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再度醒过来时,睁开眼睛便是一碧如洗的广袤苍穹,微风徐徐,身处的环境美的像画一般。云雀直起身,左右望了望,目光所及的範围内看不到什幺建筑物,西方有片森林,东方有幢小木屋,北方是瀑布,南方远处好像有个市镇,他自己则是身处在一片大草原上。

确认完周遭环境不会出现什幺有威胁的东西之后,他低头看了看自身,旋及蹙紧了眉头──他好像有点缩水。目前这副身体不高,大约一米七左右,身上穿着颇有设计感的紫黑色作战服,脚踩着双皮靴。接着,他抬手缓缓的摸了摸自己身体,眉头皱得更紧,身上没几两肉,锻鍊好的肌肉全部消失,摸起来简直就像是他十五岁那年的身体似的……

「啧──」反应过来后,他有些无奈的啐了声,这好像真是他十五岁那年的身体。云雀脑子闪过很多想法,可是他身体的本能却已经直接朝着南方那个市镇走去。

───想不通的问题,直接逮人来问比较快。

他边走,边尝试这具身体的能力,跑步能力还行,反应能力有些慢,力量完全不够,也没有衬手的武器。状况称不上是好,但他一点儿也没担心的样子,只逕自的往前疾行。

「我先示範一次给你看好了?」一个身材修长,面容俊秀的少年摆好了架式,对着旁边的红髮青年道,话音落下,他便狠狠的踹了在他身旁的野猪屁股一下。猛被踹了下而发狂的野猪快速的朝他冲了过来,少年轻轻一跃便快速的退了两三米左右。待野猪冲来时,摆好前刺动作,迅速的击杀野猪,动作轻巧,看着便是挺熟练的样子。

红髮青年讚叹声不绝,「桐人你还真是厉害阿,不愧是封测过的。」

「那克莱因你试试吧。」随即,少年又踹了另外一只野猪的屁股,然后快速的闪避,野猪一转过身,便锁定了红髮青年,一声不吭的狂冲而去。

克莱因见状,马上摆好姿势,模仿着少年刚刚的动作,也来了一个漂亮的前刺,顺利击杀野猪。

「哈哈。」克莱因的笑声还未停下,猛得从旁窜出个声音,吓了他一跳。

「这是哪里?」

「哇!什幺人啊?」

桐人是看着那个少年从远处过来的,没什幺惊讶的表情,「这里有点偏野外了喔,新手没人带的话还事先待在离城镇比较近的地方好一点。」他边说,边打量着来人,越看越心惊。

来人黑髮雪肤,一双欲飞且冶豔的古典凤眼,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肌肤,云淡风轻的气势,秀气却无一丝文弱之气的五官,还有宛若画家勾勒的,不容一丝修改的脸部线条。确实,非常漂亮。

就算游戏中可以调整外貌,这幺秀气漂亮的少年,那也得在现实的底子非常好才行,本人也一定是个标緻的少年。

「什幺意思?」凤眼少年一蹙眉,桐人便感觉周遭氛围丕变,这让他更确定这少年绝非常人。这般年纪便有这股气势,想必不会是常人。

不过……桐人和克莱因互望一眼,他们不懂少年的问题,桐人觉得自己刚刚的解释挺清楚明了的,不存在什幺需要解释的地方。

「恩……我是说,这边是野外,如果对于剑技还不熟练的话,可以在离城镇比较近一点的地方升等。」桐人搔了搔头,指着南方的城镇道。

云雀挑眉,抓住了几个重点,「剑技?升等?」他平时不玩游戏,从十四岁起便置身于黑手党的他,没有玩游戏的时间,剑技什幺的,他也不会。他会的只有真实存在的杀人技巧,还有暗杀手段而已。

「小兄弟,你该不会睡迷糊了吧?桐人的意思是这边是离新手村的城镇远一点的野外,是说你不知道剑技的话是怎幺一个人走来的?新手村外边有些小野兽的……」克莱因也不懂他们两在鸡同鸭讲些什幺东西,这个冰蓝色凤眼的少年看似文秀,但气势不是一般的凌厉,看起来不是常人,怎幺解释这幺久还听不懂?

云雀闻言,判断出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方法应该与其他人不一样。且面前的两人无法带给他任何的威胁,想了下便决定露透一点状况以换取情报,「醒来就在草地上了。」

桐人和克莱因再度对视了一眼。「你说你一醒来就在草地上?不是在城镇的广场前?」

云雀点点头。

「不会是你的系统有问题吧?」桐人试图找出问题的癥结点。

「系统?」

听到他的疑问,克莱因以为他对于这款游戏还不太熟悉,便直接伸手比划了下。一排的按键悬空在他面前,克莱因边找着LOGOUT的按键边道,「那你就先登……嗯?怎幺……没有登出键?」

「怎幺可能?」桐人闻言,不以为意的也伸手画了下。旋即他发现,还真没有在登出键的位置看到标誌。

克莱因左滑右滑的,「会不会是游戏的系统真的出问题了?」

「这不可能,你想想,游戏里的登出键没了这种大事肯定很快就会被发现,而且也是个很大的BUG。SAO这款游戏怎幺可能出现这种营运漏洞?」

随着他两的对话进行,云雀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大概了解了状况。第一,他现在在的地方是个游戏,游戏种类大概是剑技争斗之类的。第二,目前出不了游戏。第三,他已经不是在他的世界里了,这里的科技更发达。

「我们还是先去广场看看吧?或许官方已经有派人来处理了也不一定。也可以顺便解决你的问题,这样好吗?」桐人率先放弃了无用功,转头对着他们两个询问道。

「行,那先去广场吧,希望他们赶紧把这修好,我五点半还订了比萨和姜汁汽水呢。」

云雀只微微点点头。

十年的时间,经历过各种事情和争斗的他,早已不是当年十五岁那个稜角分明,行事冲动的他。处事变得圆滑了点不说,况且目前正身处于一个未知的世界,有人要当响导当然是好的,他便也同意下来。

路上,三人仅交换了名字,没有多言,很快的便也到了广场。

一大群的人吵吵闹闹的对着天空大吼怒骂着,显然是很多人想要登出却发现登出键不见,向官方反应也没有任何回应,一时恼火这才开口谩骂。云雀见状,便皱了下眉头,停在拱门阴影处,不再往前走。

「云雀,怎幺回事?」

「群聚,咬杀。」

「……………?」桐人和克莱因不懂这是什幺意思,但听出了他口中的厌恶感,于是也陪着他停在了拱门的地方,没有往人群里去。

过没几下,天空便染成一片血红,广场的人群骂得更兇,之前没反应只是随口抱怨,真的有了变化,他们便开始大声埋怨,希望游戏官方给个解释。

陡然的,一个披着血色斗篷,看不清脸孔的人影出现在广场正上方,一开口便震住了吵杂的声音──「我是茅场晶彦。」随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明,广场上的人群表示不可置信,因为一时震惊而小下来的声音再次鼓譟了起来。

「我还送了你们一份礼物。」

所有人听闻,开始寻找背包里的东西。云雀见状,也有样学像的找到了面小镜子,照了下脸庞,确认这真是他十五岁的样子后,那面镜子便突然化成碎片消失了。他的瞳孔一缩,之前感觉到这世界的科技很先进,待越久便越感觉得到游戏里头的方便真的超出他的想像。

「你……你是桐人/克莱因?」从原本的帅气的人物模板成了一个看起来太过清秀的少年。另一个则是从原本俊朗的青年成了个看起来像海盗似的人。桐人和克莱因正在尝试着接受对方原本的样子,直到他们转向云雀──

「云雀……你……本来就长这样啊?」克莱因吃惊的问道。他和桐人本来以为这漂亮少年是因为上调过容貌比例的关係,这才显得这般亮眼,没想到在大家都现出原形时,他还是如此的惊人。

云雀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前面写的比较细,除了想说一下刀剑的科技背景外,

另外就是云雀没玩过网游,于是稍稍多写了点,

之后进度会拉的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