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愣了。「你为了我打架?」

上官谦宇为了赵茉萱才和体育班的打架、为了赵茉萱才装睡为了留她,更是为了骗吻,也是为了强制她陪伴才扯了伤口。

他僵了僵嘴角,明亮如星的深眸闪过一丝说溜嘴的狼狈。

「喂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为什幺去打架?」

「……啊、啊,我手痛没办法回答。」

「手痛跟回答一点关係也没有,你不说我就去体育班问。」

上官谦宇顿时急了,这可不行。「你要给你男朋友留点面子啊,我是手下败将。」

「谁是我男朋友了……不对,我跟你没关係!」

红晕染了女生本就红润的双颊,她气急败坏的跳脚模样,很是孩子气。

他们和平理智成熟的分手,他别攀关係啊。

「不然妳急着来医护室探望谁?」他穷追不捨,特别有耍赖的意味。

「谁说我一定是探望了?我、我来找床睡觉的!」

结结巴巴的话音刚落,就传来医护室资深阿姨要她没病又不是探望就回去的召唤,引得赵茉萱恨恨地瞪他。

连医护室阿姨都站在他那边……

上官谦宇凝视她鼓起的腮帮子,明媚清澈的眼光一如初见,承着敢怒不敢言的小心思和不甘愿,忍不住就上心了。

「……妳想知道我为什幺打架?」语气低了低,好听又带着磁性。

赵茉萱抬眼给他明确肯定的眼神,不甘不愿的在他的示意下靠近他身边。

他微微撑起身体,俐落又动情地吻了下去,带点思念和惩罚,鬆开她手腕转而扣住她的后脑。

之前每一次亲吻都没这样霸道强势,即便轻柔她也没有过能力抵抗,只能愣愣的给他欺负,眼里晕满水气让人动心。

「因为太喜欢妳。」因为喜欢妳,所以受不了别人说一句对妳不好的话。

因为喜欢妳,就算分手也无法不管不顾关于妳的消息。

上官谦宇贴着她的唇边呢喃,话落便常到泪水的鹹涩,心抽疼了起来。

「……茉茉。」他不捨的放开。「别哭,对不起。」

她用力用力的摇头,想解释不是因为吻她才哭,碍于泪水和哽咽,她抽抽搭搭的耸着肩膀。

她一点也不想让他知道她是那幺担心他,总觉得有点放长线钓大鱼和欲擒故纵。

可是眼泪停不下来啊。

绷紧的神经在见到他时放鬆,悬吊的心情在听到他暖心的告白时触动。是不是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都是这样?

「妳知道妳最喜欢的那家手工布丁的保存期限是三天吗?」

上官谦宇眼看她哭成泪人儿,好气又心疼,盯着她温软的手下意识的扯住他的衣角,眸光闪了闪,没头没尾地问她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