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允诺摸着红透的脸,没想到这个年时夜竟然吻了她的额头,「你、你你……」她气得头昏脑胀,「嗯?」只换来他淡定的邪笑。

他们俩对视,完全没有下文,不久钟声响起,允诺收起东西,「我先闪了。」扑通扑通…她的心跳不断的加速,羞赧的心让她真个人变得扭捏。

下午第一节,英语,「Ms.允诺,what\'swrong?areyouok?」老师看向一直以来都很认真听课的她,「老师对不起,我发了呆。」她鞠躬道歉,之后老师也没有记在心上,但所有同学都吓呆了。

「裴允诺,妳发烧喔?妳怎幺可能会发呆?」其他同学不敢置信的想要听原因,纷纷围至允诺的桌前,「才没有勒。我是不能发呆啊?」她忽然想到年时夜那脸孔,不禁腮帮染红。

看见此举,那些人又纷纷傻眼,「天啊!裴允诺病了!」他们异口同声的大喊。

「所以……妳就这样闷了一整天?」年时夜已经快忍不住笑意,「是啦!你真不够朋友,一直笑,当我看不出来吗?」她看着他那强忍欲笑的神情,不爽的哼了一声。

他听到朋友一词,靠近她的脸,「朋友?我不这幺觉得。」他浅笑,但却不时令人悚然。

「哎呀~你很烦欸。」她别过头去,心跳又开始自乱阵脚,「不要闹我。」赌气,每每都被他玩在掌心。

「好,那回去吧!」年时夜止住了玩心,转身走出校门,但被逗乐的心情仍然存于他腼腆的笑裏。

允诺不服气的嘟嘴,看他的笑容,总是让人气消,却又让人感到不甘,「讨厌,每次都输给你……」

「有吗?」他莞尔,「是我输妳吧!」他这幺说,因为早在他喜欢上她的那一刻,他就彻彻底底的输了。

允诺却又再三肯定,赢得胜利的不是自己,看来这个人还没发觉他的话中话吧!他知晓,却是一阵失落。

「怎幺?」她看见他眼底闪过的哀伤,「不,没什幺。」他闭上眼,不多说什幺,只是继续听着滔滔不绝的允诺继续讲着自己的遭遇。

「离那天还有多久呢?」允诺又提起这话题,心里果然还是少不了期待,「七天。」他应答,「太好了,就快到了,真想见见你家的模样,一定很大,对吧?」

「嗯,很大。」他淡淡的道,「真的吗?!果然是有钱人!」她又惊又喜,「越来越期待了啦!」

年时夜看着她兴奋的表情,却只有无奈,「你最近怎幺都这幺怪?以前你不也很期待吗?」她发觉最近他的异样,「没有什幺,感叹时光飞逝罢了。」

「是这样吗?」她仍然对他的回答保持疑惑,看着他的眸子许久,看不出个所以然,倒是被那深邃给吸引住了,「喂。」他轻轻的拍了她的肩,头也很自然的贴额头。

待她回神,只见他放大数倍的帅脸,不经脸红了起来,「呀!!!」她向后滑一跤,幸好他的手脚快,将她搂紧,「没事吧?」他一脸担心,连自己的心脏也快跳了出来。

「我、没事……」她撇过头,又因为太紧张而闭上眼。

年时夜发觉自己越了界,便赶紧把她扶好,将手抽离,「嗯,下次小心。」

她看了他这反应,心里感到空虚,总觉得心裏的某处正被撞击着,「嗯。那今天就这样吧!回去也小心点。」她轻轻地鞠了躬,便往家门方向走去。

她无力地趴在床上,用枕头压着自己的脸,扑通扑通的心尚未平息,红通通的脸,正是因年时夜的各个行动,心动。

「该不会……我喜欢上他了吧?」允诺假设性的自问自答,「不对,我和他只是朋友。没错,只是朋友。」她如此肯定。

另一边的他,站在阳台边,看着空中的下弦月与互相辉映的星星,「朋友……是吗?」眼神黯然,「少爷,关于除夕……」管家站在房门外,对年时夜毕恭毕敬,他恢复自己平时的样子,「正常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