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好在有我这个粉嫩娇妻

「我的小、阑、阑──!妳居然给我搞外遇──!」

傅伊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骇得阑阑差点自椅子上惊跳起来。只见自己专注游戏间,不知不觉傅伊早已起了床,此时双手正搭在椅背上,脖子也搁在自己的头颅上方。

「哎!妳居然醒了啊!」阑阑真是好不意外,望这会子也才刚过十二整点一点点,「真是难得!」

「我刚梦到被几层楼高的白吐司堆给压扁扁了,活像那神马巨人的高墙倒下,吓得我在梦里惨叫呼救,却始终没半个人影来救我。惊醒过来才发现是被子掩得太高了,差点儿窒息死我……呼!」

「……」

「不过真是奇怪了。我平时可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阑阑该不会是妳想谋财害命吧?」

傅伊怀疑地用力自身后拍了拍阑阑的面颊,搓圆揉扁起来,令阑阑口齿不清地惨叫:「谋妳妹啊!妳保单受益人是填我幺?」

「哎嘿,也是……」傅伊惊觉地放了开来,但又歪了歪头纳闷道:「不对啊,我根本没买保险啊。」

「……」果真是刚睡醒满嘴胡话。阑阑索性来个相应不理,一时也没想到若单论「掩被子」以及「白吐司灭顶」这两回事,自己确实真是罪魁祸首。

「哼哼,好吧,不说这个。刚刚那个什幺哑姑娘的人儿是谁!」

傅伊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俨然让阑阑笑不掩抑地道:「既然知道是个姑娘妳吃哪门子的醋啊?就是这几天都在城里看到的家伙咩。因为是新手,不大会玩,刚好闲来没事就带她去转职啦,人家转得可是天师哦!我们一起玩若有个固定补师也好办事不是?」

傅伊横眉竖目地哼声道:「哦……这样。但是阑阑,我听班上那些有玩游戏的人都说,男玩家跟女玩家之间才没什幺纯友谊!肯定是哥哥来妹妹去的,噁心一会儿改天就成了老婆来老公去……妳确定妳这样一带她,她不会对妳产生什幺奇怪意图幺?」

阑阑一愣,还真没想过。毕竟自己虽是玩人妖号,还是本能上把自己当女孩子,自然不会想到对方会将自己视为一个异性。

不好,这样不好。阑阑蹙了蹙眉,她是真心想和哑小姑娘一起玩游戏的,却又真怕她胡思乱想。

不是有一句话这幺说得幺?少女情怀总是诗,她自己也曾有过异性示点好,就脑内幻想满天飞的少女时期过,唔……但要是把自己玩人妖的事情讲出来了,就失去了玩人妖号的意义。

「看妳也说不出话来了吧?」傅伊一脸得意,挑眉嘿嘿一笑:「好在有我这个粉嫩娇妻,正宫娘娘待会就上线来宣示一下主权,包準她不敢对我的小阑阑有什幺歪七扭八的不正心思~」

「……」粉嫩娇妻哪来的啊?正宫娘娘又是哪位呀?童鞋。

步阑阑吐槽在心里,虽知傅伊在说玩笑话,但转念一想,这一个主意也真真极好。不是都说玩人妖号一定要有亲朋好友助纣为虐的吗……虽说她根本不是要干什幺坏事,但这样既可断了哑小姑娘真有什幺春心萌动的嫌疑,也可让自己日后江湖上有那神马粉嫩娇妻相伴,委实令人羡煞也。

「啊啦啦,那就照妳说得办呗。」

阑阑颔首应和之余,心里却又立马一思及傅伊那火爆直白的性子颇为冲动恐怖,瞬间还是只有她不要在外头乱添什幺麻烦这点微薄的希望,不敢再想有什幺好处可言。

「……咦?等等,我随口说说的妳还较真?」傅伊见阑阑居然认真起来,很是讶异地瞪大了眼。

「额,我只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知道哑小姑娘会不会觊觎我傲娇少年的美色捏?」阑阑四十五度角忧郁望天。

「我去!对一个屏幕上的角色心动?没脑子吧。」没玩过网游的傅伊小姐很嗤之以鼻,「我说小阑阑,与其讨论这等无意义的事,还是先填饱我的肚子吧!再磨蹭下去,外头餐馆都收摊了怎幺可好,我可不想吃白吐司!」

「……」不是妳先起的头幺,傅伊小姐。

阑阑拗不过一向吃饭皇帝大的傅伊小姐,便留了讯息给正在转职的哑木道:「我女友吵着赶紧要我陪她吃饭!有问题的话先爬这个网址,若看不懂再留私聊给我,我尽早回你。祝你顺利啦^_^!」

没等哑木到底回了些什幺,阑阑丢完职业攻略的网址后,便切成了挂机,赶紧陪了傅伊出门吃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