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很快地来到位于有点偏乡下的晟敏家,向晟敏的父母打过招呼后,圭贤拿着两人的行李放到晟敏房间。

旅行的第一天,他们只是牵着手到附近走走,圭贤静静地听着晟敏说以前在这里的生活,晟敏因为常常生病,除了上学,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

有一次,听同学说那年的枫树开的特别红、很漂亮,晟敏因为实在太想去赏枫,便央求妈妈让他出门,那个时候是秋天,这个季节晟敏如果出门会更容易感冒,但晟敏妈妈不忍心拒绝晟敏,只能多帮晟敏加点衣物,才带着晟敏到附近的林子去赏枫,晟敏是第一次看到枫树,跟妈妈沿着树林一直走,晟敏说,在那里有一个湖,湖的颜色很深,是美丽的宝蓝色,妈妈告诉他,这个湖有一个凄美的传说,因为年代久远,确切时间不知道有多久,但能确定的是至少有千年以上,这个传说一直流传下去,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

有一对很相爱的恋人,因为家里反对,便相约到这个湖来殉情,他们的家人反对有一部份是因为他们的身分相差太多,但更大的原因是-他们两个都是男的。

在古代,怎幺可能会接受这样的事发生,双方父母想尽办法想拆散他们,但这只是让他们对彼此的爱更加坚定,最后他们对这个世界感到心灰意冷,约好下辈子再续前缘,被人发现时他们两个已经过世了,尸体被打捞起来时,两人的手依然紧紧相握,这幺一段超越身分,超越性别的爱情故事让当时的人为之感动,想让大家记住曾经有过如此相爱的两人,便将这个故事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当时年幼的晟敏并不太懂妈妈说的故事,但他听了却感到悲伤,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后来是在妈妈说该回家了,将他带离那个湖后,那股郁闷感才稍稍变淡。

圭贤听到这个故事时,似乎能体会晟敏当时的感受,有个模糊的影像在他脑中闪过,他也觉得那种悲伤的感觉开始蔓延。

[我好像能感受你当时的悲伤,相爱的两人却不能在一起,就算都是男人又如何,你看,我们不是很相爱吗?]曹圭贤举起两人紧握的双手。

[是阿,我们很相爱,他们也很相爱,只可惜他们生错年代。]晟敏那对恋人感到可惜。

[晟敏,我肚子饿了,我们回家好不好?]不想让气氛继续变的悲伤,圭贤只好转移话题。

[走吧,我也饿了,好久没有吃到妈妈煮的菜了,阿~真怀念。]

并肩而走的影子在夕阳的照射下变得细长,连影子看起来也很幸福。

吃过晚饭后,晟敏跟圭贤在客厅跟晟敏爸妈聊到快十二点,晟敏爸妈才捨得放宝贝儿子去睡觉。

回到晟敏房里,两人躺在床上,各自想着不同的事,谁都没有睡着。

[圭贤,你睡了吗?]

[还没,你也还没睡阿。]

[我睡不着,有话想告诉你。]

[恩。]

[你今天不是说没见到小晟敏很可惜吗?]

[其实我们真的见过,在我国小三年级的那年暑假,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将他们的儿子寄放在附近的曹奶奶家,那个小男孩当时才国小一年级,天天吵着要找爸爸妈妈,曹奶奶没办法只好带着小男孩来找我,希望我能陪他玩好转移他的注意力,平常曹奶奶也很照顾我,陪他的小孙子玩当然不算什幺,只是那名小男孩还真是无情,那段时间明明还天天黏着我的说,长大以后却把我忘的一乾二净了。]晟敏假装很失望的说。

[等等,那位大哥哥就是你?]曹圭贤正快速的翻着脑中的记忆,他是记得小时候曾经到过乡下的奶奶家住过一个月啦,也记得有位大哥哥会跟他玩,但对那位大哥哥的印象却很模糊,现在经晟敏一说他才想起来,难怪他觉得这里的景像好像有点熟悉,包括晟敏跟他的家人。

[难怪我一直觉得你很眼熟,但这也不能怪我啊,我那时候那幺小,敏敏别生气嘛。]怕晟敏真的生气,圭贤向晟敏撒娇的说。

[逗你的啦,我想说的说完了,睡吧。]晟敏知道圭贤也有话想告诉他,他也知道大概是什幺事,但他现在不想听,晟敏转过身背对圭贤。

[晚安。]圭贤向前将晟敏搂在怀里。

在圭贤怀里的晟敏只是默默地流下眼泪。