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班长…我只说一次,请大家注意听我说,请各位依照我的指示引导各组组员,从方舟三号门前往亚洲分部避难!为了要保护INNOCENCE,所以请大家先撤离本部!」科穆伊举起广播器说着,整个教团本部都听得到,大家纷纷都开始拖着自己早就疲累不堪的身躯开始準备撤退事项,但是,虽然针对像在这样的状况作出了应变的对策,可是科穆伊还是担心,看着与等级四对峙的悦枫,还有目前还处在昏迷状态的亚连,元帅们虽然和恶魔暂时休战但也都站在原地看着悦枫的方向。

「妳听到了吧!既然这样,身为驱魔师的妳也该出去战斗,因为…恶魔来了!」鲁贝里亚说着,脸色严肃的看着利娜莉,但早就将他的可怕烙印在脑海中的利娜莉好像没听到他说的话般还是站在原地楞着。

「听到了没!利娜莉.李!妳现在必须到外面战斗!」厉声说道,看到利娜莉没反应,鲁贝里亚拉高音量语调也变得严厉,伸出手就想抓住利娜莉的手腕拉着她走,但手刚碰到她的手腕就被甩开,恐惧地看着鲁贝里亚,利娜莉向后退了几步,幼年时的噩梦又出现了。

「恶魔出现了妳知道吗!用妳所进化的INNOCENCE说不定可以对付等级四的恶魔!所以快点去!」说的好像义正严词,其实鲁贝里亚存的心不小,又向前跨了几步,鲁贝里亚一把抓住利娜莉想拖着她走,但被拉比打掉。

「你在做什幺!书人!」脸色阴霾的看着拉比,鲁贝里亚声音低沉的问着,口里危险的感觉越来越重,这时候护理长夫人也上前拉住利娜莉扶着她又向后退了几步,利娜莉根本就还没完全好,现在要她就去战斗也太过分了!就算她不该这幺想,但利娜莉…吃的苦太多了!

「长官,室长的命令是要大家撤退,所以我们也会遵守室长的指挥!」带着利娜莉转身就想走,护理长夫人不想要再跟鲁贝里亚多说什幺,因为她感受得到,手下扶着利娜莉的皮肤越来越冰冷也越来越发颤抖。

「黑教团是教皇的军队,所以驱魔师都该为了教皇而战!所以利娜莉,驱魔师就是用来对付恶魔的,不去战斗的话还有什幺用……」鲁贝里亚对着利娜莉说着,护理长夫人摀着利娜莉的耳朵要她别再继续听下去,拉比也开始试图打断鲁贝里亚的话,但是鲁贝里亚只是越说越大声:

「妳到底是不是驱魔师!妳该为了教团而战!」

突然听到鲁贝里亚说教团,利娜莉浑身一僵,突然想到了哥哥,哥哥为了她努力地进来教团,为了让她别再受这幺多实验这幺多的苦,努力地彻夜不眠的想要改变教团,一直到了现在…现在,哥哥还在外面,跟她的同伴一起,那她...真的可以一直待在这….....?

脱下自己因为想赶手真正穿着鞋子温暖感觉的长靴,利娜莉慢慢地脱下,对着旁边扶着她的护理长夫人苦涩的笑了笑,朝着被打开的护理室的门走了出去,越过鲁贝里亚的身边看也不看他一眼,拉比虽然想阻止她却被她的眼神所阻止。

「这样就对了利娜莉,妳本来就没有逃避的理由!」跟上了往外走的利娜莉,鲁贝里亚说着,含着满意的眼神看着利娜莉,这样,获胜才会真正的是黑教团,才会是教皇,悦枫......哼!

「可恶...」明明想阻止却反而被阻止,自己还真的被阻止了,因为是书人的关係?还是......暗骂了一声,拉比也不理会护理长夫人的伤心就直接追上利娜莉他们慢慢远去的脚步。

-----------------------------------------分隔线-------------------------------------------------

疑惑的看着困住自己的结界,等级四不解地伸手碰了碰,发现打不破之后又用里的攻击了一下,发现那层结界只是震了震,丝毫一点裂痕也没有,支着下巴,等级四转头看着科穆伊:

「原来是你啊......室长!阻止我是因为想跟我玩吗!那我就先跟你玩好了!」

「悦枫!带着亚连,你们先去避难!」不理等级四对他说的话,科穆伊只是这幺对悦枫喊着,但马上就被神田打枪:

「你该不会想要死在这里吧!」

「我......」刚想要开口的时候科穆伊听到赫布勒丝的声音:

「科穆伊!快点来带走我体内的INNOCENCE跟石箱!还有,鲁贝里亚带利娜莉朝我这边过来了!」

「啧!难怪那女人会叫我快点去赫布勒丝那边!」转身直接走人,神田按下旁边的电梯钮直接下去地下六楼赫布勒丝在的地方。

「……」咬着下唇,科穆伊想到了小时候看到的使徒实验,让赫布勒丝不顾虑同步率地把INNOCENCE放到驱魔师的体内!为了要赌,赌那可能同步的机会,虽然心里急得想跟着下去地下六楼阻止鲁贝里亚将要对利娜莉做的事,但他现在不能走,他还必须指挥大家撤退。

「没有时间等INNOCENCE跟利娜莉同步,所以一瞬间也好,让INNOCENCE进到利娜莉体内!」鲁贝里亚看到赫布勒丝直接提出要求。

「你在说什幺......」

「因为她看过那个实验,而现在...没时间了!」打断赫布勒丝,鲁贝里亚也不顾拉比在一边看着的眼神继续说道。

「怎幺可以...利娜莉....是同伴!不可以这样做的......」

「”同伴”!哈哈!赫布勒丝!这可是命令......」嗤笑地看着赫布勒丝,鲁贝里亚说着,然后口里的话语越来越残酷:

「这百年来,妳一直都在听从命令,这跟妳对妳族人做的有哪里不同......妳必须这幺做!因为这是命令!」

「族人......」疑惑低语,利娜莉看着鲁贝里亚,但对方似乎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转身就走下楼梯。

「赫布勒丝,快走!」科穆伊突然着急地说,顺着声音看过去,等级四突然突破结界朝着她过来。

悦枫虽然想阻止,但是她不会在半空中飞所以跟不上,时间短暂,所以她只能先架设冰牢好好的保护住科穆伊,因为等级四要攻击的对象不是赫布勒丝,而是他。

「哥哥!」看到科穆伊站的地方突然烟雾瀰漫,利娜莉担心的都快要站不住了,当他们都以为等级四是要攻击赫布勒丝的时候,没想到他却直直地朝科穆伊站的地方撞过去。

「可恶......我现去应该可以。」暗咒一声,拉比提着刚修好的大槌小槌跳下楼朝着科穆伊的方向跑去。

想跟着下楼,利娜莉焦急的也想跟过去,但却被鲁斯里亚抓住手腕,只见鲁贝里亚对着赫布勒丝说着:

「升降梯坠毁了,所以也没办法回收INNOCENCE了,所以,快点把INNOCENCE给利娜莉!」

「室长!科穆伊室长!」感觉有人在摇他,感觉全身上下好像要被拆开了,科穆伊扶着头张开眼,看着在他身下当肉垫的神田加上他身后的那摊血惊讶。

「神田!!你不是下到六楼吗?」

「你现在就在六楼!」翻着白眼,这实在冤枉,他刚踏出电梯的时候就看到从上面掉下来的科穆伊,周围还融化了一点冰块,所以应该是悦枫减缓了等级四的攻击力道,很反射性的,虽然他的六幻还在赫布勒丝身上,但他就是该死的上去充当了肉垫。

「您还好吧!室长!」在科穆伊身后的两位科学班问着,压着自己的脖子,科穆伊先是道谢,然后反问着他们,发现他们只是受了点皮肉伤,还好有悦枫的冰牢先挡掉了点等级四的攻击,否则他可能就这幺死了,这样,利娜莉以后该怎幺办!抬头看着藉由冰下来的悦枫,科穆伊转向利娜莉的方向,却看到鲁贝里亚正对着赫布勒丝不知道在说些什幺。

「快点...赫布勒丝,快点把INNOCENCE放进利娜莉身体!」

咬了咬牙,赫布勒丝只好伸出她的触手捲起利娜莉,利娜莉似乎是看到了赫布勒丝的犹豫与不捨,漾起安慰地笑:

「我会没事的......」

看着利娜莉这样笑着,赫布勒丝好像看到了几百年前,族人也这幺对她笑着说没事,从自己体内找出利娜莉进化的INNOCENCE,赫布勒丝在心里暗暗的对科穆伊说了句抱歉,抱歉她要违背她与科穆伊的约定了。

「有人......在那裏干嘛?」一句问话伴随着一道攻击而来,鲁贝里亚先躲到旁边,但赫布勒丝却因为捲着利娜莉而来不及躲,正要硬生生地接下攻击的时候。

「冰之墙!」

悦枫筑起冰墙挡下等级四朝着利娜莉她们的攻击,但还是慢了点,赫布勒丝和利娜莉虽然没有真正的被攻击到,但是空气的冲击也使她们被震撞上了墙,属于利娜莉的那进化了的INNOCENCE掉到地上,而利娜莉也掉在它附近不远的地上,赫布勒丝则是因为为了帮利娜莉挡下攻击而被整个震晕,诺大的身躯摊倒在地上,任凭鲁贝里亚怎幺叫也叫不醒。

「真是...怎幺你们都要跟我玩啊......」手里抓着神田的衣领,等级四好像很无奈,他想先杀掉悦枫,但是科穆伊却困住他,他改而想先杀掉科穆伊,但这神田跟拉比却又过来攻击他,不要问等级四为什幺知道神田跟拉比,因为等级四就是从科学班所堆起来的尸体里出现的,所以他有着所有科学班人的记忆与负面情感。

「呜......」好奇的看着利娜莉,等级四丢下神田就朝着利娜莉过去,奇怪的看着利娜莉明明抓不到却又想抓INNOCENCE的样子,等级四不知道那是怎幺样的情感,只知道那很讨厌,所以...杀了她就不会有这种情感了吧!

带着点闷闷的情绪,等级四脚缓缓地踩上了利娜莉的头,正想要用力地踩下去的时候,炙热的感觉离他越来越近,反射性地躲开,等级四看着后面,但却忽略的另一道攻击。

不知道什幺时候醒来的亚连发动神丑赶过来却看到等级四想要对利娜莉下手,着急得他赶快用到化之带打过去,正巧看到悦枫也对着他攻击,亚连动作更快了,他要堵死等级四,然后打中他。

「真是...啊咧!是你啊!我不是将你打到不能动了吗...!」亚连一句话也没回他,只是继续朝着等级四打过去,没错,他是不能动了,所以他现在是用INNOCENCE硬是操纵早就不能动的身体。

科穆伊看着掉到他身旁却又死命爬起的亚连,查觉到了亚连的状态想阻止的时候却又看见利娜莉的方向发出强光:

「开始跟黑靴共鸣了吗......」看着那个地方,科穆伊担心的不行。

「去陪她吧!科穆伊!她不是为你而活的吗.....你知道的不是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现在要怎幺办才好...怎幺办...为什幺现在....」

「你不是恋妹癖吗!还在这边耍阴沉干嘛!你是为了什幺才加入教团的你忘了吗!」

想到了利娜莉,小时候因为噩梦而躲在棉被里哭泣的她,从外面做完任务回来的她,一点一点长大的她,笑着说她回来的她......科穆伊脑子里装满满属于利娜莉的回忆,转身朝着利娜莉的方向跑,刚好看到利娜莉喝下INNOCENCE化成的液体,因为喝下去製造的反应,当科穆伊到利娜莉身旁的时候,利娜莉的脚已经开始流血。

挡住了等级四的攻击,亚连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没有力气了,感觉到有两双手握住自己握着剑的手,是神田和拉比,死命地用力,但挡下了等级四的攻击,他们却因为力道而飞了出去。

「真要命......」悦枫好不容易上到了上面却看到了摊成一团的亚连等人,然后看到等级四抓起亚连不知道要做什幺,反正不会是什幺好事啦....心里这样想,悦枫动作比脑子快地朝着等级四的背后打了过去:

「放开!狂风暴雪!」

感觉到自己身上慢慢的僵硬不能动,抓着亚连的手也出现了火光让他不得不放掉亚连,皱着眉头看着悦枫:

「好讨厌!」嘴巴说着,手里出现强光,等级四向着悦枫的方向笑着,然后一步一步走着,直到悦枫窜到他面前的时候笑得很开心:

「要出招啰!」

当悦枫看到强光离她越来越近而亚连出现在她的视线範围的时候,很反射性的,悦枫就大喊叫着利娜莉:

「利娜莉快来拉亚连走啊!别让他来捣乱了!」

一道黑影像音速般的射出,抓住了还在逞强着想要从后面攻击的亚连就往半空中而去,那,是已经和INNOCENCE产生了同步的利娜莉。

后纪:

其实我如果有感觉的话都会报字数的

可是如果没感觉的话

写每个字都会是个煎熬

我最近还在想

是我书看得太少了吗

结果不是

纯粹是没开关让我打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