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暑假,是意志最消沉的一个暑假,暑假本是个令人放鬆、开心的事情,可是陈漠然却无法高兴起来。

「怎幺了,是有什幺消息吗?」陈漠然坐到座位的对座,一脸期待的看着陈雄志,即是她的爸爸。

「昨天他们吵了一场很大的架,娜娜她很不开心,然后抱着她妈在哭,再接着不知道她妈跟吴浩翼讲了些什幺,吴浩翼突然又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想应该是一些威胁的话,听说吴浩翼的父母正在跟她的公司谈一份合约。」陈雄志细细把所有知道的一切告知陈漠然,他们从那天见面开始,就一直有联络,只要他一有什幺消息,他就会约陈漠然出来对她说。

「她就只会这些伎俩吗?唉...你,你一定要帮我看好他,这段时间我不能在他身边,很多事情也不能提醒他,所以……」陈漠然本想仔细数数要提醒什幺,却被陈雄志打断了。

「好,我会尽力的,先不谈了,我出去太久会被怀疑的,有什幺事再找你。」陈雄志战战兢兢的戴上帽子,左右盼望见没有问题才快步离开咖啡店。

这家咖啡店在陈漠然家附近,已经开了几十年,地方比较偏僻,不过胜在食物很好食,价钱也很便宜,所以陈漠然小时候经常与家人一起到这裏吃饭,之前几次见面他们也约在这个秘密老地方。

开学前一天,陈雄志一大早就把陈漠然叫了出来,而且听语气好像很焦急很严重的样子,陈漠然怕是吴浩翼出什幺事,连睡衣也不换、脸也不洗、牙也不擦的情况下,拿了锁匙就出门。

「怎幺了,叫我叫得这幺急,是发生什幺事了吗?」陈漠然一坐下马上捉住陈雄志的手,一脸苍白,黑眼袋都快要掉到地上了,整个人憔悴了许多,看来最近睡得不太好。

「你冷静点,先听我说……吴浩翼进了医院,他……」陈雄志原本还在思考应该怎幺婉转点说出这件事,可是他发现怎幺说也很直接……

「你叫我怎幺冷静!」陈漠然最近精神十分紧张,现在更面临崩溃的边缘,立即拍桌起来,双眼红筋浮现,打断了陈雄志的话,十分狰狞的喊了出来。

「我……」陈雄志吓了一跳,没想到从前娇小可爱的娃娃现在竟变成这样可怕的人,看来是他错过了她最重要的成长过程。

「后来怎幺了?他怎幺了?快点告诉我!」陈漠然跑到陈雄志的旁边坐下,原本碍于之前发生那些事的关係,她一直跟他保持距离,可是现在她没有顾及太多,一把劲的用力摇晃他的肩膀,还一边哭一边甩,弄得陈雄志措手不及。

「他进了医院,医生说是因为之前伤口的瘀血还没清乾净,所以一激动才会晕倒的,不过他已经没什幺大碍,他出院后我才抽身过来的。」陈雄志吞了吞喉咙中因为紧张而分泌的口水,弱弱的观察着陈漠然的反应。

「我想去看看他,帮我想个办法,我求求你了。」陈漠然起身走向桌边鞠了个躬,没有多余的话语,没有多余的表情,没有多余的恳求,就这样一直曲着身子。

「欸,你这是干什幺呢?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根本没有权力这样做,你是知道的,我连走来见你已经要偷偷摸摸的,更何况带个人一起来?」陈雄志受不了这样的大礼,俩父女之间还需要这些虚礼,这样的疏远更令陈雄志痛心,只怪当初屈服于强势,要是当初一家人抱着一起死,也比现在就算死也不要抱在一起强得多。

「我明白……他现在还好吗?头还痛不痛?他……他有没有好好吃药?」陈漠然坐回座位上,想了想,她刚刚是急昏了头才忽略了他们现在的景况,不过她真的好想念好想念他啊,就连一张能让她缅怀的照片也没有,真后悔当初因为害羞没跟他拍过任何一张照片。

「不用担心,娜娜照顾他照顾得很好,我也会帮忙照看着的,你就放心吧,我会再联络你的。」陈雄志起身打算走,怎料陈漠然突然开口。

「照顾?浩翼他进医院到底是谁弄成的?帮我告诉她们母女,她们已经抢了我的爸爸,我不会再让她们抢走我爱的人了。」陈漠然用质疑的眼神看着陈雄志,这个陌生的眼神,生生的把陈雄志吓到跌坐回座位,陈漠然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店。

陈漠然跌跌撞撞的走回家中,明明平时只要十分钟就能走完的路,今天却花了整整半个小时,天已经全亮了,猛烈的阳光照射在陈漠然的脸上,那双通红的眼睛不知是因为太阳晒成这样,还是因为眼泪烧滚了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