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瑀听了韩越的话,愣愣地不知道要回答什幺。没想到韩越却也没有想再进行话题的意愿,自顾自安静地继续用餐。

今天一直莫名的遇到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话题呢,唐瑀默默想着。

用完餐后,他们很快的离开JACOBO,伴随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后上了车。本来依照唐瑀的计画,应该是让保母车先带韩越回家,然后她再自己搭车回家收东西,毕竟以她和韩越的身分而言,她根本没有考虑过让韩越在保母车中等她收行李再一道回他家。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刚上车韩越便头也不回的交代唐瑀告诉司机地址。

「不用的,韩先生。」她尽量用平静的口气说,「让司机大哥先载您回家吧,我再自己搭车就好了。」

韩越看也没看她一眼,只是非常简洁的回道,「地址。」

好吧,可能他想展现自己的绅士风度吧?唐瑀偷偷说服着自己。

既然拒绝不了,她又不愿意在认识的第一天就婉拒对方的好意、搞将彼此的关係,于是她只好笑着道谢。

「那就谢谢韩先生了。」

「恩。」他轻应了声。

等到终于抵达她租屋处附近后,她飞快的打算开门下车,没想到却在门刚开一半时,听见身后传来的问话,「需要帮忙?」

她顿了顿,却很快的回身笑着婉拒,「不用的,谢谢韩先生。」

回完话后,唐瑀这次再也没有任何停留的,极快的下了车。

韩越垂眸,没有多说什幺,却在唐瑀关了门后,压抑不了的向外看去。

她踏着步伐,毫不留恋地离去。

她一定被吓到了吧?他闭眸,唇角却扬起带着酸涩的苦笑。

明明往常不是这样冲动的,却忍不住……他轻叹了口气后,抬眸轻瞥了眼掌心上因紧握着手而烙下的印痕。何时印下的呢?他想,大概是当她用轻描淡写的口吻问着他为何会突然想回国吧。

那时他忍不住回了,「这里有放不下的人。」

但看到她愣住的神情后,他却懊悔的紧握了手,幸好长年演戏的经验让他将自己压抑的极好,她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也没有再做任何追问。

这里有放不下的……妳。

寻找了那幺多年、心心念念了那幺多年,知晓她在他身边过得极好后,强自压抑着自己那幺多年。

他用七年的时间让自己放下,却始终只是徒劳无功,仅仅因为他突然打来的,有关她的那通电话便让他匆匆返国。

然后他突然想到当年出道的电影,爱若只如最初。

他看着车窗上倒映的面孔,忍不住想,你要的是什幺呢,韩越?

修长的指尖在座椅扶手上轻敲,发出极清脆的响声。

再忍忍,韩越,再忍忍。那幺多年都等了,又何需急在一时呢?

他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后,却忍不住轻轻笑了。

如同他同她所说,于淳禹只愿靳晴安好。而他也是如此,他只愿她唐瑀安好,只要她幸福,他就心满意足了。

他愿付出一切,只求能如她所愿。因为她,是他生命最初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