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算怎幺做?」陆荃陵轻声问着,「还是照原本跟我讲的那样吗?」

「……恩。」他哽咽的应了后,像个孩子般不停啜泣,「对不起,还要让妳这样帮我……」

陆荃陵听了这话忍不住格格笑了,抚着他的手动作却依旧轻柔,「喝醉还真是诚实呢,这样多可爱啊?平常那副装模作样真是太讨人厌了。」

湛路遥听见这话,抬起头,桃花眼儿中被泪水浸的矇眬。

「看在这副蠢样子上,帮帮帮,多破坏名声都帮。」她瞇眼笑着,却又忍不住默默想着,不知道自家哥哥看见到时候的新闻,会不会把她狠狠抓起来管教一番啊……

陆荃陵立刻稳定自己心神,没关係、没关係,到时候抢先一步赶快出国就好了,天高皇帝远,看他还能拿她如何?

「不过啊,你可别后悔啊。」她喃喃说着,「到时候可真没办法回头了。」

湛路遥听到这话,反而呆呆地看着她,困惑的问道,「为什幺会后悔?」

她还没来的及回话,他便又开怀的笑了,「小陵,那是我哥哥,是我哥哥啊。」

看着他这副模样,陆荃陵愣了愣。

第一次见到祁路遥是在七岁那年。

祁家是国内顶尖财团,以饭店起家,近年来更触及渡假村、邮轮、餐厅业务,除了在亚太区数一数二外,即便是在欧美依旧狠狠的站稳了位置。

那时是祁家的小王子的生日,陆家身为国内知名娱乐集团理所当然的也收到了邀请函。在那样的场合之中,陆家地位并不算是排在前头的。

自小便拥有着亮丽相貌的她遭到了欺侮,向来性子硬又被娇宠的她怎可能吃闷亏,于是她狠狠的戏耍了她们一顿,甚至还将她们推入喷泉之中,等到她们嚎啕大哭后她才发现自己好像太过分了。

没想到在她们跟周遭大人们指出是她动手,连她也打算乖乖承认的时候,祁路遥却突然出声,「是她们自己掉下去的。」

即便根本不是事实,但祁家未来继承人如此认定,那就成了事实。

她想问他为什幺要帮她,可他身边环绕着大量保镳,于是她根本接近不了,只好作罢。

第二次见到祁路遥是在小三那年。

向来在家中接受菁英教育的祁路遥,完全没有理由的,突然到了贵族小学就读。

面上总挂着合宜淡笑的他,在她凑到他身边时,却扬起了真心的笑容,「是妳呢。」

「你……那时为什幺要说谎帮我?」这件事情困惑了她好久,于是当再见到他,她毫不犹豫地便开口询问。

他有些讶异,却还是笑着回答,「她们如果没有先挑衅妳,妳也不会将她们弄进喷泉─所以,是她们害自己掉下去的,这哪里说谎了?」

明明是完全颠覆事实的说法,他却说的理直气壮,害她忍不住愣愣地问,「你有病啊?」

话一出口她立刻懊悔了,没想到他却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开心了。

他说,「我们当朋友吧?」

他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他甚至说要介绍他的哥哥给她认识。众人都知道祁家只有祁路遥这个唯一的继承人,于是即便祁路遥没有提,她依旧知道韩越一定是私生子。

他一定也知道的,但他却丝毫不在乎。那时他拉着冷着脸不愿理他的韩越,对她笑着说,「小陵,这是我哥哥、是我哥哥喔。」

如果那时她知道祁路遥会因为韩越而陷的如此深,她一定会耗尽心力阻止后续一切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