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见黑黑的身影从她身旁快速通过,悦枫看着等级四追上去的身影往上看,速度太快她看不到只好跟着等级四去找,刚刚她只是反射性地说,没想到利娜莉真的出现带走亚连了。

「呜…利娜莉!太快了……」J摀着嘴亚连难过的说着,利娜莉的速度加快了他是很高兴,看起来利娜莉跟INNOCENCE的同步也没有产生排斥现象,只是,他虽然用INNOCENCE强制操控着自己的身体战斗,但本质上他的身体可以说已经是破铜烂铁了,所以被利娜莉这样一抓着跑,速度太快,他真的想吐了,尤其他刚吃饱没多久,现在,胃里的食物翻腾啊!

「啊!对不起…你想吐吗?」利娜莉吓了一跳问,她也觉得奇怪,她明明没想要跳这幺高的啊!仔细地看看自己的黑靴,利娜莉想着会不会是自己太久没用所以生疏了,可她却看到自己的黑靴后面多了一队的蝴蝶翅膀,是因为那个的关係吗?

刚这样想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悦枫的警告声,利娜莉看见等级四从下面上来要攻击她,黑靴伸出去抵挡,刚好挡下等级四的攻击,但冲击却让利娜莉咬牙,亚连看见利娜莉吃力的样子只好推了下利娜莉:

「放开我吧!有道化之带我不会摔下去的。还有,对不起!我根本…保护不了大家…」

「我也说对不起…我来的太迟了!」看见亚连不甘咬牙的样子,利娜莉很愧疚,为了她的恐惧,亚连跟教团的其他人都已经伤痕累累了,她来的太慢了,还有,带着进化的黑靴,她要赶快阻止那个家伙。

鬆开抱着亚连的手,利娜莉在空中旋转半圈然后正对着等级四然后迎了上去,这时候,在地面上观战的鲁贝里亚勾起满意的笑容:

「利娜莉成功发动了!加上亚连.沃克!实力等级四是不相上下的!」

站在旁边的科穆伊听着鲁贝里亚的话心里却没这幺乐观,亚连已经极限了,而利娜莉发动黑靴的状况也不太正常,真的可以就这样认为这次的难关可以这样就过了吗!还有,悦枫明明实力也很强,为什幺鲁贝里亚直接忽略她呢!

「加上悦枫!这场战斗应该很快就能结束,因为她跟其他人不一样,她没受多少伤……」科穆伊想着,然后说,但却得到鲁贝里亚一声不屑地哼声:

「悦枫吗…哼!我不认为千年公的女儿会帮到我们,既使她是属于我们这边的。」

皱了皱眉,果然,因为诺亚每次战斗都在强调的话,悦枫完全的被认为是千年公的女儿了。

踹开等级四,利娜莉发动着自己的黑靴然后酝酿着下一步攻击,亚连也看到缝隙

然后将道化之带幻成的剑朝着等级四直直的插过去,配合着悦枫在下面的攻击,亚连制住了等级四:

「抓到你了!」

「呵…真遗憾…」笑着说,等级四不认为亚连没有将他杀掉的力气了,但是看到亚连露出的笑容,等级四越过亚连的肩膀却看见直直朝着他而来的利娜莉,只见利娜莉一脚踩在亚连制住他的剑上,下沉的速度顺剑直接插入他的肚子,感觉到痛的等级四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亚连,但是没想到下一秒却是感觉到自己四肢传来的冰冷感,扭头看,四肢慢慢的雾气包围,而且传来冰块的感觉,往下一看,悦枫正盯着他,没想到,悦枫虽然不能在空中作战,但是她也有办法帮助到亚连还有利娜莉,悦枫看到等级四转头看她不禁露齿一笑,解决你就好。

「放开我啊……」尖叫着说,等级四害怕了,他刚出生没多久,他还没享受到更多杀戮的乐趣,他还没看见製作出他的人,他还没…他还没…

------------------------------------分隔线-----------------------------------------

「终止撤退吧!科穆伊啊!这个啤酒肚混蛋留下来当你的实验样本吧!」克劳斯咬着菸说着,刚刚在上面好不容易解决掉那些烦人而且杀也杀不完的恶魔,其他元帅都去帮忙撤退了!但他觉得也不用了,既然他来了,这啤酒肚混帐就可以去死了!

「室…长!室长……」

「瑞巴?是瑞巴班长吗!」科穆伊问,他以为…他以为大家都死了……

「是的科穆伊室长!我刚刚才恢复意识,不确定位置,但我们在米兰达的恢复时间里面,而且看得到拥抱之庭,大家都还活着!拜託请快派人过来灭火!」

「好!你们在坚持一下,尽可能减少米兰达体力的消耗缩小时间停止的範围!」科穆伊对着通讯器说完后终于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然后对着亚连、利娜莉还有悦枫跟克劳斯吩咐着:

「我要回去上面先安排一些事了,亚连,你们三个就留在这里跟克劳斯元帅击杀等级四!」吩咐完之后对着下面的神田跟拉比喊着:

「你们还好吗!」

「不能动了啦……」拉比喊着,神田则是咬着牙一脸不满,没想到他竟然会变成这样,输给两株豆芽菜了。

「哥哥,研究室还有生还者对吧!」瞄到科穆伊鬆一口气的表情,利娜莉在喘口气的时候问着,然后看到科穆伊笑着点点头转身走人,与亚连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都感到安慰,对着下面的悦枫也喊着:

「小枫小枫!研究室还有人生还!这真是太好了!」

「我知道啦!注意他!」悦枫看见等级四不动似乎在酝酿力量连忙喊着,果然下一秒,亚连就感觉到等级四的口里一直出现怪声音,感觉不对亚连更加用力的压着剑。

「讨厌………我最讨厌INNOCENCE了!」声音提高八度的说着,等级四捏着亚连制住他的剑慢慢往上提,然后趁着亚连注意力都在压制他上面的时候一脚踢开他,悦枫心里一跳,连忙唤出蓝蓝想要冷冻住等级四的动作,但没想到他的动作突然加快,绷紧自己的皮肤碎掉上面结冻的冰,缓缓地向上,狰狞的脸笑着:

「要打倒我...可没这幺简单......」

「错了!我可以把你打得稀巴烂!想知道为什幺吗...」突然出现在等级四面前,克劳斯把亚连往后一拉然后顺便将他的剑向后一丢,剑稳稳的插进亚连脸旁边的墙壁里,让亚连鬆了一口气然后冒出了冷汗。

举起断罪者,克劳斯对等级四笑的张狂,等级四不屑地看着克劳斯射出的子弹然后伸出手挡着:

「这是....瞧不起我吗......这种东西......」笑得开心,看到子弹被他挡下后掉到下面的弹壳,等级四开心的看着克劳斯,元帅也不过这样。

「你只看到一发啊......」悠长的语调说着,克劳斯说着,按开断罪者,五六发的空弹壳掉出来,等级四心里一紧,发现自己身上多了好几个洞,正想要说些甚幺的时候却发现身体不知道怎幺了,感觉扭曲膨胀,好像到处都要炸开了,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时候他听见克劳斯的解释:

「基本上那一发是帮教团的人报仇的啦!抱歉刚刚没先对你说!我也不是那幺过分,另外几发呢...是你弄坏我衣服的惩罚!」微笑说着,克劳斯显得无害,但是在场听到克劳斯话的人,额头都掉下了不少的斜线,难不成,他这幺努力就只是为了惩罚他弄坏他的衣服?

「啊啊啊啊......」尖叫着向上窜,想要叫赫布勒丝关门也来不及了,亚连甩出道化之带捆住了等级四,虽然等级四不再向上跑了但是却朝着悦枫过去:

「那起码在我死之前,我也要杀了一个驱魔师!就妳陪我一起死吧!悦枫!」

「可能吗!我没自信!但我可不弱!」嗤笑着说!左手唤出蓝蓝右手唤出火火,悦枫可不想跟他一起死。

「那就试试看!」等级四说着,然后伸出右手对着悦枫,悦枫举起左手对着等级四,瞬间,冰墙出现,而且顺着等级四的手慢慢攀沿而上,但等级四也没理她,举起左手用力地敲开禁锢自己的冰然后继续朝着悦枫打过去。

亚连跟利娜莉看见等级四过去之后也想过去帮忙,但却克劳斯阻止:

「你们两个不准过去!」

「为什幺!」异口同声地问,亚连跟利娜莉眼里装满了不同意。

「只有杀掉等级四,悦枫才会完全的被教团接纳,鲁贝里亚才不会想着要关住她拿她当威胁千年公的筹码!」

「但是小枫不是千年公的女儿啊!」利娜莉说着,但却被克劳斯轻轻瞟了一眼:

「但鲁贝里亚认为是!」说出这个理由,利娜莉有更多话也说不出来了,是啊!一直都是这样的,只要鲁贝里亚认为是什幺,那他就会直接採取他认为对的行动,所以难道要她跟亚连就站在这边看吗!

利娜莉还在思考的时候亚连已经冲出去了,他才不理悦枫是不是千年公的女儿,见鬼的也不理鲁贝里亚的想法,他只知道悦枫是他的同伴那就够!

「啊!你们不可以过去!」出现在他们面前,露露贝尔伸手挡住亚连:

「为了要带芙雅小姐回家,所以你们不可以过去!」

「这里才是她的家!」利娜莉发动黑靴冲了过去,露露贝尔闪开后看着利娜莉的黑靴:

「进化了!真没想到......就算如此,我也不准你们过去,凭你们现在的力量,没办法打败我的,原本想把亚连.沃克一起带回去的,我看下次好了!」说完自己的想法,露露贝尔又变化成水,围着利娜莉跟亚连不让他们突破她的範围,反正她刚刚也有听到克劳斯的话,只要那个抽菸的驱魔师不去帮忙就好了,等一下芙雅小姐就交给帝奇就好了。

「该死!没完没了!」挡住等级四的攻击,看到他的身形比刚刚又多膨胀了一倍,悦枫咒骂着,没注意到身后,刚刚失蹤的帝奇又出现了,悦枫专注着等级四的攻击而没看到帝奇离她越来越近的距离。

「妳真的很讨厌!一直阻止我!所以我死了也要拖妳一起!」尖声说着,等级四的攻击越来越乱,抓不到规律的悦枫也只能不断的挡,身上的小伤口也越来越多,直到她感觉到后面,一个恍神,等级四的手擦过她的腰侧,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但是她却来不及防备等级四下一步的攻击,感觉到刚刚擦过的手又回来,来不及闪的悦枫左侧腹部直接被等级四划开了一个大口,感觉鲜血直接喷溅出来,悦枫痛得差点软脚,直接火烧等级四攻击她的手,但没想到对方像是不怕痛似的又继续朝她打。

「该回家啰!」温柔的说着,帝奇的目光暗了暗,他没说要让芙雅受伤的,该死的等级四。

「真是够了!我强调多少次了!我是悦枫!悦枫!我不是千年公的女儿!」随着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声,悦枫也忘了自己身上的伤一直在流血,对着等级四也越打越大力,趁着等级四向后退的时候,悦枫转身对着帝奇发了一砲火球然后又继续回头打等级四。

「但我认为妳是啊!而且妳都玩到受伤了......」隔开等级四的攻击,帝奇心疼的看着悦枫不停在流血的伤口。

「你滚!」用尽所有力气吼着,悦枫现在恨不得啃他的骨喝他的血吃他的肉,他真的是火星来的外星人,不对!他根本不是人!

「我杀了你!」只好把所有怨气朝等级四发洩,就算她想去攻击帝奇,但是她身体里的芙雅总是在阻止她,打也打不下去,真是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嘴里突然发出一连串的怪声,等级四膨胀得更厉害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着,悦枫感觉到不对,当机立断的就往后退,但是没想到等级四像是确定要她一起陪葬所以追着她而来就算隔起冰墙火墙他还是不断地朝着她过来。

「你就自己死就好了啊!」不耐烦的说着,悦枫在第五道冰墙被打破之后吼着。

「不管!我就是要妳跟我一起死!」锲而不捨的追着,等级四说着,但是下一秒,等级四继续胀大,整个人像是吹气球般的胀大,停下脚步粗喘着气,等级四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做出最后一击,帝奇觉得不妙想上去阻止,但他却克劳斯挡住去路:

「走开!」口气有点急地说,帝奇看着悦枫的方向担心着,不安感越来越大。

「为什幺你会认为悦枫是你的未婚妻!」克劳斯问着,他真的不明白为什幺。

「关你什幺事!我说是就是,光是悦枫可以完整接受千年公保存的有关芙雅的记忆而不发疯那就可以确定她是芙雅了!走开!」厉声说着,帝奇看着克劳斯要他滚开,但对方就是不放人。

砰砰砰砰砰!东西爆炸的声音传来,引起烟雾一阵瀰漫,亚连他们还有帝奇跟克劳斯都往声音源头看过去,随着烟雾散去,他们看见了......趴倒在地上的悦枫,还有四散周围的血块,直接朝着克劳斯打过去,克劳斯闪开后快速地朝着悦枫的方向而去,但他却慢了一步,亚连率先赶到悦枫旁边,轻轻地抱起悦枫,随后跟到的利娜莉看着悦枫脸上的血也顾不得乾不乾净,连忙撕下衣服擦着悦枫的脸:

「小枫!醒醒!小枫!」轻拍着悦枫的脸,但她就是没反应。

「悦枫!醒来啊!妳没事吧!」

「滚开!把芙雅还给我!」拉住悦枫垂在一边的手,帝奇想把悦枫拉到他怀里但悦枫却被亚连抱住不放,这让他要攻击也不是不攻击也不对,万一打到芙雅怎幺办。

「他不是妳的芙雅!」亚连说着,手上的动作就是不鬆,利娜莉则是不管他们两个,看到悦枫眼皮动了动,连忙又轻拍了悦枫的脸叫她:

「小枫!小枫!」

「噢呜......痛......我的背......」嘴里溢出痛呼,真的是要命的痛,刚刚被等级四的爆炸波及,虽然她动作快的趴下,但终究是受到波及,她的背火辣辣的痛,她的腹部好像已经痛到没感觉了,反正她现在就是全身上下都不对就是了,耳边还传来好吵的声音。

听到悦枫的声音连忙低头查看,亚连原本紧抱的手也自然放鬆,听到悦枫在说她的背好痛正想要替她翻身查看伤势的时候却被帝奇拉过去:

「芙雅!我带妳回家治伤!」抱住悦枫小心的不去碰到她背上的伤,帝奇动作很温柔像是怕伤了易碎品,亚连赶紧冲上前想再把悦枫抢回来,但帝奇抱着悦枫动作却没有减缓,这下,连在一边看着的露露贝尔还有克劳斯都上前了,挡着亚连等人的举动,露露贝尔有点吃力,再这样下去,亚连.沃克带不回去,芙雅小姐他们也带不走了!

在楼梯旁突然出现一道门,门打开后萝特出现,手里拿着咧啰,嘴里舔着棒棒糖,萝特有点不耐的说着:

「帝奇,等好久了!好了没啊!哎呀!亚连!」放开咧啰对着亚连挥手,萝特显得很开心。

「啊!又来一个!亚连快!」利娜莉看见萝特有点愣住了,但马上喊着亚连继续抢悦枫。

很当机立断的,帝奇马上朝着萝特跑过去,他没时间再跟他们纠缠了,芙雅的伤看起来不轻,不但半昏半沉的,脸色也逐渐苍白,大声喊着萝特:

「萝特让开!」萝特耸耸肩的让开,脸上表情有点无奈,真是的,每次遇到芙雅的是他就失控。

「好了露露贝尔!我听千年公公说了!卵回不来就算了!亚连下次再带他回来吧!总会有机会的,现在先回来吧!」朝着萝特的方向跑过去,虽然她这次很失职,但既然千年公这样说,那她就先回去吧!回去再去领罚吧!

「该死!悦枫!」

「小枫!」

眼睁睁的看着萝特以能力开出的们逐渐关上,亚连跟利娜莉来不及上前阻止,克劳斯元帅以断罪者射出的子弹也直接穿过逐渐淡化的门之中,战斗结束了,驱魔师没有死去,但是他们却眼睁睁的看着悦枫被诺亚们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