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告诉我这是怎幺回事吗?」香瑶严肃地指着桌上的照片

桌上摆着数十张场景不一样的照片,但里面的主角都是我跟小真真

从她家出来的、我骑车载她、牵手逛街,当然也有跟她接吻的照片

「这是我今天早上在学生会信箱里面看到的」

我静静地看着这些照片

我竟然也有被偷拍的一天阿,这表示我出名了吗?

「你们在外面都没注意一下吗?」

「你跟洵在外面恩爱时,有注意过吗?」我平淡地反驳着,虽然没什幺意义

「我们跟你们是不一样的,我们即使被人说闲话,至少是两个人一起扛责任,你们呢?你确定不是只有芸真老师会被指责?」香瑶加重老师这个词「如果你能确保的话,你就继续不在意没关係」

我关上学生会的门,手里紧抓着那些被偷拍的照片

「大姊,香瑶平常讲话是不会这幺严肃的,她今天会这样是把你当朋友要你多注意,希望你不要怪她」方洵追了出来

「…我知道,事情应该严重到需要这样警告我吧?」

「恩…其实之前就有人警告我们多注意,会长的意思是要我们多注意,先不要跟你们说」

「是嘛…我会处理的,不要跟我有太多瓜葛对你们会比较有利的」

「…大姊你是认真讲这种话吗?」方洵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可不能给你们添麻烦呢」我笑着将照片撕烂「毕竟我是不良阿」

这件事我自己来解决吧,不可以给朋友带来麻烦

「我们分手吧」我一边收拾衣柜里的衣服一边说着

「…希你在开玩笑吧?」芸真停下手边的工作转身看向我

「…为什幺每个人都觉得我在开玩笑呢?」我苦笑着继续收拾我的东西

「发生什幺事了吗?」

「没有」我不留空白的接话

「喜欢上别人了?」芸真从身后抱住我

「没这回事」

「对我感到腻了?」

「不是」我站直身体

「那为什幺要分手?」芸真用头蹭着我的背

「…」

「后悔跟我在一起?」

「…不是这样的」

「可以转过来面向我吗?」

「…」我摇着头「放开我」

「你如果不转过身面对我,把话说清楚,我是不会放手的」感觉得到芸真的手又在收紧了些

「…」我回过头亲上芸真,将她压在床上

「等、等!哈…哈…」芸真想将我推开,手却没使什幺力,只能闪躲着给自己喘息的空间

我扯开芸真衬衫上的钮扣,在那白皙的脖子上留下深浅不一的吻痕

「…为什幺要露出那种表情?」我停下动作皱着眉看着芸真红着脸喘息「为什幺不用力推开我!」

「因为我喜欢你…希」芸真露出温柔的表情伸手抚过我的脸庞

「不要碰我!」我挥开芸真的手「我这种差劲的人是不值得你喜欢!」

我爬起身背对着芸真

「希你…!」

我拉下衣服露出肩膀,刺着牵牛花的左肩

「这是我的继母最爱的花,你知道牵牛花的花语是什幺吗?」

「…」芸真没有回话

「虚幻飘渺的爱」

虽然很细微,我还是听到芸真倒抽一口气的声音

「我喜欢她,深爱她,甚至到刚刚对你做这种事,我的脑里都是她!」我嘶吼着

安静地空间里,我知道芸真在逼自己接受这些事情

「…我没有在开玩笑,我们分手吧」穿好衣服,收拾好东西,将钥匙连同芸真送我的项鍊都放进信箱中,还有一封信

这样就解决了吧…

「喂?大姊吗?怎幺突然打给我?」

「…可以让我借住几天吗?我在你家楼下」

「等等,你在我家楼下!?我先帮你开门」

方洵穿着轻便的衣物喘着气帮我开门让我进去

「阿,打扰到你们了吗?」看到坐在里面表情不悦的何家大小姐

「没有啦,香瑶她吵着要住在我这」

「答应她就好了啊」

「可是我们之前说好之后才能住一起的」

「我才没答应」何香瑶气鼓鼓的说着

「你明明就说好!」

「那是我以为,你是说我们买一栋自己的房子在一起住」

「那也是之后的事啊,现在说不行就是不行」

「那为什幺她可以我不行!」何香瑶生气的指着我

「不要闹脾气了,我送你回去」

「我不要!而且爷爷说可以的,你要违背爷爷的话吗?」

「不要老是拿爷爷来压我!」

「哼,我要去洗澡不要理洵了」

「欸,不要擅自作主阿…啧」

何香瑶依然自顾自地走进浴室

「就让她住有什幺不好?」

「…不是那个问题啊」

「那还有什幺问题吗?」

「…我会克制不住的」

「嘛…我懂了,都快忘记你是变态来着」

「我才不是变态!这是人之常情吧,喜欢的人,毫无戒心的待在身旁,总会想做些什幺吧…」方洵越说越小声

「是呢…确实会这样」

「跟老师怎幺了吗?」

「…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你这种敏锐,明明自己的事情迟钝成那样」

「这跟我没关係啦」方洵推着眼镜无奈地说着,她好像对之前那件事一直耿耿于怀「现在可是在问大姊你的事,是因为照片的事吗?」

「…我们分手了」

「!?」

「是我提的,说完我就在这了」

「应该不只照片那件事吧?」

「照片那只是让我下定决心的点」

「所以大姊很早就想分手了吗?绝对不是不爱了这种烂理由吧?」

「…我很爱她,这是无庸置疑的,可使到了最近她的身影越来越重叠…」

「重叠?」

「…真是羞于启齿,说来话长,要听吗?」

「要阿,当然要」香瑶裹着浴巾坐在方洵旁边

「我说大小姐阿!穿好衣服再出来啊!」

「还不识因为洵你没帮我準备好衣服!」香瑶嘟着嘴怪罪方洵

我也会替她準备换洗衣物呢…希望她洗澡时不要忘记拿衣服

「你这样出国怎幺照顾自己啦」方洵一边碎念还是乖乖帮香瑶拿好睡衣

「恩?香瑶要出国?」

「高中毕业香瑶就会出国念大学了」方洵温柔的笑着

「那你呢?」

「我留在这念大学等她回国啰」

「…不会寂寞吗?」

「会阿!一定超寂寞的」香瑶抱着方洵开心说着「但也就表示我多幺深爱洵啰~」

「笨蛋!」方洵红着脸斥责着

我也好寂寞阿…

「…我在休学前爱上了自己的继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