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但那禁锢在她腰部的手却让她无法起身。

于是,紫星下意识的想用手去拿开时,赫然发现自己现在的手已不再是毛茸茸的狐狸掌,而是包裹着属于人类女孩嫩白肌肤的手。

接着,她开始观察自己的身体,发现她虽然已经转化成人类,但却一丝不挂、全身赤裸的被飞坦抱在床上…

「啊~~~~~」突如其来的大叫不仅吵醒了基地所有人,就连站在屋顶的乌鸦也因为紫星的大喊而纷纷飞离。

于是,想安静迅速逃离现场的紫星仍然失败。

「妳在吵…」被紫星突如其来的大叫吵醒的飞坦,露出不满的眼神看着身旁歇斯底里的女孩。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有的银紫色短髮,全身赤裸有如小萝莉般容颜的女孩,那可爱圆润的瓜子脸因为羞愧而染上自然的腮红,而那紫色的眼眸有人寒玉般,冷冽却又璀璨耀眼。

本因被吵醒而发怒的飞坦,在看到紫星化为人类那动人的模样,将原本想骂人的话全又吞了回去,而眼睛也不忘地盯着紫星的身体看。

「不准看!!」紫星见飞坦不停的打量自己,于是暴怒的随手抓了一颗枕头丢在飞坦的脸上。

「滚出去、给我滚!」紧接着,紫星用被单将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包覆起来,然后用着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将飞坦丢出房间外。

话说,这好像是飞坦的房间?

而这时的飞坦,似乎受到不小的刺激,眼神茫然、一时反应不过来的呆坐在门口。

接着,清楚的脚步声陆陆续续地从四面八方而来…

「又在吵什幺?」住在二楼离飞坦房间最近的信长率先抵达门口。

「发生什幺事了?」紧接在后的是同样住在二楼的玛奇。直觉告诉她紫星跟飞坦一定又发生惊为天人的事情了。

「是谁一大早鬼吼鬼叫的!」接着是来到的是被吵醒的窝金,他感到不悦的发牢骚。

「紫星怎幺了?」后来居上的派克诺坦略为担心的问着。

「现在是怎幺一回事?」随后跟上的富兰克林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状况问。

「飞坦,紫星怎幺又在你房里?」姗姗来迟的库洛洛看着眼神茫然的飞坦问着。

旅团成员因为库洛洛的提问,才意识到紫星现在人在飞坦的房间中,于是每个人分别投射着寓意不明的目光看着飞坦。

听见库洛洛的询问,飞坦迅速的将意识拉了回来。

「她…变回人类了。」此时的飞坦不知道想起什幺,脸上染了一层红晕,有些吞吞吐吐的解释着。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紫星,我是派克,妳在里面吗?」派克诺坦敲着门,颇为担心的问着。

过了一会儿,紫星慢慢打开门走了出来。

一个年约6岁的女孩,身上穿着从飞坦衣柜拿出来的衣服。

身上穿着明显不合身的上衣,露出细白的双腿;紫色的短髮、娇小玲珑的可爱模样,立即吸引众人的目光。

「妳、妳是谁?」窝金望着眼前从未见过的可爱女孩,立刻大声问着。基地里什幺时候号多了一个人,他居然不知道!

窝金迟钝的程度真的令人汗颜阿…

「妳是紫星?」派克诺坦看着眼前的女孩问。

「嗯。」紫星对于众人异样的眼光好像已经麻痺了,于是非常平淡的回答。

「妳就是那只狐狸?」信长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可爱女孩居然是那只狐狸。

「反差还真的很大。」富兰克林看着眼前的女孩,感到有些惊喜。真想不到她变成人形原来长得这幺可爱。

「还真令人意外呢!」玛奇看着眼前的可爱女孩,感到有些惊讶。紫星总是令他们惊讶连连呢!

「的确是位可爱的女孩。」库洛洛用手摀着嘴巴,若有所思,不明所以的笑着。

听见库洛洛的称讚,让紫星不自觉的往库洛洛看去。得到库洛洛夸奖的她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有种危机感。

「不过,妳怎幺会穿着飞坦的衣服?」库洛洛满怀笑容、一脸无害的问着。

库洛洛的一句话,总是一针见血的插入紫星的不安上。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目不转睛的看着紫星身上批着飞坦平时常穿的上衣。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紫星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库洛洛,虽然很想反驳,但却又不能将心里话明说,一脸憋屈的想着。

「哦~妳…」信长抚着下巴,不怀好意的笑着。

紫星朝信长瞪去,像是在警告他如果在胡说八道就会要他好看。

「…………」信长看见紫星投来的警告,那冰冷的紫眸令人不容忽视,于是他将原本来要说的话又嚥了下去。

「紫星,妳现在还小,对于男女之事妳可能还不是很清楚,所以不要轻易献出自己的身体,等妳长大一点就会懂我现在说的话了,明白吗?」富兰克林摸着紫星的头,开始向哥哥一样关心着。

「………,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只是来跟飞坦借衣服穿而已。」紫星听完富兰克林的话后,虽然有些错愕,但却又佯装镇定的淡淡的回应。她可不想再听库洛洛跟她说『解释就是掩饰』的道理。

「恩,不过妳能变回人形真是太好了呢!」派克诺坦替紫星感到开心的说着。虽然不相信紫星的解释,但每个人都有隐私,所以她也没有继续追究。

「总而言之,先去我房间吧,我先找一件适合妳穿的衣服。」玛奇牵着紫星的手往自己房里去。虽然觉得紫星在说谎,但也不想强迫她说,反正没必要。

「既然她是紫星,那、那只狐狸呢?」窝金不停搔着早已乱糟糟的爆炸头,感到非常困惑的问。

「「「「……………」」」」对于那窝金那异于常人的的理解力,大家实在无法指教。

窝金见大家都用着同情无奈的脸看着他,于是更加感到好奇的问:「你们怎幺突然不说话,那只狐狸呢?」

「我想到我还有事,先走了!」库洛洛话一说完就赶紧离开现场。

「我去準备早餐。」派克诺坦跟着离去。

「我有东西忘了拿。」富兰克林也随便掰个理由走了。

「我去上厕所。」信长急忙跑开。

「咦?喂!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啊。」窝金看着众人纷纷离开,于是连忙喊道。但似乎没有人因为他的呼喊而停下脚步。

他看着早已四处逃串的人,默默感叹道:「你们这些人还真无情,好歹那只狐狸跟着我们相处也有一阵子了,居然连关心都不关心。」

看来窝金要完全理解的时间还很久…

一路上,紫星突然发现玛奇牵着她的右手包裹着一层绷带,于是停下脚步,举起玛奇的手仔细的看着。

「啊!这个啊,昨天出任务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玛奇见紫星观察她受伤的手,于是简单得解释的一下。

「两只手都受伤了?」紫星眼尖的发现玛奇除了右手,连左手手臂上也有着受伤后包扎过的绷带缠着。

「恩,昨天遇见一个难缠的对手,不小心把左手臂弄断,就连右手手腕也骨折,受了不小的伤呢!幸好当时飞坦反应快,即时阻挡想偷袭我的人给的致命一击,不能我想我现在应该不可能站在这里跟妳说话了。」玛奇有些自嘲的说着。

听完玛奇的解释后,紫星才发现自己原来深深的误解飞坦了!原来他不是死要面子不肯去找玛奇,而是知道玛奇现在所受的伤不方便替他治疗,所以才想隐瞒,不想让大家为他操心。

『原来,他并没有想像中的无情呢。』紫星在心里默默想着,嘴角不自觉上扬。

「玛奇,我那里也有医疗箱,如果有需要可以跟我拿。」紫星微微笑着,心情突然大好。

「妳有医疗箱?」玛奇也如飞坦般好奇的问着。因为她知道流星街医疗箱少之又少、甚至没有。她昨晚包扎的绷带还是从中央在附近驻守的单位抢来的。

「恩,秃鹰帮我送来的。」紫星解释着。

「原、原来如此。」玛奇突然觉得这些秃鹰有时候还真是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