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闯空门

李青廷在半夜醒来,脸上冷冷的,一盏灯也没开,黑暗中隐约能看到家具轮廓。

有人在屋子里走动,衣服沙沙摩擦,对陌生人敏感的豆腐难得没有跑来跑去。

柯冬尉?

离开床铺,还有点睡眼惺忪,床头LED灯用大红色排出时间,凌晨4:36,上厕所不该这样摸来摸去。

黑暗中只有一抹影子,头戴着棒球帽,身高大约一百七,身型像是青少年。

害怕得不敢动弹,人影绕来绕去,小心的在屋子内搜索,李青廷清楚的看到他的轮廓,脸上戴着口罩,手上扁平物体像是刀子。

缩在床边,他只盼望小偷能快点走,屋子没有什幺值钱东西,这反而让小偷不甘心的翻了很久,客厅传来杂誌丢下地板的声音,李青廷缩在床边,手中攥紧手机却不敢打开,就怕光吸引到歹徒。

「这只狗怎幺回事,不会叫?」

豆腐!

他看过新闻案例,小偷不见得会伤人,却可能计画毒杀宠物,通常是加料的食物或是直接杀死。

就算全身发抖,他还是鼓起勇气,抓起床头闹钟,往门外丢去。

「是谁!」

歹徒大喊,长刀吓人的在空中挥舞,风切声在屋子迴荡。控制住发抖的手,李青廷再抛出一个娃娃熊。发现玩偶丢出方向的歹徒走近,脚步挤压地板,带进陌生的男人气味,空气变得危险,缩在床边,李青廷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悄悄调整成起跑姿势,预备等小偷踏进房子后抢出门。

计画成功了一半,李青廷很好的把握到空隙,藉机从门缝钻出去,客厅一片狼藉,他无暇顾及那些,慌乱的环顾寻找豆腐,水盆饲料盒翻在地上,狗窝、常待的沙发下都是空的,没任何白色毛茸茸的影子。

小偷很快的抢出房门,手上举着刀,黑暗和口罩遮挡住脸,靴子一步步靠近手无寸铁的李青廷。

两人相隔不过五公尺,人生的一幕幕在眼前疯狂掠过,压力掐在脖子上,什幺声音也发不出。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小偷愣了一下,就这一秒,肾上腺素涌遍李青廷全身,他冲往门口,用闪电一般的速度打开门。

「李先生?」

门外的却是上次的保镳之一,他很快嗅到空气中的不对劲,飞速进入客厅,扫视一地的凌乱,卧室的窗户大开,窗帘被吹得扬起,出去就是屋顶,和隔壁栋的距离不到两公尺,人是追不到了。

真正确定已经没有安全疑虑,保镳才打开灯。

「你为什幺在这里?!」

「柯少让我们守着。」

他没有再移动,规矩的站在门口,视线朝着厨房过去,那里有一团拖把外型的东西,李青廷这才想起爱犬,豆腐倒在地上,对主人的叫喊毫无反应,呼吸有点急促,小小的舌头吐在外面,黑豆般的眼睛是张开的。

抱起爱犬,眼泪不停往下掉,李青廷完全乱成一片,好几分钟才找出钱包钥匙。

「您要去哪里?」

抱着一只小狗,李青廷看上去只有可怜和脆弱,和上次威胁他们的样子成为对比,自认为有铁汉心肠的保镳都不由得心软。

「动物医院。」

用手背抹去眼泪,手中的小毛球还有呼吸,嘴巴艰难的张开,似乎正在努力活下去。

「我载您去吧?」

「好,谢谢。」

经常去的动物医院只有10分钟路程,保镳特别加快速度,5分钟就到了。在李青廷忙着和兽医师解释情况时,保镳打电话向柯冬尉报告,理所当然的挨了一顿骂。

「他怎幺样?」

打起十万分精神,疲累让柯冬尉看起来像个老头。

「没有受伤,也没有丢东西,还有……那只玛尔济斯吃了小偷的东西,现在在动物医院。」

「豆腐吗?」这比傻蛋受伤还要糟糕,他知道傻蛋有多疼豆腐,「医生说什幺?」

「还不知道。」

「好吧,我晚点会过去。」

白色的小身体接上各种药剂,管子从嘴巴抽出一堆黏糊的东西,小脚无力抽搐,细微的哭声混在仪器运作声里,李青廷隔着玻璃站着,偶尔难以忍受的别开眼,却没有掉一滴眼泪。

保镳没有立场对他说什幺,心里却也是痠痠的,室内太过沉闷,他乾脆站在医院门口,除了便利商店外,其他的店家都已经结束营业,昏黄的灯洒在柏油路上,看上去是银色的。

身在这个世界太久,有时候他们都分不清楚梦和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