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是那麽突然。

她一个清澈的笑容、一个温暖的回眸,抑或是一次傻气的举动。

他忽然懂怦然是那麽一回事。

高一时期中旬的某次学生会聚餐活动,庆祝特约商店数量全市第一的好成绩。

上官谦宇和几个交好的活动部成员勾肩搭背着玩闹,他们可是共同承受抵挡学长学姐们欺压奴役的难兄难弟,情比金坚、固若金汤。

全会都参加的聚餐免不了与其他部门的併桌,毕竟才完成第一项会内工程,部门成员彼此交情淡如水,总是有几分尴尬和侷促。

「妳们是美宣部的?」人来疯的兄弟们见到女生就毫无矜持,挨在桌缘自然的搭话。

上官谦宇则兴致缺缺的懒散高傲模样,殊不知更得女生心意。

她是这时冲出来的。

冲进所有人的视界里、冲进上官谦宇的世界里。

「我、我迷路了……」

奶茶色的大波浪长髮凌乱过分,几绺碎髮夹着汗水贴在脸颊,她灿烂明媚的笑容染着许多讨好和抱歉意味,在暖黄的灯光下竟显得朦胧。

上官谦宇下意识的也勾了嘴角,顿时又恍然自己做了什幺,自嘲的收了心思,冷静故作无事。

其他人彷彿明了她性情的摆手说着没事,或是调侃的笑着说我们才不是第一天认识妳,甚至自家活动部伙伴也能和她寒暄几句。

这女生竟在学生会是小有名气吗?

他怎幺就不知道了。

上官谦宇实在按捺不住好奇过问了隔壁的男生。

「你平常都一副高冷样,哪会注意到这些小八卦。」

「八卦?」

「高三的公关长喜欢她啊,因为学生会面试那天她迷路,给公关长遇到了,然后不知道那几分钟发生了什幺事,反正喜欢的谣言就传出来了。」

噢、柔弱的女生都招人保护欲激发呗。

他瞧上官谦宇没兴味盎然的反应,无澜的深眸甚至闪过不以为然。「不是啊你别说你没感觉啊,你看她脸和头髮、那身高,根本超欧洲人的。」

「……你想说她是混血?」

「……我想说、她虽然蠢了点,怎幺说也算个小美女吧……算了算了,跟男神没法交流,你这他妈眼高于顶啊。」想想我们这路人情何以堪。

上官谦宇笑笑,没给多余的反应显得矫情或骄傲。

不晓得是她的声音清越好听,还是她憋着笑意的眼染着矇眬的水气,上官谦宇老是不自觉的视线飘移她身上。

她没有主宰话题的慾望,只是安静听着大家说笑和爆料,偶尔附和几句精闢的想法,大多时候是没什幺顾忌的笑。

上官谦宇觉得有点不妙,为什幺开始注意她?

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他却有百转千回的心事。

「吶、赵茉萱,公关长找妳呢。」

高亢宏亮的声音穿透这桌的谈话,所有人暧昧的眨着眼睛看当事人,笑得不怀好意。

她却是懊恼又困扰的皱眉,没有被追求的喜悦和虚荣,儘管如此还是依言起身往对面桌走去。

上官谦宇挪了挪懒散的摊在椅背的身子,无意识的前倾为了捕捉些许对桌的话语。「茉萱妳还没点餐吧?看妳刚刚才到。」

「嗯、我又走错路了。」她羞恼地挠了挠头,才刚整理好的长髮又凌乱几分。

「妳怎幺还是走错?我已经特地选在公车站牌附近了,乾脆下次我去载妳吧。」公关长温和的声音带笑。

「呃、这怎幺好意思……」

公关长也没强求,依上官谦宇的好视力来形容就是势在必得、强抢民女。

「妳的餐点在我们这桌吧,我买单。」

「这样不好,我想回去跟朋友一起。」

上官谦宇顿时失笑,这幺直接的拒绝他还是第一次听见,只是追求者公关长倒是见怪不怪,逼急了也不好,可她还是坚持要买赵茉萱的单,和和气气的还是要她点餐。

「那、我要两份手捲。燻肉的。」

「只吃两份手捲,茉萱妳在帮我省钱?」

一边的美宣长和会长凑着热闹,八卦什幺的最下饭了。

「哎呦学妹真是贤妻良母,开始管帐了啊。」

「用不着帮妳公关长省那点钱,他土豪来着。」

上官谦宇拧了拧眉,淡然的眸子里闪过讥笑。这是传说中的有钱少爷的追求方式吗?搞得像包养。

他看不见赵茉萱的囧然和手足无措,她要是顺着个性的翻脸,她在学生会就混不下去了,想着就脑袋疼。

「我、我只是今天睡得晚,所以午餐比较晚吃。」

公关长却是瞄了瞄她的身材,了然的随她去了。女生总是需要顾忌很多,算了,也是增长男人福利。

赵茉萱。

美宣部的能手。

上官谦宇无法不记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