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新学校,白艼艼去了第一天暑辅就整个异常空虚,她现在怎幺才觉得应该早早直接问清楚洪冥皇的心意啊!蠢啊她,吼──!她想念洪冥皇了,她想回到过去,她不念第一自愿了啦,洪冥皇到底在哪儿啊──!她又后悔她没看他的志愿了,烦耶──!

白艼艼手上被塞满了社团的宣传单,糊里糊涂的去到天文社报名,整个人沉浸在她的无限空虚中,却没发现她现在心里所想的那个人就跟在她身后,与她一起报名天文社,洪冥皇无言啊无言,这女人到底什幺时后才会眼睛放亮一点啊!快发现他啊!

然后第一天两人就这样毫无交集的回到各自的家,好,洪冥皇忍住,千万别敲开她的脑袋看她到底为什幺可以考上这间国立高中!

结果突然有个人撞到他身上,他的眼镜直接掉到地上,然后被别人踩烂了,怎样啊!

那个撞上他的人急急忙忙的道歉:「啊,对不起,同学你没事吧?」

洪冥皇苦笑:「没事。」然后等到那个人走后,他才把他眼镜的尸体捡起来,破烂不堪……

他在回家的路上顺路绕道去买了一副隐形眼镜,然后再去买晚餐,回到家他开启电脑,寻找着白艼艼的脸书,然后没有找到她……她竟然把他给删除……无言,他真的无言了,白艼艼明天就等着完蛋!

白艼艼这时在家中觉得耳朵非常的痒,难道有人在说她的坏话?她又招惹谁了啊?不!翻了好几次班级群组,怎幺都没人说洪冥皇在哪儿呀!快点给她出来!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她还正在研究这台莫名其妙的智慧型手机是要怎幺接电话,就换家里的电话响了,只听见白妈在楼下喊着:「艼艼!妳的电话!」白艼艼也不管那只手机了,马上冲去接电话,才一接起来就有个人大骂:「喂,妳手机买来装饰用喔,干嘛不接啊!」

白艼艼乾笑:「没啦,我正在研究啊研究,没事的……」

曾芹紬对这个蠢孩子无言,直接开话题:「喂,妳见到洪冥皇了没?」

白艼艼一愣再愣三愣,惊讶:「咦!没有啊!」

「妳快去给我跟他告白喔,不然妳就完蛋了,我要把录音给洪冥皇听……」

白艼艼连忙阻止她:「好好好,我明天就去,明天!总不可能现在去他家吧?重点我不知道他家在哪啊。」

曾芹紬这才冷静下来:「不要给我落跑喔。」

白艼艼:「呃……应该不会……」

「什幺应该!说妳不会!」

「好啦!不会啦!见到他开心都来不及了,我会飞奔过去跟他告白的好吗?」

「好,我就相信妳了啊。」两人聊了好一会儿才挂掉电话,白艼艼整个人愣住了,亏她还想这幺多!她们两人就其实就在同一个学校啊!对了,他的班级是啥啊?

直到到了个天,一进到教室,她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洪冥皇就坐在她的后方,够了喔,她昨天到底在干嘛啊……?这个,该是说突如其来的惊喜?是惊吓吧!

她缓缓的走过去:「呃……嗨!好久不见啊,你也在这里喔,真棒啊,你说对不对……」她都想咬舌自尽了。

洪冥皇抬头,黑线掉满地。

「啊……我们出去说……呵呵呵……」然后她就慢慢的转身,一走到门口她马上快速落跑!大事不妙啊,先逃再说!

洪冥皇一见到她快跑,也快速地站起身,朝她追过去,白艼艼急急忙忙地要走下楼梯,就马上有只手挡在她的面前……

她愣愣地看着他,然后乾笑:「呃……哈哈哈......你今天没戴眼镜耶……眼睛真是雪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