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大街上,似乎连空气也都是甜的,坐上公车,一如往常的生活模式,却有了更加不同的心境。

超市里人来人往,手上拿着方才在家中写好的购物清单,仔细的挑选所需的物品,结帐完,又要往下一站宠物店前行。

当我把所有东西都买齐时,已经是中午了,我提着大包小包,前往晨宇的公司,那是一家二十层楼高的大厦,走进去后,向服务檯问了公司楼层。

「小姐,请问飞扬摄影公司在第几层楼?」

『飞扬,在十楼。』

「好,谢谢。」我笑着向服务台小姐道谢后就走向电梯处。

搭上电梯,看着上升的楼层,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可是话说飞扬这个名子似乎以前曾在哪听过,但那不重要了,应该是在电视或是无意间听谁提起的。

当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剎那,明亮的办公室,繁忙的工作人员,我走进去时并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左右张望,没有看见他的身影,心里焦急,对这个地方全然陌生,实在有些害怕,我鼓起勇气拦下一名正推着衣架的工作人员,「那个…请问…妳知道张晨宇先生的工作室在哪吗?」

她看我提着大包小包的,打量我几眼,才指着前面的走廊说,『从这边直走右转就是了。』

「好,谢谢。」虽然对她一开始的眼神没什幺好感不过我还是向她道了谢,她也没再多看我,推着衣架急急的走了。

我沿着走廊,转弯后就看见类似摄影棚的工作室,我探头探脑的走了进去,没有看见他,只有工作人员忙碌的工作,有些失落,正想转身,没想到一转身就撞到了人,还一头撞进人家胸膛里,我抚着额头,赶忙道歉,「对…对不起、对不起,你...有没有怎样?」

我抬头硬是把最后几个字说完,因为这人真是再也熟悉不过的了,刚刚在慌忙间没感觉出来,『呵呵…我摸摸还会不会痛啊。』张晨宇扬着笑,温柔的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皱着眉,问道:「你刚刚去哪了,我找不到你。」

看见我手上提着大包小包,他眨着眼,微笑说,『当然是去拿妳的照片啦!来吧,我帮妳提。』他将手上的随身碟挂到脖子,一手拉着我,一手帮我提东西,我在他身后窃笑跟着他走进工作室。

工作人员看见他只点了点头,又继续工作,有几人好奇的的看向我,又看他拉着我的手目露疑惑。

他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将随身碟插入,点开资料夹,照片一张一张的跑出来,看到照片中的人,实在有些惊讶,这真的是我吗?

当我吃惊的望着电脑萤幕的同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老大~我买午餐回来啦~』

小羊笑咪咪的跑进工作室手上还提着便当,看见我愣了一下,随即又腼腆的笑着说,『嗨!没想到小倪今天也来了。』

晨宇一听到小羊亲密的叫着瑀倪小倪时,有些不满的朝他咳了咳,『咳咳……』

小羊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家老大,『呃…呵呵…老大,你感冒要看医生啊,别传染给小倪了。』

晨宇咳得更大力,『咳咳咳…』内心还边嘀咕着,等我找到机会,你就死了。

「小羊好久不见啦!」我笑着说,无视他的吃醋,吃死你吧,哈哈哈。

『话说今天是来看照片的吗?』小羊问。

「是呀,拍的真好,都差点认不出那是我了。」我睁着雪亮的眼,崇拜的说。

『哈哈,那当然,老大的技术不容小觑,厉害的勒。』小羊挺着胸膛笑着说道。

而晨宇完全脱离我们的话题,独自把已经洗好的照片整理好放进袋子,然后递给我,「这是…?」

『照片,已经洗好的,妳自己留着吧,就当收藏。』

「喔…好,谢谢。」我灿笑着接下他手上的纸袋,然后小心翼翼的收进手提包中。

『妳还没吃饭吧,一起吃,顺便载妳回去,妳提那幺多东西,我有车,比较方便。』他笑着说。

我看向地板上,大包小包,于是答应了他的提意,「好。」

小羊有些迷惑的看着我们俩,然后跑到晨宇旁在他耳边小声的说,『欸,老大,你…你们…是不是真有一腿……』

张晨宇坏坏的一笑,同样小声的回覆他,『以后…叫嫂子。』

小羊傻了,而我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俩奇怪的举动,不知如何是好。

『走吧!吃饭啰~』他乐的蹦跳着出去。

有时候,真觉得他像个孩子一样,需要人护着他,包容他,但在真正有事情时,却都是他在护着别人,有时候觉得他很幼稚,但其实那是掩盖内心孤独渴望的下意识行为,而…为什幺孤独,我也不懂,只是觉得。

小羊摇了摇头,嘴里嘀咕着,拿上手里的便当开始吃起来,啃着鸡腿的脸,呈现呆滞。

我走在他后头,经过办公处时,总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紧了我们,让我有些不自然,他走在我身旁,略显高挑的身影挡住我娇小的身体。

走进电梯,按了B2的按钮后,两人相对无语,只静静的看着对方,然后相视而笑。

当我笑着拍着他的肩,电梯门开启,就在同时看见一个异常熟悉的人,路伊妘,飞扬摄影公司新任经里。

当下我才明白为何对这间公司的名子会感到熟悉的原因,因为当时名片上就是这幺写着。

这算是冤家路窄吗?我想大概是吧!

「晨宇……」她有些错愕的看着电梯中的我们。

我抿紧了唇尴尬的望着晨宇,他脸上的表情凝固,随即淡淡的说了声,『先走了。』然后就拉着我急急步出电梯。

我很想转头看她此刻的表情,但我害怕,这样是不是伤害她了?

「欸,你走慢点,我跟不上。」我扯着他的手说,他的步伐比我大很多,我只能用小跑步的赶上。

他这才放慢脚步,却一直沉默着,望向他的背影,说不出的落寞,他,对她,还没办法完全释怀吧,所以才会每次见到她,都以逃避的方式来面对,我不知道过去他们发生过什幺,但我感觉的到,他们曾经很爱彼此,却不知道是什幺原因而使他们分离。

我垂下眼帘,有些失落的望着地面,任由他拉着我直直向前走去。

突然,他停下脚步,我一个不及又撞上他宽厚的背,他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紧紧的拥住我,我睁大眼,有些不安的扭着,这来的太突然了。

『拜託…就让我这样抱着,一下子……就好了……』他沉沉的飘出这句话,让我的心也跟着下沉,很痛吧。

我环上他,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在寂静的地下室,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他孤独的原因了,在爱情里,他曾经很孤独,徬徨,无助,最后才毅然的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