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并不公平啊!!

不公平啊!!!!

晴天恨恨的拿着刷子在厕所的地上刷啊刷的

「老大那是甚幺眼神,伊澈的脸是1千万美金组成的吧!!!早该想到的!!!那幺妖孽的脸构造一定跟我们不一样!」就算被罚扫厕所,依然播音机无误

「有钱了不起喔!!!!是很了不起啦!!!但是不是提倡人人平等嘛!!!!这会不公啊!!!丧尽天良啊!惨灭人性啊!无语问桑天啊!不行!!我要坚强起来,对抗这个不公义的世界!去总统府面前静坐抗议吧!!!就这幺定了!!!他不理我...我就...就哭给他看!!然后我...我还要..」

就在晴天一边跟地上污渍奋斗一边碎碎念的同时

「妳…以为…」一个女声的声音远远传来,打断了她

「…?上课时间了,还有人在外面?」有钱人都不喜欢上课吗!!不

想到就不开心!我一定要去抓他们一起扫厕所!!!

「咚…」一声的晴天一把就把刷子丢掉,眼睛充满星星开心的野放去了

完全可以脑补成放山鸡

「长…这样…」随着声音的来源,晴天很快地找到了她…应该说,他们

大概5.6个人有男有女的围着一个看起来瘦弱毫无反击能力的懦弱少女

晴天知道那个站在圈圈中央看起来一脸路人的人是谁,甚至她每天都看着她上学

『林尧尧』

那个令伊澈每天迟进教室也想要看见的『林尧尧』

『是情敌!!!!情敌啊!!』晴天在心里吶喊,由于离他们还有一点距离,所以他们并没有发现现在内心戏很丰富的晴天

「呦...每天就这个嘴脸,看了就讨厌,长的丑又一个狗屎脸」带头的是一个男生

『妈妈咪啊!那个头髮也抓太高了吧!顽强抵抗地心引力啊!整个直挺挺的竖上去!好像避雷针啊…』晴天讚叹,那可要用多少髮胶啊有钱人的思维啊…

「呵呵呵,毕津不要这样说啦,人家都要哭出来了」一个打扮冶豔的少女,在一旁幸灾乐祸或的说着

『哇赛...然后这个是浓妆大姊也够呛的,胸部好像都要来了,﹔话说那个避雷针叫毕津呀!应该要叫避雷吧!』

一边想着晴天一边离开现场

「既然脸上都是狗屎,那总该洗乾净吧!哈哈哈哈」一旁的人提着水桶就要泼水过去

「玩~~~~~~~~~~水~~~~~~~~~啰!!!!!!!!!!!」很快的晴天又冲回来,只是手上多了一条水管,也不知道哪里接到的水,开始欢乐的朝天空撒水

「!!!」包括林尧尧在内,全部都是一阵愕然

没有人知道她是打哪来的

「哈哈哈哈」因为阳光反射在水花上使的晴天的身影异常耀眼令林尧尧张不开眼睛

原本哗啦花啦朝天空的水,最终底不过地心引力开始下坠,撒了众人一身湿

「啊!!!!!!!!!!!!!」

「妳是谁啊!!!!!!」

「神经病啊!!!!!」

「妳x娘的!!」

见自己全身湿透,众人终于回过神,开始疯狂的尖叫谩骂

「哎呀哎呀,浓妆大姊别生气脸上的化学药品我帮妳洗掉啦!!还有下次胸部记得装好啊!小心掉出来!」

「妳说甚幺!!!」脸上的妆容几乎全毁又因为怒吼让整张脸都扭曲了

「嘿嘿嘿,还有避雷针啊!你到底用多少髮胶啊!!!你的头髮到现在还是直挺挺的ㄟ!!」晴天不畏惧的嘻嘻哈哈的朝他们继续波着水

「去妳x的,叫谁避雷针啊!!!」萧毕津像是被人踩到死穴,朝着晴天就要打过去

轻轻鬆鬆闪身躲过萧毕津,晴天又是一个超欠打笑脸「哈哈哈哈你也知道你叫避雷针啊!!!!哈哈哈哈」

「啊~~!!!!!」

「停下来啊!!!疯婆子!!!」

完全不知道发生甚幺事的林尧尧呆呆的看着众人

开心洒水的洒水器,还有被洒水的小混混…?

不行,太烧恼了…

不过这情况没有维持太久

慢慢的晴天手上的水管水柱渐渐变小

「啊…没的玩了」看着再也不吐水的水管,晴天一脸可惜

「在做甚幺。」一个冷静但带着不可抵挡的威严的声音传来

「惨了!!!太惨了!!!怎幺这幺带衰!!遇到一个疯婆子,之后又遇到他」说话的是萧毕津,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爬起就要逃跑

「站住」逆着光看不清脸,但只是声音就那幺让人发寒

大家都知道那是谁

伊甸学苑高中部

学生会会长『帝语初』

「全部立刻跟我到学生会办公室。」语毕,就头也不回的向校舍里走

一声令下所有人全都低下头,任命的跟着帝语初后面走

全都人都在感叹生命要终结了的时候,只有晴天一脸骄傲的抬头不知道在看哪里

「……」

走在前面的萧毕津耳尖听见后面细细的声音,回头看向还站在原地的晴天

「妳有说话吗?」

「嗯?没有啊?」晴天笑了笑开心地跳啊跳的朝学生会办公室

「那个神经病又在开心甚幺…?明明有说话啊,甚幺?我…棒?棒甚幺?」

在最前头的帝语初侧脸冷冷的撇向萧毕津,一双浅灰色的铜仿若有寒光

「萧同学,请问有甚幺事吗?」

「…不!!不!!!没什幺」不要下宝宝,宝宝心脏不好啊!老大

萧毕津看着那个笑的脸整个扭曲的晴天想一掌拍死她

『…这王八蛋…』

----------------------------------------------------------------------------

「说说为甚幺你们上课时间会在『秋风花圃』?」

众人溼答答的还滴着水,一字排开的站在学生会办公室,安静的一个屁都不敢放

那个众人…是除了晴天之外她可是猴子类,不一样的

「报告会长大人,我们在玩水!」晴天开心的举起手,像个乖学生一样举手发言,也不管旁边那些恶毒的目光,是怎幺样想杀死她

帝语初坐在办公椅上,双手撑桌淡淡的看着晴天甚幺话都没说

天生淡灰色的瞳孔和髮色,使他的气质更加冷冽就连这样安静的视线也那幺令人冷颤

天生的领导者

和伊辙一样拥有雕刻般妖孽的外表,却是截然不同的气质

一个冷漠

一个充满侵略性

「洛特华,洛特蝶你们说呢?」灰色锐利的眸扫向一旁正在微微发抖的两人

洛特蝶正是那位浓妆大姊,只是现在妆全花了,少了冶豔性感多了份滑稽

洛特华见双胞胎姊姊抖得那幺厉害,便开口「会会…会….会…」可惜也吐不出甚幺字

「…」闭上那魔幻吸人的眼睛,帝语初举手示意他暂停

「萧毕津」不疾不徐的,他张开眼前方正好是萧毕津

像是被蛇盯上的猎物,此时的萧毕津哪还有方才的气势

「会长…」他弱弱的开口

「你说」

萧毕津看着正在发抖的众人,忽然一个吸气

「是我,都是我造成的」

「哦?」帝语初冷冷的看着萧毕津

晴天圆圆滚滚的眼睛看像萧毕津,像是发现甚幺新大陆

「是我带着他们的,要罚请罚我吧」萧毕津头也不敢抬一下,一口气说完这段话

「老大…」洛特华,洛特蝶他们看着萧毕津喊着

帝语初冷冷地看着他们

义气啊?那真是世上最可笑的

嘴角勾起一某讽刺地笑,帝语初将眼神转向那把自己缩成一团,像要融进背景里的林尧尧

「…林尧尧换妳来解释一下!」

「……」她开口像是试图想发出声音,开开合合的,但最后甚幺话都没有讲出来就默默地低下头

看着这样的林尧尧,晴天像是突然想到甚幺

「哦!!!他们要欺负尧尧!」唯恐天下不乱乃路晴天也

林尧尧惊恐的看向晴天和那群正用杀人眼神看向晴天的萧毕津他们

如果说眼神会杀人,那晴天刚刚早就被杀了,现在就像在鞭尸

『珍惜生命啊!女侠』她在心里是吶喊的

「…」帝语初再次把视线放在晴天面前,这次眼神里多了些玩味

看稀有动物那样的玩味

「可以继续吗?会长大人!」和前几个人完全不同,晴天开心的跟甚幺似的,手用力的挥啊挥的,一点害怕情绪都没有

『所以说!那只白癡猴子是在开心甚幺啊』萧毕津眼神以死

「…」勾着微笑,帝语初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虽然欺负同学不好,但是我觉得避雷针他们都还是挺善良的!!所以罚他们跟我一起扫厕所吧!!!」

还以为会有甚幺充满智慧的话,完全是公器私用

开玩笑这才是我晴天当初冲过去的目的啊,大家一起扫厕所,开心又热闹

「叫谁避雷针啊…」萧毕津利马不满,但是碍于会长大人,也只能小小声的碎念

『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如果脸上会写字的话,那现在晴天的脸上就是这几个字

「若…晴天」帝语初看着眼前的四次元人类低低的说着

「在的,会长大人!」圆圆的眼睛眨呀眨的,人如其名,晴天般的少女

「妳想怎幺做?」

「请把他们赏赐给我吧」晴天朝着会长大人比了一个讚,天底下大概只有晴天敢这样做

『帮他们脱罪?』帝语初不动声色的想着「还没说妳,妳为甚幺会在外面?」

「迟进教室,被老大拖出来守护校园卫生!」

「…」林尧尧到现在仍无法进入状况,不怪她,到现在除了会长外,根本没有人能理解眼前这生物在想甚幺

只有帝语初一看就明白,若晴天是在用自己的思维在帮着大家

要知道伊甸这种学校校规,私刑都是非常严重的

这种事件,没準明天就可能会上报,造成严重后果

更不要说校规会有甚幺严重处分

不过因为晴天想法太直接明了,反而使得众人不知道她在干嘛,虽然不排除她想公器私用的心

『纯白』帝语初直直地盯着晴天浅色的灰棕色瞳孔,心里只有这个想法

「就这样吧」他起身走向一旁的档案柜

「…?会长?」萧毕津他们仍然不明白

帝语初回头看向众人一脸好笑的说「全部去守护校园卫生啊」

「yo~~~~~~~~~~~~~~」

「妳叫甚幺?」洛特蝶看向一旁的晴天

后者笑着「就是想鬼吼鬼叫」

没有多加理会,帝语初直接说「帮你们全部请公假,2节课整理好秋风花园」

「是的,会长大人,谢谢会长」晴天一个乐的一瞪一蹬就跑出去了

「…谢谢会长」其余的人摸摸鼻子,也走出去了

…...「啪」办随着关门声,帝语初拿了份档案,站在窗边开始翻阅

上面正是晴天大大的笑脸以及个人档案

「…」眼睑低低的,阳光把他得身影照的梦幻

现在的他,没有刚才那样气势凌人,只有说不出的静谧感

看着手上简略的资料,良久他悄声的说

「有问题」

----------------------------------------------------------------------------

「真晦气,那个帝语初在跩甚幺跩」一边拿着竹扫把一边草草的挥着

萧毕津现在非常不爽

「你在面前才可不是这种气势喔!」晴天拿着大剪刀在灌木丛里剪啊剪的还不忘回头露出笑脸

「还不都是妳!」妳到底谁啊妳!」萧毕津狠狠的瞪过去

「若晴天啊!」

「…没人问妳这个!!」

「那你要问甚幺!」

「问妳妳谁啊!!」

「啊就若晴天啊」

「就不是在问妳这个齁!!!」

「啊不然勒!!!」

除了林尧尧一脸担忧,其余的众人,根本不想理这两个鬼打墙的人

由于晴天跑到一旁骚扰萧毕津了所以只剩洛特蝶跟林尧尧在矮树丛这了

洛特蝶这时脸上已经清洗乾净,一张脸清汤挂面,连身上衬衫釦子也乖乖地扣好了

应该说,是刚才她们在厕所,晴天硬帮她扣上去的

洛特蝶撇了一眼一旁小心翼翼的林尧尧,心里一阵複杂,还是决定开口

「ㄟ,妳」

被点名的林尧尧一阵惊恐的看向洛特蝶,此时没有化妆的她,没有刚才那幺可怕,可让林尧尧这个胆子只有麻雀小的人昏倒,足够了

「…?」林尧尧甚幺话都说不说来,害怕的阵阵发抖

洛特蝶原本是想道歉的,但是被她这样一看火气又上来

「怎幺看怎幺讨厌!」

无缘无故又被骂的林尧尧眼里又是一阵受伤

「ㄟ~蝶姊!不要这样嘛」不知道甚幺时候结束拌嘴的晴天开开心心的又跑过来插在她们两个中间

「若晴天!我们还没说完!妳给我回来!」萧毕津大呼小叫的也跟上来

晴天回过头,煞有其事地喊着

「避雷针!走开走开,现在是女人聚会!女人聚会,你去找华仔抱怨去」挥着挥手就要把萧毕津赶走

洛特华,这个长的可爱、温柔的男孩被叫华仔还是一脸无奈…

「华仔!!!!!过来!!!!!」令人意外的萧毕津还真的跑过去了

这时洛特华脸上就不再淡定了「老大!!!」

莫名多了一个新名子,又莫名随意左右老大,洛特华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绝对不要接近这个人,绝对』

想归想,但也默默的把萧毕津给带走了

见萧毕津走远,晴天看向林尧尧

「妳好,尧尧,我是若晴天」晴天挂着笑脸,朝林尧尧伸出手

「…妳好」林尧尧回握了手,用着蚂蚁般的声音开口

原本不想理她们专心剪草的洛特蝶此时瞪大眼睛看向晴天与林尧尧

「哈哈哈哈哈,果然!!!我们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ㄟ!!!」

看着晴天的笑脸,其实林尧尧刚开始心里也是很惊讶的,只是最后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她也就没有多在意了,但是再听到一次还是很震撼

「第一次听到妳说话啊,林尧尧」洛特蝶一脸似笑非笑,她没有甚幺恶意的,但是在林尧尧眼里就是觉得可怕

「…」于是她低下头退了一步

但是,晴天很快的把她抓住,向前拉

「ㄟ?怕甚幺?蝶姊又没有恶意」晴天对着林尧尧微笑,莫名的,就是让她安心,原本紧绷的肩膀也终于放鬆一点

洛特蝶插着腰,本身就比较高挑的她,看着眼下两个小矮人的一举一动,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像两个幼稚园学生似的

「蝶姊她啊,就是在男人堆久了!!!都快变得跟男人一样了!」晴天专注的看着林尧尧,正在没慢慢地给她洗脑

「…恩…」林尧尧就这样傻呼呼地看着晴天频频点头

「她今天欺负妳,她绝对是有意的!因为她就是看妳不爽!」

「!!」

「喂妳…」洛特蝶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小哈比,反驳也不是,安静也不是

晴天专注的脸,一下子又笑了起来「但是她不是坏人啦!不然她现在早就攻打过来了!才不是在旁边一脸吃到大便的叫『喂妳…』对吧?」

「!!!!恩嗯!!」林尧尧彷彿大梦初醒,眼睛一亮

「谁叫你每次看到她的时候跟看到鬼一样的,莫名被害怕!!会不爽也是应该的!但是她...不对…蝶姊,怎幺可以因为这样就欺负人呢!给我过来道歉!!」

洛特蝶看着这个小傻逼正用她短短得手指指着自己,一点怒气都没有,还觉得莫名好笑

关于道歉这点她倒也很认命,「抱歉啦,林尧尧,妳应该吓死了吧」

「…」林尧尧…反应不过来,死机中

「喂!回魂」洛特蝶不耐烦的叫了声

「哦!!啊!!恩…我也…抱歉…」仔细想想其实是自己有错在先吧

晴天在在一旁很满意的点了头「恩,很好很好!好了!!都解决啦!现在我们来剪草吧!!」语毕,就快乐地拿着剪刀冲去找还在跟华仔抱怨的萧毕津

跑到一半像突然想到甚幺一样,猛然回头

「哦对了!!蝶姊,我觉得不化妆的妳,更美喔!」阳光把晴天照的一闪一闪的

让洛特蝶一下子恍了神

「废话!我可是蝶姊啊!」回过神,挂上一个仿若孩子的笑脸,让正好抬头看着她的林尧尧吓了一跳

「快快快!快来!!!我们去剪避雷针的头髮!!!!那个看起来的跟钢刷一样,不知道剪刀剪的断吗?」

「妳白癡吗,老大每天用10瓶髮胶搞他头髮!怎幺看钢刷根本不够形容那个长形物体!」

『为甚幺要害怕她呢?那个像孩子一样的人?』林尧尧看着洛特蝶的背影

『我的世界…也能发光吗?』她想

但是一回想起以前自己被欺负的种种,被人关在厕所,被划破的课本,桌子上的汙辱词彙...那些藏在她的心里角落的那些种种

她又默默的把自己退回阴影边缘

「喂!林尧尧妳发甚幺呆啊!走啦!两支剪刀不够用啦!」

「卡机尧!!!快过来!!!帮妳更新软体了!!」

林尧尧木然的看着正在朝自己喊着的洛特蝶与晴天,眼睛一眨一眨的

『可是,就算是我...我也想要…一次发光的机会…』

因为站在阳光下的她们,正在朝在自己伸出手

林尧尧握紧了拳,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来了…」

看着朝自己跑过来的林尧尧,洛特蝶好笑的说「怎幺还是跟蚂蚁一样,用丹田啊丹田!!」

「是…」依然虚弱

「丹田啊!!!小兄弟,肚子用力啊!」

「哦!!!姊!你们在干嘛!」原本还在听萧毕津细细念的洛特华,眼尖发现了悄悄向他们移动的晴天一行人

「华仔!一句话,帮不帮姐姐!」

「啥!?」因为很认在开导自家老大,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甚幺事

但是萧毕津眼看晴天雪亮的眼睛不安好意地盯着自己的头,马上明白了

「去妳的!休想动老子的头!」然后他就逃跑了

看着逃跑的萧毕津,洛特华看向自己手里的剪刀…然后笑了起来「嘿嘿...」

「老大!!!!」

之后

秋风花园就到处充满了

「老大!!!!」

「你们走开啊!!都走开啊!!!」

「避雷针!!!!」

的声音

『…』伊澈从教室窗边看向晴天的笑脸,从眼神解读不出思绪

事实上,由于伊澈的位置位于窗边,向下看正好是秋风花园

从他们开始吵架开始,伊澈就看的一清二楚

原本看见林尧尧被欺负

他皱起了眉,準备起身的下一秒

远远的就看到猴子王来了…

他无语的看着猴子拿着水管冲出来,

又无语的看着学生会长把它们带走,

而他当然也发现当他们要走的时候,晴天一脸骄傲的朝自己看

「我很棒吧!」

她说的极微小声

但是伊澈还是听到了,没有任何回应,就这样看着晴天蹦蹦跳跳跟着会长走了

然后到他们一脸吃到大便还外加手上拿着可笑的工具回到秋风花园时

伊澈完全不意外

到他们开心的玩在一起时

伊澈心里也没有任何波动

一直到...晴天一脸欠打的笑脸再次望向自己

「哼哼!在耍特权啊!!!我现在可是跟你的尧尧一起剪草呢!」

一样是极为轻声的呢喃,可是一样一字不漏的传进伊风耳朵里

终于伊澈也有点想法了

他决定今天无论晴天今天找尽各种理由想搭他家顺风车回家,他都要把她扔出去。

想着想着,伊澈勾起了淡淡的微笑

很淡很淡几乎无法察觉

但是晴天看见了

她也笑了,因为她懂他,因为她都懂他

「那是会长吗??」离人群较远的洛特华,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影,由于天生185的修长身材,和浅灰色的头髮,并不难分辨

但是...会长再看甚幺?

灰色的眼,正盯着和伊澈相视而笑的晴天,看不出情绪

洛特华好奇的跟着帝语初的视线看过去

『那是...伊澈!!』

看见伊澈脸上几乎不可察觉的微笑,他更惊讶了

『原来那个万能冰山也是会笑的嘛...还以为他颜面神经都失调了』

当洛特华再次看向帝语初那边发现他早就不见了

『...这个若晴天...』又是伊澈,又是会长的

『打死我绝对都不要接近她!』洛特华看着晴天在心里默默地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